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96章 陈容之死?(第二更求粉红票)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196章 陈容之死?(第二更求粉红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第二更求粉红票)

    在众人齐刷刷回头中,那人大呼xiao叫道:“王谢风流门第果然风流之极。”一听到这人提到王谢门第,众人齐刷刷向他涌去。

    被围在中央,那人得意地叫道:“你们猜他们是怎么一个风流法?哈哈。那谢氏阿碧与王估郎君,还有六个美少年大玩netg第之事,被人给撞了个正着”

    这话一出,众人大噪。这本是个风流荒唐世道,贵族也罢,皇室也罢,在大庭广众行那风流之事,实是太寻常太应该的。不过王谢世家有点不一样,这两个大世家,几乎每一个嫡系子弟,都有诗集流传于世,他们参加集会,都有一手拿得出来,让世人仰望的琴棋书画的绝活。而他们的风骨和清雅,与才华一样为世人所瞩目。

    所以,在别的贵族那里绝不稀罕的风流事,在这两家里,就稀罕了。何况,这谢氏阿碧与王弘以及王估之间的婚约之事,正是众人关注的热点。

    哗然中,众人哄笑起来。一人叫道:“竟有这般妙事?怪不得人家王七郎不要她了。”

    这人的叫声,提醒了众人。四下议论声大作,“是啊是啊。”“这谢氏阿碧与王估,倒还真是风流一对,快活一堆啊。”

    “哈哈,人家王七郎多半是知道了谢氏阿碧是风流之人,这才成全了她与王估。”

    在这此起彼伏的叫声中,那传播消息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封锁了,与谢氏阿碧和王估一起风流快活的美少年,原是皇帝赐给陈容的……从慕容恪手中把陈容救出后,王弘的名声,以贵族们难以想象的度在百姓间传播。百姓们不会如腐儒一样痛责王弘重美色而轻大义。纵使心中有点微词,可对百姓们来说,最重要的消息是,王弘能够打败胡人中最强大的军神他能够救治这个天下。

    于是,下意识中,他们想要保护王弘和他所喜欢的陈容。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大叫道:“不止不止呢,听说那九公主也被人撞破,与三个少年滚成一团,风流快活着。”

    这一次的声音更大,可他的声音最大,那话也是很快地淹没了……公主睡几个男人,算什么奇闻?这百数年来,哪一批公主中,没有出过这等事?

    笑声中,哄闹声中,众人还在谈论着谢碧与王估的风流美事,且越传越离谱。

    陈容倾听了一会,慢慢1ù出一个笑容来:从这些流言中看来,王弘的形象完全正面。偶尔有几个人叫出那六个美少年的来历,也是很快就被淹没。看样子,庶民们完全一面倒地支持王弘,都在大肆取笑谢碧和王估的丑事呢。

    她带着护卫,在人群中挤了一个时辰,倾听着流言散播的过程。听得差不多了,她转过头说道:“我们回吧。”

    “是。”

    三人向王弘的府第走回。刚刚走到回府的巷道里,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陈氏阿容。”

    这声音十分熟悉。

    陈容顺声回头。

    只见巷道的黑暗处,停着一辆马车。此刻,一个女子正掀开车帘下了马车,向她走来。

    这女子面目秀雅,只是头有点凌1uan,裳服也被扯破了一些。对于注重仪容的贵族们来说,她现在很不检点。

    这女子,正是九公主。

    一看到她,陈容便下意识地看向她身后,见到那马车旁只孤零零地站着一个护卫,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与陈容一样,那两个护卫也松了一口气。

    九公主走到了陈容面前。

    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陈容。这真是认真,比她以往的每一次,都要认真得多。

    直直地盯着陈容,九公主素白着脸说道:“是他做的,对不对?”

    陈容一怔。

    九公主牢牢地盯着她的双眼,又说道:“我知道他会做出这种事,你用不着隐瞒。”

    陈容眨着眼,疑huo不解地问道:“公主在说什么啊?”

    九公主凄然一笑,低哑地说道:“是他,是他。他不喜欢我,他只喜欢你。我许了亲事,对他来说不值一提,可我的人杀了你大兄的儿子,令得你伤心,他就在意了。是不是?”

