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8章 结局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208章 结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208章  结局

    在王弘的温柔注视中,陈容又点了点头,低低说道:“梦过的。”

    “梦中你可欢喜?”

    陈容流着泪,哽咽道:“欢喜,怎能不欢喜?”

    王弘大是开怀,当下哈哈一笑。他低头在陈容的额心上啄了啄,脸上的得意怎么也掩不去。

    瘐志瞪着这两人,啧啧连声,叹道:“看吧看吧,讨得这‘妇’人欢心,都不知此身何处了。。。。。。依我看这小子故意说什么身无二‘妇’,为的便是这一刻的欢愉。”

    他摇着头,大发感慨,“当年周幽王为了博美人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现今王七郎为了得美人一泪,连身无二‘妇’也说得出。都是荒唐之人,都是荒唐之人啊。”

    桓九郎也跟着连连摇头,他凝着一张脸,煞有介事地说道:“难怪世人都说,少年人易被‘女’‘色’所‘惑’,行尽荒唐之事,今日方知,古人诚不我欺。”

    这话一出,澜之哈哈大笑,晒道:“听九郎这口气,你已不是少年人了?”

    桓九郎一怔,转眼也跟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夕阳渐下,琴声淡去。

    跳下扁舟,陈容与王弘坐上马车,离开这片碧水蓝天。

    陈容偎在王弘的怀里,不知为什么,她的眼泪一直都无法忍住。。。。。。这个做梦也想不到的惊喜,彻底地击中了她,感动了她。这一刻,陈容直觉得,苍天对自己太厚爱太厚爱了。明明是偷来的生命,居然让她遇上了一个爱她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人也是她痴爱入骨的。

    人世间,还有比这更大的幸福吗?

    王弘拥着她,低头微笑着,那笑容中,满满都是得意,还有满足。

    当马车行入官道后,一阵阵喧嚣声开始入耳。开始陈容还无心关注,后来,她无意中一瞅,不由惊奇地问道:“这是去哪?”这方向,分明不是前往建康啊。

    王弘淡笑道:“车队在前方侯着。我归隐了。”

    这个陈容知道,她只是不知道,原来此时便离开建康啊。

    她回过头,望着建康的方向,喃喃说道:“皇室那里?”

    王弘垂眸,淡淡说道:“太后的家族,有不少见不得光的‘私’恶,便是她本人,也有行为不检之处。我用那些消息,换她一个不再纠缠。”他微笑地看着陈容,“阿容便是现在被拿到了皇宫,也会有人悄悄把你送到我身边。”

    怪不得了,按他这么一说,出城时,那守在城‘门’的护卫,纯是唬‘弄’他人的摆设了?是了,这‘交’易必是暗底里决定的,贵族们是不知道的,所以那追查的表面文章还是要摆一摆。

    陈容一惊,急道:“你这样,会不会得罪她们?”

    “自是已经得罪。”

    望着陈容一脸的不安,王弘低低一笑,他抚着她的眉心,笑道:“傻孩子,得罪又如何?便是对司马氏来说,我与太后一族结成死仇,也是好事。”

    不知为什么,他现在不想看到她这般忧虑的模样了,当下解释道:“阿容放心,我不会行愚蠢之事。便是我为了地下暗桩,抛出那王氏嫡子一生才有一次的集结令,也是自保之道。我这些年来掌管家族武力和暗势力,很让人忌惮,现在我用掉这个令牌,足以表明我确是心灰意冷,一心一意只想归隐。”便是那横死的建康王,也是他所杀的。他都要退隐了,怎能容忍那侮辱他‘妇’人的人,依然逍遥于世?好笑的是,世人虽然纷纷借此事攻击于他,可真正相信是他下手的人,却没有几个。

    毕竟,建康王这些年来,得罪的人太多了。

    王弘捧着陈容的脸,在她的眉心上啄了啄,轻轻说道:“你别在意刚才那桓九郎所说的,我没有那么大野心。。。。。。我辈行事,随心所‘玉’。时机到了必须出仕,我也不介意出仕。然而,便是这一生永远只能当个隐士,也是快乐的。”

    他凝视着她,认真说道:“我年不过十九,却已惯经风‘波’,此心早累。能与卿卿悠游山水,那是人间至乐。”

    他能跟陈容这么解释,陈容已很是满足了,她点着头,依恋的,欢喜地看着他,眼中隐隐的还有着泪。

    王弘看了好笑,正要说些什么,这时,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子哭泣声,“足下见谅,小‘妇’人只是听闻你们前去南阳,想顺道同去,寻找我家夫君石闵。还请足下结个善缘。”她哭声幽幽,光听其音便很让人怜惜。

