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7章 证婚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207章 证婚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207章  证婚

    一出城,马车便向西侧驶去。

    走了大半个时辰,一条掩映在群山之中的河流出现在陈容眼前。河岸边停着一叶舟,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仆人正侯在舟头,看到马车驶来,他远远便是一福,姿态颇见雅致。

    马车驶到河边,王弘纵身而下,他牵着陈容的手跳上舟头,道:“走吧。”

    “是。”

    舟行如箭,风驰般冲出,在‘激’起一串串白‘色’的水‘浪’中,驶入了群山之后。

    群山后,河流突然转宽。这里群山环绕,蓝天碧水一体,仿佛自成天地。再一回头,来路已然不见,便似人间的烟火自此处消失。

    陈容仰着头,望着四周‘挺’峭俊秀的青山,道:“我竟不知,建康有如此所在。”事实上,她虽然在建康住了一阵了,可大多数时候都在战战兢兢地寻着活着,哪里有机会去四处游玩?

    她欢叫了一声后,见王弘不答,转眼看向他。

    此时,王弘一袭白裳,他负手立于舟头,于猎猎湖风中,当真飘然如神仙中人。陈容看着心上人,不由有点痴了。

    就在这时,只听王弘声音一提,朗声笑道:“你们这些人,不发一点声息,还想唬我不成?”

    几乎是他的笑声一落,左侧的一座秀致的奇峰后,传来一阵琴声,琴声中,瘐志的怪叫声朗朗传来,“想那王氏七郎,于光天化日之下,抱着那垂危的弘韵子道姑消失于建康城中。。。。。。世人遍寻不见,悲夫”

    他怪叫到这里,另一个声音朗朗地接了上来,“后数日,有人白日游于明湖,惊见其人与其‘妇’,不知其神乎?鬼乎?”

    这两人一唱一合,辞真意切,还颇为动人。陈容不由哑然失笑。

    王弘也是失笑出声,他模仿着两人的口‘吻’,郎朗说道:“王七何人?世之谓谪仙人也。此刻何时?午末之‘交’也。如此,必神人无疑也。”

    他这话音一落,一阵大笑声传来。

    大笑声中,十数叶扁舟一冲而出,‘激’着滚滚白‘浪’,出现在陈容眼前。

    却是十四个峨冠博带的士大夫,而这些人,陈容几乎都见过,他们都是王弘的好友。

    这好友两字,可不是‘乱’说的。士大夫们,多是有着‘精’神洁癖的人。他们心目中的好友,不说志向如一,荣辱如共,守口如瓶那是必然的。

    陈容这个得罪了司马皇室的‘妇’人,这个众人眼中已经死了的‘妇’人,在这里突然出现,十四人毫不以为奇。

    笑声朗朗中,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陈容。

    他们朝着她细细打量片刻,其中一白脸长须的中年人长叹一声,道:“七郎倒是脱了苦海,只是我等,还需在尘间滚爬数夕。”

    瘦弱的桓九郎冷笑回道:“他这叫什么脱离苦海?七郎这厮盘算‘精’着呢。且去当数载隐士,一可避了风头,二可借隐士之名给自身渡金,三则,这厮都没有成年,便是给他官当也当不了高位,不如携娇妻玩上数年,等时机到了,天下人请其出仕时再出来。这叫待价而沽。”

    在这个时代,当隐士还真是给自身渡金地行为。时人相信,隐士都是高洁之士,而那些不曾休隐的人,必是汲汲营营于名利的俗客。何况王弘这人,两败慕容恪,已在天下人心目中树立了他名将的美名,再说,他还是当王氏继承人培养的,这样的人,于济世救民之道,也是极‘精’通。他这么一隐,相信有朝一日被请出山时,必是朝野震动,世人归心。

    桓九郎这话说得真是入骨三分,王弘不由苦笑起来。瘐志在一旁叫道:“九郎九郎,何必都说出来?你都这样说了,王七他怎么还能保持他在世人中的谪仙风范?”

    说罢,瘐志怪笑起来。

    他这么一笑,众人跟着大笑起来,白面风流的澜之叫道:“谪仙风范?世人皆知王七郎乃是天开辟地以来罕见的情种,如此痴心于情的人,还当什么谪仙?他早下凡了。”

    笑声更响了。

    这些人一上来便取笑着王弘,王弘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等众人的笑声稍息,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人咳嗽一声,道:“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

    四字一出,众人的取笑声喧嚣声立刻安静下来。

    在陈容瞪大的双眼中,他们向后退去,转眼间,抱的抱琴,拿的拿萧,举的举笙。

    乐音悠然而起。

    王弘也退后了。

    他退到陈容之侧,伸手握着她的手,慢慢的,朝着东方日出的方向跪下。

    陈容糊里糊涂地跟着他跪下。

    此刻,她一袭红,他一袭白,两人跪在舟头,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陈容正疑‘惑’地看着王弘。

    王弘的表情,是少有的严肃,他注视着东方,声音一提,清润的声音朗朗传出,“我,琅琊王弘,愿与我身侧的‘妇’人陈氏阿容结缡为夫妻。请苍天之证,祖宗为证,诸君为证。”

