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2章 王弘的痛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202章 王弘的痛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2o2章王弘的痛

    这一夜,陈容几次痛醒,又干呕了两次。

    前几个月,她怀孕没有半点征兆,现在受了伤,那胃中的不适,便怎么也掩不住。

    折腾了几次,直到丑时许她才mí糊睡去。

    睡了不到一个时辰,陈容再次醒来。

    她干呕两声后,听着外面的jī鸣和人语声,望着那淡淡的晨色,再也睡不着了。

    侧过头,望着那天空,陈容一眨不眨。

    晨光淡淡,一层薄雾笼罩在天地间,树影幢幢,透过纱窗看到的天空,灰门g门g的寥阔无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悄无声息的脚步声向她靠近。

    陈容眨了眨眼,不曾回头,只是这般望着外面,沙哑地问道:“七郎起得好早。”

    脚步声在帷帐处停了下来,王弘低而同样沙哑的声音传来,“我睡不着。”

    他的声音轻而飘渺,似从遥远的天空传来。

    陈容没有回头,她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这声音,很淡很平静,仿佛那一直以来,刻入她魂魄的痴情,已在悄然淡去。

    王弘一动不动地望着她,他白色的衣袂,在晨风中随风飘dang。

    好一会,他向她走来。

    轻轻走到塌旁,他的声音软绵绵的,“卿卿,睡里面一点。”

    陈容慢慢转头。

    她看着王弘。

    她那深黑深黑,每每看到他,便不由自主地欢喜着的眼神,这一刻宁静得仿佛古井。

    陈容似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的看着王弘,好一会,她net动了动,喃喃说道:“我想要这个孩子。”

    她垂下双眸,慢慢掀开被子,然后,她抚着自己的xiao腹。望着那依然平坦的地方,陈容低低地说道:“我想要它。”

    王弘的声音异常温柔,“好,我们要它。”

    陈容慢慢摇了摇头。

    在她摇头时,她清楚地感觉到,房中空气一冷。

    摇着头,陈容低低地说道:“我只想自己要它。”她似是下定了决心,说完这句话后,她抬起头,对上脸色白得刺眼,眼眸异常幽黑的王弘,静静地说道:“七郎,我们……”她才说了这四个字,王弘腾地一声右手重重一挥,打断了她的话。

    他盯着她,右手嗖地一伸,紧紧地扣着她的手腕。他扣得如此紧,直勒得她疼痛不已。

    紧紧地扣着她的手,王弘的声音却异常温柔,不但温柔,还很轻很轻,“卿卿,你太累了,睡吧。”

    陈容却只是平静地看着他,慢慢netbsp;她没能netbsp;几乎是刚一动,王弘的手握得更紧了。他的脸色很白,雪白一片。抿着net,他幽黑的双眼直直地盯着陈容。盯着盯着,他低哑地一笑,轻轻说道:“卿卿……我都已经放弃了族长之位,也准备了归隐后的一切,我还算好,陪着你这里呆上一阵,暗中理清此处诸事,再悄然离城,我们去我故友那里赏风赏月,侯着我们的孩子出世。到了那时,建康城里的人应该相信,我王弘真有离世之意,而杀不杀你,已无关紧要,然后我们再成亲。”

    他的眼眶有点红,笑容却格外格外的温柔,“我都准备好了,也计划好了……卿卿却还是恼了么?”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他的眼紧紧地盯着她的脸,他的笑容无比无比的温柔。

    陈容低下头来。

    她望着自己的xiao腹,慢慢闭上双眼。

    她net动了动,又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时,王弘绵软的声音再次传来,“卿卿,让一让。”他松开了陈容的手。

    陈容xiao心地向里面挪进少许。

    王弘掀开她的被子,躺到了netg柱,右手伸到后面扶着陈容的腰,低下头来,青丝如墨,“卿卿,我错了,我真错了……那件事你忘记好不好?便当不曾生好不好?”

    他的声音真是温柔,温柔中还有着软软的鼻音,这撒着娇的语调,直可让人靡dang到心底。

    陈容垂眸,她望着自己的xiao腹,好一会,她终于说话了,声音在这一刻,沙哑哽咽,“七郎。当日九公主刺中我这里,”她指着伤口,眼中泪hua滚动,“那时,我真的很疼,很疼。那血不停地流下,她那短刀还cha着,我想拔,可又不敢。接着她又跟我说,这刀上涂了剧毒,她不会让我侥幸得生。那时,我好怕,七郎,我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死。我还怀了七郎的孩儿呢?我的七郎如此美好,他的骨血,一定极聪明极俊的。我怎么能不让他生出来就死了呢?”

