正文卷 第194章 红裳也是气势(求粉红票)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194章 红裳也是气势(求粉红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194章  红裳也是气势(求粉红票)

    陈容大步向殿中走去。

    彼时夕阳虽好,殿中依然是灯火辉煌,衣香鬃影,香气流‘荡’。

    陈容是跟在众贵族之后踏入的,与外面一样,她在进入时,殿中安静了,无数双目光向她看来。

    陈容有备而来,心中底气很足,她嘴角含笑,纤长修直的颈项,‘挺’出一种优美的弧度。

    正当众目睽睽,四下议论声悄然而起时,突然的,殿前的正中,传来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啪啪”的掌声中,一人大笑道:“好好一个光禄大夫。世人都爱白云,唯卿独喜夕阳,一身红裳,极尽妖娆,极尽妖娆啊”

    那人大笑着,推开塌几,大步向陈容走来。

    他皮肤白净,容貌秀雅,可不正是陛下?

    见到皇帝,陈容微笑着盈盈一福,唤道:“臣参见陛下。”

    “免礼。”

    皇帝走到陈容身前,朝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突然嘿嘿一笑,问道:“阿容当真好胆。嘿嘿,朕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敢把红裳穿成这样。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皇帝放声大笑。

    就在他的大笑中,角落里,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陛下有所不知,这红裳,还是那慕容恪为光禄大夫备下的。。。。。。。想当日,光禄大夫一袭红裳,坐于烈火之下,当真万军辟易,众胡俯首。”

    那人讥笑到这里,嘎嘎而乐。

    不等皇帝开口,陈容已转过头去。

    灯光下,她便这般笑盈盈地看着那个瘦削,脸上敷粉的贵族,嘴角一扬,陈容慢条斯理地说道:“阁下好眼力啊,身在建康,胡人军中,慕容恪身边的事,也这般清楚。。。。。。连我这衣裳是慕容恪备的都知道。”

    她笑得极优雅,目光晶莹温润,语气也有着王弘惯常的轻缓从容。可这样轻缓从容的语气,说出的话,却是咄咄‘逼’人不止是咄咄‘逼’人,其中蕴含的意思,更是直中要害

    那贵族张着嘴,一时愕在那里。就在这时,他身后一人大笑道:“正是正是,坻言,你这信口开河的本事,可越来越了得。哈哈哈。”

    笑声一起,四面八方传来一片附合的笑声。

    众人注视下的陈容,却是嘴角含笑,眼神冷漠。这时刻的她,清楚地听到后侧角落里,传来几个低语声,“这琅琊王氏的内部,可真出问题了。”“是啊。看这王坻言和这‘妇’人的表情,便可知道了。”

    陈容只听了这两句,便转过头来看向皇帝。四目一对,皇帝便朝她抛了一个媚眼。嘻笑着,也不顾四下纷纷投来的目光,皇帝像个顽劣的孩子一样凑近陈容,问道:“那些美少年,可有见过,可合心意?”

    陈容哪里料到他会在这种场合,一开口便说这个?愣了一下,她苦笑起来。苦笑着,陈容借由低头的动作,向皇帝凑近少许,无力地回道:“有王七在,臣实不敢欢喜。”

    皇帝闷声闷气的,同样小声地问道:“你太也差劲,朕好心助你,你连见也不敢见?”

    陈容轻哼一声,细细的,不满地说道:“陛下以为,以王七之能,他会允许我见?”

    皇帝想了想,认真地点着头,道:“倒也怪不得你。”他显得有点郁闷,寻思一会,又问道:“那他有何所应?”

    陈容低笑道:“恼极怒极,气极郁极。”

    八个字堪堪吐出,皇帝便是放声大笑。不顾四周贵族越来越瞪大的双眼,皇帝得意的,满足的大笑一通后,衣袖一拂,向着主塌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命令道:“光禄大夫便坐朕的身侧。”

    陈容应了一声,提步跟上。

    转眼,宫婢们便在皇帝的后面摆上了一张塌几,给陈容坐下。

    在坐下的那一刻,陈容清楚地看到,四周投来的目光中,有好一些都很显失望。

    皇帝拿起酒斟喝了两口,便有一个太监走到他身后,低声说道:“陛下,该走了。”

    皇帝闻言,把酒斟一放,嘀咕道:“真是扫兴。”他站了起来,甩着衣袖向外面走去。

    皇帝一动,众人同时行礼,恭敬叫道:“恭送我皇。”朗叫声中,皇帝越走越远。

    陈容知道,这样的宴席,皇帝都只是走走过场。。。。。。。不管多随便的皇帝,他在,便有一种权威,会使得臣子们放不开。因此,皇帝在什么样的宴会呆多久,都有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

    但是,陛下有这么短的时间内,却与她‘私’聊几句,相谈甚欢,最后还让她坐在主塌之侧。。。。。。他所表现出的态度,便是对她最有力的保护和肯定啊

    陈容心中暗暗感‘激’,继续好整以暇地坐在主塌上。

    这时,谢鹤亭等人走了进来,又引起了一片喧嚣。

    喧嚣中,一个陈容远远见过的司马室的王举起酒杯,向着陈容叫道:“光禄大夫,如此场合,风流谢郎都来了,怎不见你的伴伴王七?”

