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0章 誓言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200章 誓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200章  誓言

    在原老的大笑声中,陈容那双‘迷’茫的眼睛,渐渐转亮。

    她慢慢侧头,顺声望去。疑‘惑’地盯着面目陌生的原老,陈容干枯的嘴张了张,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侯在一旁的婢‘女’,连忙端来一杯水,放在她‘唇’边让她小小地抿了一口。

    听着陈容喝水发出的吞咽声,原真人点了点头,他走到塌几旁,把那‘药’方一指,道:“如此使用一月,便可都无大碍。”

    整理完毕后,他盯向一侧地面,哼了一声,不满地叫道:“姓王的小贼,老夫要走了,你还拦不拦?”

    姓王的小贼?

    陈容双眼大亮,她迫不及待地转过头,顺声望来。可刚刚一动,便牵看到伤口,陈容只得安静下来。

    这时,她看到一片白‘色’身影走来,那身影朝着原老深深一揖,她的郎君那温柔的苦笑声传入耳中,“真人说笑了。弘欠了真人一个人情,他日有缘,必报之。”

    “这还像话。”原真人抚着白须道:“小子,记得你今日所说的话。”

    说罢,原真人扬长而去。

    陈容‘迷’‘惑’地看着原真人大步离开,蹙起了眉头,在她的记忆中,还真的没有见过有人会如此跟王弘说话。

    这时,一人向她走来,他低着头,静静地靠近了她。

    陈容还没有抬头,便朝他展开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她仰望着他,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的脸上含着笑,“七郎。”她费力地伸出手,慢慢落在他的手背上,目光眷恋地落在他灰‘色’的白衣,沙哑无力地说道:“怎这般脏?”

    她一醒来,不曾问自己的伤势,不曾问自己的毒,不曾问孩子,却只是担心爱洁的他的衣着。

    王弘慢慢伸开五指。

    五指伸手,他白皙的掌心,伏着她白嫩的小手。慢慢一合,他把它包在手中。

    “阿容。”

    他的声音有着沙哑,“你还痛吗?”

    陈容连忙摇头,不过只摇了两下,她便晕眩得连忙止住。微笑地望着他,她低低说道:“不痛。”

    望着他,她‘唇’动了动,好一会才轻轻问道:“我,我怎么还活着?我这般活着,可会连累于你?”

    依然是不问自身,不忧自身,只担心他的安危。

    王弘闭上了双眼。

    他慎重地捧起她的小手,低着头,他‘吻’上她的手背,说出的声音,沙哑中似带着鼻音,“我很好。”顿了顿,他低低说道:“阿容。”

    他抬起有点泛红的眼眶,认真地看着她,轻轻说道:“我宁可被你连累,也要你活着。”

    陈容哪里想到,王弘有一天,会跟自己说出这样的情话?

    她眨了眨眼,不见血‘色’的‘唇’向上一扬,灿烂一笑。只是这么说了几句话,她已很疲惫。陈容把头落实在‘玉’枕上,手指紧紧地勾着他的手指。好一会,她轻轻应道:“恩。”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幸福地轻应一声。

    王弘垂眸。

    他把她白嫩的手背,摩挲着自己的‘唇’,吐出的声音,低而缠绵,“阿容,我以后不会用你受伤。”

    被王弘异于常时的温柔情话震得说不出话来的陈容,只是疑‘惑’地眨着眼。好一会,她想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苍天不绝我啊。

    她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低的,软软地应道:“恩。”

    他一根一根地分开她的五指,怜惜地把那白嫩丰腴的指尖含在‘唇’瓣间,王弘看向陈容的眼睛,因泛着红,闪着晶光而媚‘色’流‘露’。不知不觉中,陈容看痴了去:这便是她的郎君啊,她的郎君真是美好无双。

    王弘的红润的双‘唇’,含着她白嫩的小指头,低低的,含糊地说道:“阿容,你要永远如此爱我,不论何事,不论何时,你都要永远这般爱我。”他的声音还带着鼻音,这个俊逸清华的男人,用他那双清澈中闪着晶光的双眸,温柔如水地望着她,墨发飘拂,高贵如神祗般,却说着这样近乎孩子气的话,还这般执着。

    陈容双眼一眯,虽是说话太多,有点晕眩,她还是快乐的,忍俊不禁地应道:“恩。”

    “你立誓。”

    王弘却异常执着。他执着地盯着她的双眼,眼巴巴地等着她开口。

    陈容忍着笑,温柔的,虚弱地说道:“我陈氏阿容发誓,我会永远爱着我的七郎,不论何事,不论何时。”

    得到她这个誓言,王弘孩子气地咧嘴一笑。只是笑着笑着,他低下头,把自己的脸埋在了陈容的掌心中。陈容刚疑‘惑’着,便感觉到掌心一凉,接着,几滴泪珠儿顺着她的指缝,缓缓流下。

    陈容一惊,她用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脸,软软地说道:“七郎,别伤心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中带着甜,含着美,带着欢喜。。。。。。终于,在她视若珍宝的男人眼中,她也是珍宝了吗?