    陈容嗖地转过头去看向外面。

    只见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双手紧紧地攀着一辆马车的车辕,就是不让那马车中人把她推下。这‘妇’人脸洗得干干净净,哭得也是梨‘花’带雨,只是一身裳服染满尘土,还有几处破烂,看起来十分落魄。

    她赫然是陈微。

    坐在马车中的,是一个中年‘肥’胖的商人,还有一个‘妇’人,以及两个孩子。

    陈微哭得梨‘花’带雨,那‘肥’胖商人眼睛也不眨一下,他皱着眉头厌烦地喝道:“我管你寻找谁滚下去,老夫烦着呢”

    他重重扯着陈微的手,想把她推下马车,扯了两下却扯不动。当下脚一提,“砰”地一声把陈微重重踢落在地,直滚了两滚,重重摔落在官道旁边的田野上。

    陈微好不容易爬起,便是放声大哭。她一边流泪,一边小心地擦拭着脸上的泥土。

    见她这个时候还在维护仪容,那‘妇’人同情地叹道:“说不定是好人家出身,夫主,不如?”

    她还没有说完,那商人便哧笑道:“什么好人家的‘妇’人?这十数天,她天天守在这里,见到前往北方的车队便要上来。一会说是去莫阳,一会说是去南阳,有时还说是去洛阳现在还敢说石闵是她夫主了。呸,这般日夜宿于荒野的‘妇’人,肯定是一娼‘妇’。石闵那厮便是做了胡人家奴,也是个铁血汉子,他怎么可能有这等娼‘妇’‘女’人?再则,石闵的出身再不光彩,他的所作所为还是让人敬服的,万不会让这等娼‘妇’毁了名声去。”

    那‘妇’人闻言,点了点头,收回了同情的目光。

    望着那车队离去,陈容又看向哭得梨‘花’带雨的陈微,呆呆说道:“她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她看向王弘,有点失落,也有点沧桑地说道:“她父兄还在,家族也在,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王弘淡淡的声音飘来,“她曾借我的名义害你。”

    只是一句,陈容便马上明白了。王弘在这件事上,动了手脚。她抬起头来愕愕地看着他。

    见到陈容一脸的惊愕和失落,王弘摇了摇头,叹道:“卿卿有‘妇’人之仁。”

    他瞟向陈微,“这‘妇’人能忍,能狠,能装,万不可小看。如果你不忍,可以给她一个痛快。”

    陈容想了想,终是摇了摇头。

    王弘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他侧过头打量着陈微,突然说道:“听闻当**本准备嫁给冉闵,只是恰逢他纳了此‘妇’,你便绝了那心思?”

    陈容哪里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当下她点了点头,道:“是。”

    王弘哑然一笑,他慢慢说道:“冉闵若知此‘妇’是这般‘性’情,必然悔之莫及。”

    陈容点了点头,她也是满腹疑‘惑’,轻声说道:“我一直以为,她痴爱冉将军,可现在,我真看不懂她了。”

    “有什么看不懂的?少‘女’向慕英雄,懵懂之时,自以为可生死相付。然这种向慕之心最是易醒。”顿一顿,他冷笑道:“何况,这‘妇’人本不是纯良之人。她梦醒之后,只会择利而就,为了达到目的便是杀了曾经向慕的丈夫也可。阿容莫不是以为,这天下间的‘妇’人都和你一样痴傻?”

    陈容却没有心思在意他的戏谑,她只是怔怔地看着陈微,想道:是这样的吗?前一世,我原来是败在这样的陈微之下吗?

    纵使前世事已如梦中,可她现在想来,还是恍恍惚惚。

    陈容却不知道,前一世,她死后不过一年,外出征战的冉闵便被陷入重围,五个月消失全无,众人都以为他已战死。那时已是冉闵妻室的陈微,在听闻他已死去的情况下,以极其狠毒的手段杀死了冉闵的妾室,特别是那个卢美人,更被她折磨了七天七夜才喂狗。在第三个月时,自以为完全掌握了内宅的陈微,与一护卫开始恋‘奸’情热。

    险胜得归,风尘仆仆的冉闵在归家后,得知这一切,当下一剑把陈微了结了。后不久,他又娶了一‘门’妻。

    正如王弘所知,这世间如陈容那么痴傻的‘妇’人极少极少。冉闵那一世,真正爱他的,也就是陈容一个。其余的,不过是各怀目的而接近他。

    这浮华世间,哪有这么多情情爱爱,真心不悔的人?

