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冉闵的梦(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冉闵的梦(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冉闵的梦(2)

    他走到她面前,盯着睡眼惺忪,仓惶从岩石上爬下的陈容。盯着她那仓惶的表情,因相见的喜悦和渴望在消去,他低沉冷硬地问道:“不敢看我?”

    这个令得他魂梦都不曾安宁的fù人,突然1ù出一抹笑,她反问道:“陈微呢?将军前来,怎地不曾带上她?”

    “陈微?”

    冉闵简直觉得不可理喻,这个陈氏阿容,她这么在意陈微做什么?不过是个妾而已。

    他忍着不解,也忍着被毫无羞愧的陈氏阿容的羞辱,问道:“你为什么出家?”

    这么一个寻常之极的问话,她却是吃吃笑了起来。她笑得那么欢,眼神中带着嘲冷,带着愚nong。

    在他无法压抑自己暴怒的火焰时,陈容重重用衣袖拭着泪水,说道:“积了两世……终于舒服了。”

    他没有在意她这句话,他只是问道:“你笑什么?”他问这话时,郁火在xiong口燃烧。

    再一次,她答非所问,“我恨陈微。”

    她说,她与陈微,不可戴天他纳了陈微为妾,所以,她永远永远也不可能再与他有任何纠葛

    与上次一样,这一次,冉闵依然被陈容jī怒了,有那么片刻,他真想亲手扼死这个不知死活,不知感动的女人。

    最后,望着她施施然离去的背影,冉闵放声狂笑。这个女人令得他从洛阳赶到建康,这个女人,令得他堂堂大将军xiao意相求,这个女人,明明许了婚约的是他,她却为了那王七郎,在自己面前百般掩饰,百般维护。

    什么时候,他这么可笑了?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丢尽了颜面,尝尽了羞辱

    冉闵是一个人回去的。来到这道观时,他是带了陈微的。

    回到孙衍拔给他的院落,冉闵足足练了五个时辰的枪。他心中有一团火,一团无法泄,一团恨不得焚尽一切的怒火。

    一次又一次的汗如雨下中,他忘了时间流逝,忘了陈微回到房中,忘了时间已到深夜,进入凌晨。

    直到累极,他才无力地坐倒在台阶上,拄着枪休息一下。

    也许是太累了,他坐下不久,便再次沉入了梦乡。

    梦中,他在大婚。

    他一袭新郎袍服,对面坐着一个新娘袍服的女人,女人正含情脉脉,楚楚动人地瞅着他。

    这个女人与以往梦中出现时一样,面目模糊,他看不清切。只是从她的一举一动中,他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两人喝过jiao杯酒后,女人轻倚在他怀中,她搂着他的颈,娇柔地说道:“奴家有了今天,死也无撼了。”

    她含着泪望着他,那眼中尽是满足,尽是幸福。

    女人咬着net,含着笑泪,又说道:“夫主,阿容虽然狠毒了些,可她还是很可怜的。她父兄都不在了,夫主你又休了她,这让她无处可去啊。要不,你还是把她当一个妾吧,就放在我的院落里,这样我们两姐妹,也有个照顾?”

    她的声音软绵绵的,语气无比体贴温厚。是的,温厚,他依稀记得,这个新娶的妻子是个十分厚道的人。便是那陈氏阿容对她做尽了过份的事,她也从无一字恶语,还总是在自己面前为她宽解。

    现在也是,那样的恶fù,死了都是活该,她还在同情她。

    梦中的他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谈她做什么?睡吧。”

    这个睡字一出,面前的女人飞快地变得娇羞动人起来。饶是晕生双颊,她还是怯生生地站起来,给他宽衣解带。

    她的手刚放在他的腰带上,突然的,纱窗外红光大作,无数吵攘声中,一个仆人急急大叫道:“将军,不好了,夫人,不,那陈氏阿容纵火自残了。”

    自残?

    他大吃一惊,猛地转身朝外走去。刚走出一步,他新娶的娇妻急急追来,握着他的手。

    两人一起向那火光燃起的地方跑去。

    他看到了那在烈火中疯狂而笑的fù人。

    那是陈容,那就是陈容

    接下来的梦境,清楚无比,分明是他前面做过好几次的那场大火。

    猛然的,冉闵从那真实无比的梦境中惊醒过来。一睁开双眼,他便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便用衣袖拭了拭。

    此时,正是凌晨,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阵阵jī鸣声。

    刚拭了两把汗,冉闵的动作便僵住了。

    明明只是一场梦,可那梦中经历的一切,直到现在还是清清楚楚。

    他站了起来。

    呆站着,冉闵一动不动。

    那陈氏阿容被自己休了?自己曾经娶了她,却毫不留情的休了她?不顾她父兄无依,不顾她无路可去?

    她那般站在烈火中,那般流着泪痴望着自己,分明是他朝思暮想都渴望拥有的深情啊

    还有那个新娶的妻子,梦中的自己居然被她的话感动了。真是可笑,这天下间,哪有一个当惯妻子的人,愿意回过去做妾的?而且,还得与夺了她妻位的人朝夕相处?

    那新娶的妻子说这话,明明就是想把陈氏阿容放在身边,羞辱折磨于她。而自己,居然听不出?居然还以为她是厚道?

    自己怎么可能愚蠢至斯?

    不,这一切不会是真的

    他怎么可能娶了陈容,又不珍惜她?这样的女人,一旦爱上谁,必是全力以赴,在这荒yin的世间,他能遇到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会珍惜她?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

    摇了摇头,再也安静不下来的冉闵,提步朝外走去。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后,天空渐渐明亮起来。

    这时,他被一阵梵唱声惊动了。

    回过头,望着那个在晨雾中的光头,冉闵皱起了眉头,他早就听说过,近十几年,有一些远从天竺来的光头,宣传着他们信任的‘佛’,还别说,他们的经义,在短短的时间内,已博得不少人的关注。

    在冉闵看去时,那光头也现了他。

    他叫了一声,“阿弥佗佛,”问道:“施主可是有所思?”

    冉闵盯了他一眼,徐徐问道:“若是一人,梦中反复出现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场景,还十分bī真,那是怎么回事?”

    “阿弥佗佛,”和尚双手合什,道:“生有轮回,人有前世今生。施主看来是梦到了前世事了”

    梦到了前世事了

    梦到了前世事了

    ¥¥

    虽然正文完结了,还是想求粉红票。嘿嘿,说不定被大伙的粉红票砸得感动了,我这个月都是一天一章番外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