    声音一落,他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呆呆怔怀的陈容,跟着他磕了三个头。

    众名士中,白面风流的澜之踩着扁舟越众而出。

    他来到两人之前,盯着两人,从仆人手中端过一杯酒。

    缓缓把那酒水洒入江河中,澜之磁厚的声音朗朗传来,“此‘妇’虽不宜家室,却数番以‘性’命护于王郎,其恩动天,可厚爱也。”

    把酒杯放回,他再举起第二杯酒,把那酒水朝着东方慎而重之地一敬,然后洒向天空,于酒水纷落如雨中,澜之朗朗的声音再次传来,“于此‘乱’世,人情淡薄,得此佳‘妇’,王郎甚喜。愿向天地鬼神许诺,此生此世,王郎必珍之爱之,重之伴之,不弃不离,不悔不怨。”听到这里,陈容已泪流满面,在她用袖紧紧地堵着嘴时。澜之举起第三杯酒,转向众位名士。

    他双手捧起酒杯,朝着同样举起酒杯的名士们朗声说道:“王郎有言,遍阅美‘色’,心中愈虚,走遍天下,已倦风尘。”在众名士瞪大的双眼中,他朗朗的声音震‘荡’在天地间,“自得此‘妇’,此心已满,此情得归。在此良辰,愿与诸君誓,此生此世,身无二‘妇’”

    身无二‘妇’

    他居然说了身无二‘妇’

    居然是身无二‘妇’

    这时刻,不止是陈容,便是那些名士,也有数人瞪大了双眼,发出倒吸气的声音。

    在他们惊骇时,澜之已把酒杯举起,仰头一饮而尽随着他这么一饮,那几个知道内情的人,也跟着把酒水喝了下去。

    呆怔中,剩下的名士们,茫茫然地举起酒杯,一一喝完杯中酒水。

    澜之哈哈一笑,他右手一扬,酒杯给重重砸向河水中。这一砸杯,是代表誓成了。

    天地间,澜之的大笑声还在回‘荡’,而陈容等人,也已回过神来。

    陈容用衣袖捂着嘴,泪流满面,不敢置信地看着王弘。

    泪眼中,她的檀郎正在对她微微而笑,他的嘴角轻扬,眼中光芒跳跃,隐隐流‘露’出一抹得意。

    陈容不敢置信地盯着他,好一会才哽咽道:“身无二‘妇’?郎君许我身无二‘妇’?”

    她的七郎啊,明明许她正妻,都已很不容易了,他居然还向她许诺,绝不纳妾?

    他说,他与她一生不弃不离,他将来不会悔不会怨,他说,他除了她,再也不要第二个‘妇’人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在陈容的泪流如雨中,桓九郎跳到了澜之的扁舟上,他看着含情脉脉地王弘和陈容两人,叹道:“七郎这人,我素知他狠决。可真没有想到,他对自身的婚事,也狠决如此不弃不离,不怨不悔,身无二‘妇’这样的话,他竟然敢说出来”

    又一人跳上澜之的扁舟,叹道:“是啊,天下间,还真没有他王七郎不敢说不敢做的事”

    这天地间,最难控制的便是自己的心。这男‘女’之情,明明是世间最容易变化的事,可这王七郎竟发出这样的誓言。难不成,他真的不怕自己有一天悔了,怨了?便是以后看到一个绝‘色’佳人,他也可视作白骨?

    啧啧,这样的誓言,当真是令人惊骇,令人难以置信啊。

    瘐志也跳上了这叶扁舟,他嘿嘿笑道:“这王七郎,竟是一点退路也不留给自己。”他侧过头打量着陈容,小声嘀咕道:“这‘妇’人我一路伴来,比之别的‘妇’人,明明也只是刚烈些,怎么就勾得七郎这般不管不顾了?”

    不过他们明白也罢,不明白也罢,这一次前来,都是应王弘之约,为他证婚的。因此议论一番后,便同时放下心思,弹琴鼓瑟起来。

    漫天而起的乐音中,哽咽不止,泪流满面的陈容,已被王弘搂于怀中。

    他搂着她坐于舟头,低低问道:“阿容可曾梦见嫁我?”

    哽咽不成声的陈容,先是摇了摇头,转眼,她想起了那个梦。在那梦中,她被王弘明媒正娶,接受着世人的赞美和亲人的祝福,那时的她,在梦中也是泪流满面。

    那时的她,之所以如此伤心,那是因为便是在梦中,她也知道那是梦啊,那只是她的一场梦,一场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啊。

    可现在,那梦成了现实。。。。。。不,比现实更好。明媒正娶算什么?在风流不羁的名士们眼中,她现在就是被他明媒正娶他不但明媒正娶了,他还向天和地,向所有人明明白白的立誓,这一生一世,他只要她

    他只要她

    ##

    明天会正文完结,接下来会有番外送出。番外中,会写一些他们婚后的事。

    呃,王弘陈容结婚了,大伙快快包上一个红包送来。红包里呢,封上一张粉红票就可以了,当然,如果多包几张,他们绝对不会嫌弃。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