    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陈容和王弘来到了此次归隐的目的地——南山。他们到达时,王弘的好友已摆好宴席,浩浩‘荡’‘荡’地前来迎接。

    刚一入府,陈容便被那些站在院落迎接的人给惊住了。

    她望着他们,低叫道:“是大兄他们”那站在人群中,与她一般含泪而笑的,可不正是她的亲人们?

    陈容转过头,看着身侧的王弘,扬着嘴角轻轻说道:“七郎,多谢。”

    王弘淡淡一笑,温柔地说道:“卿卿何必说这谢字?你我既要归隐,自当处理好一切身外事。去与他们说说话吧。”

    “是。”

    陈容应了一声,快乐地跑了过去。

    陈家大兄等人也急急迎了上来。见过陈容后,陈家大兄转过身,朝着王弘的方向深深一揖。然后,他转头看向陈容,抹着眼泪说道:“阿容,那毒‘妇’前几日被我亲手杀了”

    一旁的平妪接口道:“幸有七郎,那毒‘妇’便是被七郎擒来的。‘女’郎你知道那毒‘妇’说什么吗?她大骂你大兄,说什么她与一个叫什么的族兄在你大兄还没有来时就相好了,还说什么要不是那族兄突然没了音信,她也不会嫁给你大兄。她还说啊,早知如此,她便应该听那族兄的,一把砒霜毒杀了你兄长。对了,前世日子在建康时,七郎还请了原大夫给你大兄看过病呢。那原大夫说了,你大兄并无疾患,好生休养活个几十载并无问题。还有还有。。。。。。”

    在平妪滔滔不绝地倾诉中,陈容脸孔涨得通红,咬牙低喝地打断她的话头,“她那族兄叫什么名字?”

    前一世,她大兄便是这几天传来死迅。原来,她大兄根本不是得病死的,而是被人毒死的这个仇,她无论如何也要报。

    平妪等人见到陈容如此愤怒,先是一怔,转尔笑了起来。平妪嘴快,连忙叫道:“‘女’郎休恼,这等事七郎早就知晓了。那‘奸’夫还有那毒‘妇’的两个兄弟,七郎都杀了。你不知道,当那毒‘妇’看到那三颗人头时,当场就疯了。”

    平妪虽然笑着,在说到三颗人头时,脸上还是‘露’出了不忍之‘色’。

    陈容却是一脸欢喜,她痴痴地看着七郎与那名士谈笑风生的背影,低低说道:“他行事,从无遗漏。”声音中满满都是得意和爱慕。

    就在这时,说笑着的王弘也转过头来。四目相对,两人同时一笑,这一笑,便如那满庭‘春’‘花’同时绽放。

    这一刻,远在洛阳的冉闵,正从石虎的病‘床’前退下。他一出来,石虎的子孙们便纷纷围上,向这个拥有实权,威望,士卒爱戴的部下献着殷勤。

    与他们寒喧几句后,冉闵大步离去。他走到火龙马前,刚要翻身上马,却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由怔怔地看向南方。

    那方向,有那个‘妇’人啊几乎是那‘艳’丽的面容刚刚浮出,冉闵便感觉到喘不过气来。咬着牙,他翻身上马,在急促奔出的马蹄声中,恨恨想道:胡奴末灭,大志末成,堂堂大丈夫,何必做这‘女’儿之态?冉闵,大丈夫当断既断,那无情的‘妇’人,你既杀不下手,便忘了她从现在起,你不可再想她

    想到这里,他双‘腿’一夹,厉声喝道:“驾——”马蹄翻飞,载着他追向太阳的所在。这时正是夕阳西下之时,漫天红光一泄而来,染了他一身一马。刹那间,马背上的冉闵,威仪天成,头顶万道金光,仿若帝王。

    (完结)

    历时近五个月,媚公卿正文终于完结了,全文共七十万字。

    从明天起,不时会有番外奉上,大伙想知道什么人的故事,可以在书评区提出。

    完结之时,还想求粉红票。呵呵,虽然媚公卿现在位于粉红票榜上第二,但随着正文结束,那排名下降是必然的。我能做的,也就是在最后的时刻,多向大伙榨几张票票来。说不定,到得月底时,还能保住粉红票上前十五,还能得到几百元粉红票奖呢。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