    陈容听到这里,脸一冷,沉默了。

    九公主的net也是苍白的,她哑声说道:“他把那几人扔到我的塌上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燃起那**mí香?我的清白啊,被四人……他不喜我,何必这般害我?”

    陈容依然冷着脸,她淡淡说道:“公主视人命都如草芥,如今只是失了个身,算得了什么?”

    “算得了什么?你竟拿我与贱民相比?”九公主仰头一笑,泪水滚滚而出,“我是为了他才守身至今的……他怎么能这样对我?陈氏阿容,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陈容依然冷着脸,她盯着九公主,恨声想道:让你**还是轻的如果有可能,我倒想废了你,让你也知道那些贱民之痛

    陈容的冷漠,让jī动中的九公主渐渐平静下来。

    她伸手按在xiong口好一会,再次抬头时,目光中不见泪水,只有恨意。她恨恨地瞪着陈容,凄然的,喃喃地说道:“他如此无情,那就休怪我心狠了。王弘王七郎,我要让你这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九公主的声音很低,陈容只见她net瓣嚅动,只听到其中几个音节。具体说什么,却是不明白的。

    说完后,九公主瞪着陈容的眼神中,凶光大作,几乎是突然的,九公主右手一晃,一柄寒森森的短剑,从袖口脱落而出

    阴暗的巷道里,寒光瞬时刺入陈容的双眼。

    陈容一惊,她反射xìng地向后一退。堪堪退出一步,九公主便是向前一扑。她冲得极快极猛,而且,动作熟练,显然练习过无数次

    九公主朝着陈容一冲一扑,便bī近她的身侧。与此同时,她右手一掠,手中匕呈弧形掠出。

    这一掠,寒光如闪电,极快极猛极准确

    这一掠,站在后面的两个护卫同时大叫出声,他们疯狂地冲出,用身体撞向九公主的手

    可是,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九公主此刻的每一个动作,何止练习过千百遍?再加上她是含着恨意全力一击。因此,饶是陈容连连后退,对她可能有的反应都了如指掌的九公主,还是一步也不落后的进bī着。

    每一下匕划出,那寒光都划破了陈容的一片衣裳。每一下风声响过,都有一物飘然落地,或是头,或是碎布。

    陈容堪堪退出三步,便惊出了一声冷汗:九公主手中所持的匕,其利吹mao断,竟是无上神兵

    就在陈容急后退,冷汗如雨,瞳孔缩xiao时,九公主倏忽一闪,整个人如游龙一样闪到了她的右侧。然后,她手中匕伸出,闪电般地刺向陈容的xiong口。

    电光火石中,刺骨的寒意已袭上了陈容的肌肤

    就在这时,从巷道的另一侧,从双方护卫都够不到的角落里,突然飞来一块xiaoxiao的石头。

    那石头很xiao,力道也不大,它重重击在匕上,也只是令得那匕向旁一歪。然后,“卟”地一声,匕重重地netbsp;血,如喷泉般涌出

    九公主行动极为迅,她一得手,便果断地倒退几步,她冷眼看着低着望着伤口,想把那刀chou出,却又不敢的陈容。冷冷地说道:“不必犹豫了,你尽管chou吧,反正我这短刀上,涂有剧毒”

    两个护卫刚刚扑到陈容身侧,便听到这么一句话。瞬时,两人的脸色,齐刷刷变得雪白一片。

    这xiao刀上涂有剧毒?

    陈容脸色一白,她身子晃了晃,几yù仆倒。

    九公主得意地看着她,看着她身后的护卫,放声一笑,说道:“怎么样?绝望了吧?陈氏阿容,你好好看看四周吧。哦,我忘了告诉你了,这种毒啊,叫无忧散。中了它的人,可以像没有中毒一样的活上一个月。”

    她凑近陈容,低低笑道:“我要让王弘看着你慢慢死去。”

    说罢,她站直身子,轻蔑的斜睨着陈容身后的两护卫,对上他们痛恨的,愤怒的目光,她嫣然一笑,扭着细腰说道:“怎么?想杀了我?想咬死我?来啊。不用怕,我不过只是个公主,杀了我,最多是你们全家陪葬,还牵连不到九族”

