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6章 好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206章 好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2o6章好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弘那伤,本没有伤及脏腑骨骼,用的又是最名贵最有用的yao材,不过五天功夫,便已大好。只是正值伤口长rou的时候,那处痒得紧,搔又搔不得,特让人烦躁。

    坐在塌上,王弘的秀致的眉头微微蹙起,net也抿成一线……他这般模样,已有一些时辰,shì婢和仆人们都是轻进轻出,唯恐惹恼了他。

    好一会,王弘低哑的声音传来,“叫秀姑来。”

    “是。”

    片刻后,那服shì陈容的婢女中的年长者走了进来。

    盯着她,王弘问道:“她在干什么?”声音平淡,皱起的眉峰却显示出他的不快。

    秀姑一福不起,禀道:“女郎定时服yao,偶尔翻翻书简,对着窗外出神的时候良多。”

    “休得叫她女郎她已不是女郎”

    这命令突如其来,秀姑一惊,连忙应是,只是心中暗暗嘀咕道:这女郎两字,还是得过你肯的啊。

    这时,王弘又冷笑道:“便不曾想来见我一见?”

    秀姑一呆,好一会才讷讷说道:“奴,奴不知。”

    王弘挥了挥衣袖,声音恢复了温和,“出去吧。”

    不知为什么,听到他这温和的口ěn,秀姑心下更是悬得慌。她福了福,躬身后退。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了。

    这时,王弘的伤已大好,伤口嫩rou已经长出,已可缓步行走。想来再过个二天,便可停下服yao了。

    单肘撑颌,倚在塌上的王弘,慢慢睁眼,又唤道:“传秀姑。”

    “是。”

    半刻钟后,秀姑再次出现在王弘面前。

    王弘侧着头,随着他的动作,墨如帘垂在他俊美清华的脸上,挡住了那双清澈幽远的双眼。

    见他不开口,蹲福着的秀姑喃喃说道:“她已能在扶持下走出两步,伤口处也出现了瘙痒。”悄悄朝着王弘看上一眼,见他神色不动,她继续说道:“这几天清晨起来,时有呕吐。每日里,她会询问一些稳婆方知的孕育生产之事,她还令我等把外界变化一一告知于她。”

    秀姑住了嘴。

    半晌,王弘清润温柔的声音传来,“不曾提到我?”……“是。”秀姑的声音低得可怜。

    王弘一晒,他慢慢站起,随着他长身而起,那紧贴着精实身躯的白袍,随着风一阵飘扬。

    “走吧。”郎君的声音明明带着笑,秀姑却觉得这声音底有点冷,有点烦躁。只是这感觉转眼便消失了,再入耳时,那声音更添了几分绵软温柔,“看看她去。”

    “是。”

    在婢女们地筹拥下,王弘很快便来到了陈容的院落里。

    望着那悄然无声的寝房,他脚步一顿,呆立半晌,王弘的脚步突然加快。

    转眼,他便大步跨入房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陈容,正背对着他,扶着纱窗看着外面的风景。她一身火红的衣裳。那裳服在晨光中,散着熠熠华光。

    美人墨凌空舞,红裳染尽yù颜晕……这般看去,脸白如雪,墨如墨,红裳似火的陈容,yan得惊人,美得惊人。

    王弘本是心中郁恼,不知怎地看到她,却是郁恼尽去,剩下的,只有心底的无比柔软。

    他向她走近。

    慢慢走到她身后,王弘伸出手。他搂上她的细腰,在陈容情不自禁的颤抖中,把头埋在她的颈间。

    呼吸着独属于她的馨香,感觉到她的存在,王弘的嘀咕声有点郁郁,有着相思,“怎不来看我?”

    陈容扶在窗棂上的纤手,慢慢扬起,刚刚扬起,却又无力地落下。

    垂着眸,陈容低低地说道:“那日在门外,听到了七郎地安排……既已准备离去,何必要见?见了,徒惹相思而已。”

    王弘听到这话,搂着她腰的手臂一下收紧,他冷笑道:“既有相思,不离去便是。”这声音颇有点咬牙切齿。

    陈容有点诧异他的恼怒,她慢慢回过头来。

    对上她的脸,王弘一阵目眩。此刻的陈容,脸色雪白一片,双眼却晶亮晶亮地湿润着。yan光bī人的同时,又有着让人怜惜的脆弱。

    她眨了眨长长的睫mao,扶在窗棂上的手终于扬起,抚上他的脸,“七郎。”声音很轻很软,含着哽咽。

    自见到陈容眼中的湿润,王弘那紧蹙的眉峰便完全舒展开来。此刻听到她话中的鼻音,他更是展颜一笑,开心应道:“恩。”

    陈容低哑地说道:“我,我不知如何是好。”

    她抬起泪水盈盈的双眼,痴痴地望着他,低低说道:“阿容恋慕七郎久矣,可自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过,有一日能与七郎厮守。”

    她颤着net,泪水如珍珠一般流下双颊,“七郎,我今日硬要舍你,还舍得下……”若有朝一日,她过惯了他给予的幸福,享受惯了她,他,还有孩子之间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再把她绝然的,毫不留情地推开,她怎么受得了?

