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冉闵的梦(3)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冉闵的梦(3)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冉闵的梦(3)

    冉闵一震,额头汗珠涔涔而下,刺痛了他的双眼,不由自主的,他想起他与陈容初见时,那‘妇’人对他表现出来的愤怒和恨。还有,他曾经把她掳上马,笑着反复问她,“我们可曾见过?”“小姑子,我可是得罪过你?”

    这两句已经淹没在他记忆中的话,不知怎么的,这时刻如晨钟暮鼓一阵,重重地敲打在他的心口

    还有,今天在西山道观时,她说了一句,“积了两世了”

    积了两世了

    简单的五个字,令得他眼前一黑

    冉闵剧震之下,向后猛然倒退一步。

    那光头同情地看着他,双手合什,念了一声,“阿弥佗佛”后,朗声诵道:“前世因,今世果,今世因,后世果。。。。。。。”

    在他的禅唱声中,冉闵转过身,跌跌撞撞地朝回走去。

    直到他走出好远,那“前世因,今世果”的禅唱还在耳边萦绕。

    这事太荒唐了,哪有什么前世今生的?他堂堂将军,平生杀人无数,难不成那些被杀之人,都是前世欠了他,今世送上‘门’来的?

    想到这里,冉闵仰头狂笑起来。

    他的笑声,惊动了里面的人,陈微急急跑出来,她扶着‘门’,怯怯地瞅着冉闵,秀丽的脸上全是担忧和关切。

    现在的她,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云髻‘玉’坠不坠,望向他的眼‘波’中,更是温柔无限。

    看到兀自大笑不休的冉闵,陈微咬着‘唇’,怯生生的,无比关切地唤道:“夫主,你,你怎么了?”

    几乎是她的叫声一出,冉闵的笑声便是戛然而止

    他侧过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阿微。

    他盯得太认真,那‘阴’烈的眼神极具威迫‘性’。陈微的脸白了白,强笑道:“夫主看我做甚?”

    盯着她不放的冉闵,突然开口了,“你可愿与陈氏阿容共‘侍’一夫?”

    啊?

    陈微张着小嘴,糊涂地看着他。

    冉闵不等她细思,便是命令道:“回答我”

    “愿意,自是愿意。”陈微急急地笑道:“夫主是大丈夫,若能娶得阿容为妻,妾愿如奴婢一般的‘侍’侯着夫主和主母。”她回答得很迅速,只是脸上的笑容有点勉强。

    冉闵也不停顿,马上问道:“若是你为妻,阿容为妾呢?”

    陈微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地盯着冉闵,不过在冉闵的威‘逼’之下,她哪有心情寻思什么?当下想也不想地说道:“那,那,阿微太是欢喜了。”她含着泪,哽咽出声,重复道:“阿微很欢喜。”说出最后五个字时,她有点恍惚,那总是文静怯弱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狰狞来。

    迅速的,她收起表情,含着泪期待的,渴望地望着冉闵。眼神中尽是巴巴地期待。

    刚一对上冉闵的脸,她便向后退出一步,小心翼翼地唤道:“夫主,你怎么啦?”

    冉闵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他的眼神很奇怪,仿佛她是陌生人一样,也仿佛他从来没有认清过她一样。他正认认真真地看着她。那可以刺穿人心的眼神,令得陈微没来由的大慌。

    可是,她刚才没有说错什么话啊?

    冉闵还在盯着她。

    他问这些话时,完全是下意识的。他下意识地感觉到,也许能从陈微的回答中,得到一个答案。

    于是,就在陈微说出“阿微很欢喜,”又‘露’出那抹狰狞时,他的眼前一晃。

    几乎是突然间,那原本出现在梦境中的,原本不存在的那个新嫁娘的脸,与眼前这张脸重合了

    真是荒谬,那光头一通胡话,自己居然相信了,还向陈微问出这样的话来。

    冉闵摇了摇头,冷着脸向里面走去。

    直到他跨入院落,陈微还靠在‘门’旁,一动不敢动。

    不知为什么,刚才冉闵看向她眼神的那种陌生和探究,让她的心跳得慌。

    这便是自己千方百计也要嫁的良人吗?

    自己本来是可以做他的妻的,可他的心被那无耻的贱人勾起了,他不愿意娶自己了,父亲说,忘了他吧。

    她怎么忘得了?渡河时相遇,只一眼她便爱慕他了。他是她平生看过的最俊美最有男子气魄的人。他一挥手,无数士卒凛然应诺,便是那些不可一世的士族,也得赖他保护。

    她爱慕他这么久,才不要这么放弃呢。

    陈琪跟她说,冉闵不愿意娶你为妻,你要跟他,就得做妾。做妾可是没保障的,说不定哪天主母就要了你的命。

    听到那话,陈微脸上怯生生的,恭敬地应着,心下却在冷笑。

    主母会要了她的命?

    谁是主母?陈容吗?她那种心思都挂在脸上,一言一行都直接的‘女’人,最狠辣又能怎么样?只需跟她说些软话,时不时地献些殷勤,她就算不喜欢也狠不下心来。

    不知为什么,陈微笃定,对付陈容,她有的把握。最重要的一条是,平时需要用软磨功夫,令得将军对她生厌。一旦出手,便要如毒蛇一样让她无法翻身。

    细细寻思了一阵后,她终于下定决心,她要自奔为妾。

    一切如她所愿,冉闵纳了她。而她的族妹陈容,却**于王弘。可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

    站在‘门’旁,她呆呆地望着院落中挥剑狂舞的冉闵。看着他,她的眼神中有着冷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回到建康吧。当她发现那么威风凛凛的冉闵,在建康却像一条狗一样东躲西藏着时,她的心变了。建康多好啊,建康的贵族们,熏着最浓的香,穿着最华丽的裳服。车骑雍容,谈笑风生,举手投足都是风流。

    相比起他们,眼前这个冉闵就粗鄙多了,简直就是个乡下来的贱民

    而且,他对自己一点也不好。自己好在也是陈氏的‘女’儿,若是为妾,若是肯用手段,便是嫁给司马氏的王也是可以的。想来那些谈吐风流,举止雍容的大贵族,一定不会像他这么粗暴,从不体谅自己。

    自进入建康城的第一天起,陈微便发现,自己悔了。

    以前的自己太不懂事了,看到一个冉闵便以为他是最好的。可事实上,这建康所有的贵族都比他优雅。

    她咬着‘唇’,想到那个王七郎。阿容长得那个样,他都愿意许她为贵妾呢。若是自己,怎么说都可以在王谢子弟中找到一个比王七郎还出‘色’的男人。自己虽然出身也不是很好,可自己懂男人啊,只要给机会,她一定可以让男人再也离不开她的。

    ##

    继续求粉红票。呵呵,看到书评区大伙的留言了,我都记下来了,你们想看的番外,会在以后一一写出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