    听着陈容的软语安抚,王弘一动不动。

    好一会,他才抬起头来,向后一倚,慢条斯理地从婢‘女’的手中拿过热‘毛’巾,王弘缓缓的把脸上的泥土和灰尘拭干。

    然后,他站了起来,张开了双臂。只是一转眼间,刚才脆弱的,怜惜的,温柔无比的王弘已然不见。这般张着双臂的他,宛如一个帝王,雍容,高贵,不可攀及。

    他一站起,几个婢‘女’同时上前,把他‘弄’脏的外袍脱下,重新换了一套崭新的白袍。给他把凌‘乱’的墨发重新梳好。

    几婢退去时,眼前的王弘,又恢复了风姿绝伦的谪仙模样。

    他低着头,温柔地看着陈容。

    陈容仰望着他,对上他虽然清澈平静了,却依然温柔如水的双眸,陈容虚弱的一笑。

    陈容望着他,轻唤道:“七郎。”

    “恩。”

    “你可好?”陈容的眼神有点紧张,“你没有做什么事吧?”

    王弘慢慢摇头。

    他伸出手,轻轻地抚着陈容的长发。一边梳理,他一边低低呢喃,“有点结了,恩,你身上有伤,呆会我帮你抹洗一下。”

    一听这话,陈容不由摇了摇头,只摇了一下,她便因为晕眩得厉害止住了,“不要。”

    “为何?”

    为何?自是因为不好意思。陈容咬着‘唇’,瞅了他一眼,羞涩地说道:“唤婢‘女’便可。”

    王弘看出了她的羞涩。

    他上前一步,轻轻把陈容扶着坐直,然后,他坐在她身后,让她半靠着自己。靠着他,陈容喃喃说道:“我身上有血腥味,会熏了七郎。”

    王弘却是不理,他把自己的脸搁在她的颈侧,久久一动不动。

    就在陈容好奇地想要回头时,他含着鼻音的声音再次传来,“卿卿,终弘一生,将不再负你。”

    。。。。。。

    陈容完全给惊住了。

    她瞪大双眼,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直过了好久好久,她颤声的,哽咽地问道:“你说什么?”

    顾不得眩晕,她回头仰望着他,流着泪求道:“七郎,你刚才说了什么?请你再说一遍。”

    她睁大双眼,任由泪珠儿从明眸中流落于颊,“七郎,求你了,求你再说一遍。。。。。。你,你不能让我胡‘乱’猜想,我猜想不起啊。”

    王弘低头,他的‘唇’贴着她的额心。

    温柔地贴了好一会,他轻轻的,吐词明白地说道:“卿卿,我已不再是我了。。。。。。这一日,我尝尽世间诸般烦恼。”

    他移开她的脸,温柔无比地望着她,闭上双眼,‘吻’上了她的‘唇’。

    两舌‘交’缠,刚一接触王弘便慢慢分开。他再次望着她,低低地说道:“我说,此生必不负卿。”

    一句话落地,陈容哽咽出声。

    她把脸埋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着。在一下又一下地‘抽’噎中,泪水转眼便浸湿了他的新裳。

    泪水横溢中,陈容连疼痛也忘记了,她只是紧紧地偎着他,忍耐地哭泣着。

    王弘五指如梭,穿过她如缎的长发,低声说道:“我没有报复任何人。”听到这句话,陈容的哽咽声一止,她开始‘抽’嗒地倾听着。

    他的声音宛如微风,轻微而昵喃,“九公主死了,不过皇室众人也以为你难逃一死。”

    听到这里,陈容伸手推开了他,她仰起泪痕俨然地脸,神情中的欢喜和幸福,慢慢转为凄楚。

    望着他,在王弘询问的眼神中,陈容低声说道:“七郎可知,我中毒了?九公主说她在刀上,涂了剧毒,无‘药’可解的剧毒。”

    这时刻,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今日的王弘这般反常,又是当着她的面流泪,又是向她许诺,给她这么美的期待。。。。。。他定然也是知道自己要死了吧?

    陈容说出这句话,见王弘低眸不语,不由轻轻一笑,她笑得格外灿烂和阳光,侧过头,陈容漫不在乎地说道:“七郎休要在意,我这条命,本是捡来的。上天真人收了去,也就由得它了。”顿了顿,她的声音转为低弱,“七郎不必因为怜惜我,说出这样的承诺。”她吃吃一笑,又说道:“一月便只三十日,哪有一生那么漫长难熬。。。。。。不过七郎说此生必不负我,这话阿容听了真是欢喜。”她因太过‘激’动,说的话太多,一时之间眩晕难当,便慢慢躺平,慢慢闭上双眼。只是那眼角,两滴泪水如珍珠儿一样,缓缓滑落,一直沁入了王弘的衣襟。

    ##

    满意了,喜欢了,可别忘记投粉红票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