    这一次,她与他在南阳时那般温馨快乐,便连她被慕容恪带去,他都放下一切,不舍不离地救她回来。这让她有了枉想,有了不应该存在的渴望,直到那一刀。那一刀真让她害怕。

    想来,放在以前,他这样对她,她是不会这般难以接受的。

    王弘闻言,netbsp;就在这时,陈容突然伸出双臂,搂上了他的颈。

    她搂得很突然,也搂得很紧。

    陈容一动不动的,紧紧地搂着王弘。

    王弘怔了怔,慢慢的,他伸出双臂也搂上了她。

    他紧紧地搂着她。

    把陈容结结实实地搂在怀中,王弘低下头来。

    他的net动了动,他想说,舍不下就不要舍了。

    他又想说,人生苦短,何必这般想东想西的?

    他又想说,你走不掉的,我不会放手。

    他想了无数句,话到嘴边,却都咽了下去。

    好一会,王弘轻声说道:“我。”顿了顿,他喃喃说道:“阿容,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出来,我都做。”他的语气,破天荒地带上哀求,“你别走,只要你别走。”

    这样的话,陈容简直不敢相信是从王弘的口中说出来的。

    这语气她太熟悉了,她以往总是这般对他说话的,这是一种不自觉中,把自己降到尘埃里的苦求啊。

    陈容嗖地抬头,瞪大不敢置信的泪眼看着王弘。

    王弘侧过了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陈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好一会,她低声说道:“好。”

    她含着笑,轻快地又说道:“好,我不走。”

    四个字一吐出,王弘展颜一笑,这不加掩饰,甚至他无法控制的欢乐笑容,让陈容的心也跟着飞扬起来。

    她伸手搂上他的颈,在他的net,轻笑道:“檀郎,檀郎。”檀郎是时下的女郎们,对心上人的爱称。陈容这般唤了两声后,感觉还不能表达自己的欢喜,又眉开眼笑地唤道:“七郎,有了这一刻,有了你这句话,便是有一天被你抛弃,便是一把火烧了我自己,我也无悔了,无悔了。”人啊,总得赌一回是不是?既然他心如我心,为什么还要放弃呢?

    她眼中有泪,这般眉开眼笑着,说不出的动人。王弘有点呆怔,他没有想到,自己做了那么多,想了那么多法子,徘徊了那么久,居然都抵不过这样一句话?

    侧着头,他蹙着眉疑huo地问道:“阿容因何如此欢喜?”

    他是真的不明白,因此这话问得极其认真。

    陈容却是格格一笑,她搂着他的颈,倚在他的怀中格格直笑。

    她没有告诉他,这是她第一次明明白白地感觉到,他爱着她。她恋慕他有多深,他便也恋慕她有多深。

    这是第一次,她那漂泊的心踏实下来。第一次,她告诉自己,他不会再伤害她了。便是有朝一日她老了,而他遇上了年轻绝美的女子,他也会妥善处置,不会连退路都不给她。

    她的檀郎啊,以前总是那般高高在上,便是对她的喜欢,也像是施舍。便是刚把她从胡人手中救回,转眼便可算计她,置她于险地。他从来没有让她踏实过,除了这一刻。

    欢喜如chao水一样,铺天盖地地涌来,陈容喜得无法控制自己的笑声。

    王弘又问了两声,见得不到她的回答,不由闭上了嘴。渐渐的,他被她的欢乐所感染,也微笑起来。

    两人这般相拥着,欢乐似是无穷无尽。

    转眼,十天过去了,陈容的伤势大好。

    这一天,虽然还只是清晨,那轮浮现在东方的太阳,已yan丽地照耀着天地间。

    坐在马车中,陈容望着越来越近的城门,低声问道:“七郎,不会有人认出我吧?”

    不等王弘回答,她又问道:“七郎,我们要出城吗?”

    王弘倚着塌,淡淡一笑,道:“放心,不会有人认出你了。”

    这时,他的马车跟在众马车之后,缓缓驶出了城门。

    饶是得了王弘的保证,陈容也一直紧张着,直到马车出了城门,她才诧异地问道:“他们为什么不查?”

    明明城门两侧站了不少皇家卫士的,为什么都不上前查勘?

    王弘不答,只是望着她的眼神中,带着亮晶晶的笑意。

    ##

    马上就要完结了,求粉红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