    两行泪水顺着她白得没有血色的脸孔流下,沁入锦被中。

    “当时,我眼前都hua了,也站不稳了,我好想睡下去。于是我恍惚着又想,这些年我很累的,也许死了更好。这样想着,我就更想睡了。可就在这里,我记起来了,我的七郎若是知道我死了,可有多伤心?他那么要强,那么霸道,他怎么会允许九公主这样白白地杀了我?于是我想,不行,七郎如果再得罪了皇室,会走投无路的。我便冲了上去,在靠近九公主时,我怕她警惕,我还笑着。我终于靠近了她,用她刺我的刀,刺进她的xiong口。”

    她睁大明媚的双眼,泪水如珍珠滑落,一滴一滴,一串一串。

    哽咽着,chou泣着,陈容无力的,苦涩地,喃喃地说道;“七郎,你不知道我会痛么?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与我的这个孩子么?”

    她这时的声音有点恍惚,眼神也有点空dong,似是在对着空气说话。明明王弘就在她身边,明明他就拥着她,她却寂寞得仿佛在自言自语。

    王弘望着陈容,心中大绞。他伸手重重按在xiong口,转眼,他松开手,双臂搂向陈容。

    xiao心翼翼地搂紧她,他低头ěn去她脸上如串珠的泪水,以net相就,一颗一颗吞入腹中,王弘喃喃说道:“阿容,我错了,我真错了。”

    从昨天到今晨,他这句认错,已说了好几遍。恍惚中,王弘记得,这似乎是自己第一次认错。以往,不管他做出多么出格的事,他都没有想过要认错的。

    他的ěn有点慌1uan,ěn到她冰冷的net时,他用舌尖挤开她的贝齿,深深地探了进去。一边ěn着她,他一边含糊地说道:“阿容,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让我知道了心痛如绞的滋味时,又什么都不在意了。你不能……”

    他显然真是慌了,连nong得陈容伤口又痛了都没有现,连自己的泪水hún入了她的泪水中,也没有现。

    王弘紧紧地ěn着陈容,深深地探入了她的口腔深处……似乎要借由这个动作,让她冰冷的net变得温暖些,让她如往昔那般,再次朝他嫣然而笑,伸手搂上他的颈。

    他是真有害怕了,陈容对他决绝过两次,那一次,她一袭白裳冲入万军当中。当他找到她,求她跟他走时,夕阳中血染白裳的她,那眼神也是如此遥远,如此冷漠。

    还有那一次,她求着陛下,请陛下许她出家时,她也这般笑着。明明笑容yan丽,眼神却那么冷,那么遥远不可近。

    可那两次与这一次都不同。那两次,他虽然震惊郁闷,虽然也心痛着。可那种心痛算什么?一笑置之可也。

    只有这一次,他第一次感觉到惶恐不安……这一晚,他本应该如往时那样,把事情抛到一旁,安然入睡,可他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在烛光中翻了一下诗册,心头烦闷更甚后,他来到了月光下。然后,他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她的房外。

    他知道,这一晚上,她共痛醒了四次,又干呕了两次。她还吩咐婢女们给她煮yao,喂她服yao。

    他听到了她的每一次辗转反侧,听到了她的每一次呻yín。

    他想,他堂堂琅琊王七,这般站在一个fù人房外,像个什么样子?于是他转过身想离开。

    可他才提开一步,又站住了,他现只有这般站在房外,心里才会稍感踏实。他甚至几次走到台阶下,想推门而入。可几次提了步,终是没有入内。真是可笑,他居然有着畏惧,居然不敢入内。

    王弘寻思际,陈容挣扎了一下,蹙着眉呻yín道:“痛。”

    王弘一惊,连忙松开了手臂。

    他低下头,伸手在怀中掏出一块手帕,一边用手帕擦着陈容脸上的汗水和泪水,他一边低低地说道:“阿容,世间人世间事都是如此,难得尽如人意。这次之事,是我错了,我也悔了。你且放开它,忘了它。只有如此,你我才能圆满。”

    只是一转眼,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平和和从容,一如平昔。

    陈容动了动,声音沙哑含糊,“放开它,忘了它?”

    “是。”王弘在她的net,果断地说道:“忘了它我既知错,必不再犯你看那月,圆到极致便会亏,那hua,开到极yan便会败。那雨,暴烈而来必不长久,那风也是如此。阿容,人世之事从来如此,亏败,不得意,有暇疵才是常道,苍天永远不会许给苍生完全的圆满。你若执念于心,又你于我,实无一丝好处。”

    ##

    虐了吧?你们看得高兴了,可不要忘记扔上粉红票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