    这话一出,两护卫同时喘息起来。他们咬得牙齿格格作响,却正如九公主所说的那样,根本不敢上前。

    而这时,摇摇晃晃的陈容动了。

    在血流如注中,她向九公主艰难地走来。

    仰着越来越苍白的脸,陈容清yan精致的脸上,带着一抹笑。

    看着她走近,九公主的脸上也带着一抹笑。不过她的笑是得意的,是愉悦的。盯着摇晃的陈容,她甚至向她走出了一步。

    九公主走到陈容面前,她凑近她,朝着她的脸上轻轻吹了一口气,低低笑道:“陈氏阿容,你是不是很恨,很悔?很无力?告诉你,杀死你这个所谓的光禄大夫,我最多被皇兄关半月禁闭……对了,来年给你上坟时,我会告诉你,你的情郎王弘,总共爱了你几个月。嘻嘻,你要不要现在猜上一猜?我猜最多半年,他便会另有新欢”

    堪堪说到这里,九公主声音便是戛然而止。与她低头的动作同时传来的,还有三个惊叫声

    九公主低着头,看着正正地netg口上的那柄匕。这匕,在一息之前,它还cha在陈容的胁下。可现在,它被陈容chou出,以闪电般的度,netg口上。它cha得如此深,虽然有点偏,可它cha得真是太深了,直是只1ù出了一个金制的柄

    这时,轮到陈容笑了。

    她虚弱的笑着,苍白的脸上灿烂如hua。右手轻轻一动,在九公主喷出一口鲜血后,陈容抬起头,朝着她脸上吹出一口气,低声说道:“莫非公主忘了调查?我陈氏阿容,是真杀过人的……你呀,真是天真,你怎么能离一个手中见过血的敌人这么近呢?”

    见到九公主张着嘴,咽中不停地咕着血沫,陈容笑得很欢,“公主原本是想,你就算杀了我,也无人奈何得你吧?对不起,你现在要失望了……我自己给自己报了这个仇了。”

    她说到这里,九公主嘴一张,喷出好大一口鲜血来。

    望着眼神飞快涣散的九公主,陈容虚弱地喝道:“叫人,叫人来看……给七郎免祸。”

    两个护卫飞快的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们含泪看着陈容,声音一提,同时嘶叫道:“杀了人,来人啊,杀人了啊——”

    这嘶叫声远远传出,此刻街道中又是热闹之时。一时之间,无数脚步朝这边涌来。

    “蹬蹬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明明是响亮的,令得地面震动的脚步声,在陈容听来,却是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遥远。

    看来,是血流得太猛了。陈容慢慢地,无力地捂上伤口:我不能倒,我现在,还不能倒。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感觉到四周变得热了后,陈容哑着嗓子,瞪大涣散的眼神盯着被那护卫扶着,直直站立的九公主。慢慢一笑,虚弱地说道:“九公主殿下,”

    这个称呼一出,四周惊呼声一片。

    陈容已听不到了,她张着嘴,笑得很欢,很冷,“你刚才刺了我一刀,现在,我用你刺我的刀,还了你一下……”说到这里,陈容的声音明显的变弱,变得无力。她所有的力气,在这一刻也是迅地消退。

    慢慢的,在众人的惊叫中,在一阵惊恐地嘶叫声中,陈容向后仰去。她落入一个怀抱中。

    瞪大涣散的双眼,陈容望着那模糊的脸孔,伸出血淋淋的手,轻轻抚上去。她net动了动,低低的,喃喃地说道:“七郎,七郎……人是我杀的,与你无关。你不需要报仇,不要招祸。”

    声音一落,她抚在那脸孔上的手便垂落一侧。

    扶着她的青年,低下一张染血的,俊美之极的脸。这人却是谢鹤亭。刚才陈容倒下时,他下意识地冲出人群,在两个护卫伸手之前,扶住了陈容。

    低头望着脸如金纸,双眼紧闭的陈容,谢鹤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慢慢的,他双眼一闭,眼角沁出一滴泪水,吐出的声音,沙哑,不再那么冰冷,“王七郎,你是对的,比起这个fù人,王氏族长那位置,真是腐rou”

    ##

    第二更送到。现在送上七千多字呢。泪,最后几个钟,我与第三的粉红票,只相差第二比第三,足多了一千元整呢。现在还有点电,我会继续码字,请大伙在最后最重要的关头,帮我撑上去。我知道,这两天你们很够意思,给了我很多票,可现在真是太关键了,我们不能在最后关头泄气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