    一语落地,笑声四起。

    伴伴两字,是宫中对食的太监宫‘女’们相互称呼的,用在这里,极尽轻薄。

    陈容抬头。

    在一众或大笑或讥嘲,或同情不安的眼神中,陈容好脾气地看着那人,极温软极认真地说道:“阁下错矣,伴伴是宫中贱人喜用的称呼呢。”她眨了眨眼,神态有点天真,也有点妩媚,“我观陛下甚好,要不,我求一求陛下,让他许你在宫中呆一阵,看看宫中之人的生活?”

    她说得温柔却是极尽讥讽,直是要这人当太监。

    因此,哄笑声四起。

    陈容说完这句话后,把手中的浆水一放,喃喃自语,“倦矣,可归矣。”她可不擅长这种口舌之争,再坐下去只能出丑。还是及时退场的好。反正她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

    看到陈容杯子一放,便是衣袖一振,准备返回。一个‘女’郎捂着嘴笑道:“光禄大夫真真风流之人也。想来则来,想去则去,便是被胡人睡上数日,也容光焕发,‘艳’‘色’更胜往时。”

    这声音一出,另一个青年大笑道:“是极是极。只是可怜的那王七郎,他杀得了建康王,可那上万胡人,难道他也能杀了个干净?”

    这话更是恶毒,直指王弘是为了陈容的名节而杀了建康王的,更说陈容被数万胡人睡过,这种侮辱,真真极尽恶毒之能事。

    陈容的身躯一颤。

    刚刚走出一步的她,慢慢停下脚步。

    陈容回过头去。

    回着头,红衣胜火,‘艳’光‘逼’人的她,在灯火通明中,素白着脸,双眼乌黑幽亮地盯着那人。

    她身量窈窕优美之极,便是这般静静地看着那人,那姿态,也极尽清贵。

    在她的目光中,不少人怜惜地想道:这样的美人儿,何必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难堪呢?

    陈容静静地盯着那人,好一会,她幽幽说道:“阁下莫不以为,以王七郎的尊贵高傲,还能容下一个被千人枕,万人骑过的‘女’子?”

    她抬起头,目光穿过众人,看向殿外的天空,悠然说道:“虽落入胡人手中,然,在我言语相‘激’之下,慕容恪许了我尊严。”

    那人嘴一张,正要冷笑时,陈容打断他的话,笑了笑,声音如风般自在而骄傲,“这一点,世人相不相信,我都不在乎。只要他信我,便够了。”

    声音落地,她广袖一拂,曼步向外走去。那‘艳’丽得像火焰般的红裳,宛如天空灿烂绮丽的晚霞,直是灼得众人眼睛生疼。

    好一会,桓九郎冷笑的声音响起,“别枉作小人了。若不清白,她一个‘妇’人敢这般自信?只是早就以泪洗脸,容颜似鬼了。若不清白,王七郎会容忍得她?只怕早就把她放手,让她回她的道观去了。”

    他的冷笑声,引起了好几个人的反驳。不过这些人的反驳并没有力道: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妇’人是何等的张扬妖‘艳’她一袭红裳,直是灿烂得满殿‘女’郎都无颜‘色’。。。。。。。若真是被胡人睡烂了,她哪里还有可能这般自信?

    在这种讲究容止的时代,陈容那一袭红裳,那悠然灿烂的笑容,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相信,她真是清白的。

    本来,陈容一个风流道姑,她清不清白,也不是那么要紧。。。。。。重要的,只是她落入的是胡人手中。被下溅的胡人睡烂了的‘女’人,再怎么美丽,再怎么身份高贵,也都卑污如泥而她如果真被胡人睡了,恋上这么一个卑污如泥的‘妇’人的王弘,那也是可笑的。光此一项,就可以让他沦为上流社会的笑柄。

    陈容踏出的大殿。

    一出殿‘门’,她便轻轻吐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她在迎上来的婢‘女’地扶持下,向着自己的马车走去。

    刚刚走出几步,一个声音便唤道:“陈氏阿容。”

    陈容回头。

    她对上了那个叫阿竟的美少年。正要询问,那美少年抬着头,神秘一笑,“我叫苏竟,你可记下了?”

    陈容挑眉,她说道:“我甚疲惫,君有事,以后再述。”说罢,她回过头来。直到上了马车,她也没有再向那个阿竟看上一眼。

    ##

    第二更送到,呜,现在粉红票上的竞争好‘激’烈啊,求大伙全力相助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