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冉闵的梦(4)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冉闵的梦(4)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冉闵的梦(4)

    想是这样想,陈微咬着net,还是向院中走去。

    不管如何,她已是他的妾了,事实已铸成。她现在能做的,还是用最大的能力来讨好他,得到他的欢喜。除非,有什么变故生。

    陈微一动,冉闵也动了,他用力地抛开兵器,大声喝道:“准备热汤。”

    “是。”

    回答他的,不是婢女,而是陈微那含情讨媚的声音。可她的xiao意讨好,仍然没有让他回头望上哪怕一眼。

    热汤一会便准备好了,冉闵大步跨入浴殿,三两下便解去衣袍。

    望着他那腰细tuǐ长,完美无畴的阳刚躯体,陈微现自己那变得冷漠的心,又有点jī动了。

    她含羞带怯地向他走去。

    xiao手刚刚拿过mao巾,刚刚跨出一步,冉闵的喝声传来,“出去”

    他的声音很冷,是一种坚硬的冰冷。

    陈微一凛,她听得出那话中的杀气,那一点遐想转眼烟散,她连忙低头退出。

    夜有点凉,陈微在院落里转动着。今天不止是冉闵心情不好,她也是心情不好。今天见到了阿容,明明她都被bī得出了家,成了道姑了,为什么她还是那么光鲜yan丽,那么飞扬自在?

    她笑得那么得意,她还跟自己说,冉闵要娶她,便是她失了身,冉闵也愿意娶她为妻。

    刚刚想到这里,陈微那白净的脸上,肌rou便跳动起来。她咬牙切齿起来。

    对陈容的恨,她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那一次冉闵来到陈府,她们姐妹同时遇到他开始吧。也许,是家族有意把自己许给冉闵,冉闵却问起了阿容。

    她都想不清了,她只知道,她厌恶阿容,她恨不得让那个女人以最悲惨最残酷的方式死去

    那样一个sao媚低下的贱女人,怎么就让冉闵和王七郎都这样沉mí呢?她那样的女人,本来便应该什么都得不到。为什么她失了贞洁,冉闵还可以不在意?

    咬着牙,陈微又想道:气什么?便是她嫁给了冉闵,她也有的是法子对付她

    陈微不知胡思1uan想了多久,直到一个婢女过来,轻声问道:“将军他,怎地洗了这么久?”

    陈微一怔,她回过神来,转头看着沙漏,她惊叫一声,道:“有一个半时辰了?”

    她连忙转身,来到浴殿外,xiao心地叩击了一下,轻轻的,温柔如水地唤道:“夫主,夫主?”

    她连唤几声,都没有人回答,陈微轻轻把浴殿的门推开。

    这一看,她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将军睡着了,不行,这样会着风寒的。”一边说,她一边朝里面走去。

    冉闵睡得很沉,他的眉峰紧紧锁着,时不时的,那眉头还跳几下,脸上的神色,更是转换着痛苦,悲伤,无力,还有咬牙切齿的恼怒。

    陈微呆了呆,她轻轻唤道:“夫主?夫主?”

    刚唤到这里,睡梦中的冉闵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突然的,他大声唤道:“不,不要——”

    这简直是在吼叫,陈微吓了一跳,连忙退后几步。望着重新平静下来的冉闵,她诧异地想道:他梦见了什么?

    就在陈微寻思时,冉闵突然睁开了眼。

    他这眼睁得十分突然,陈微吓了一跳,不由向后又退出几步。

    不过,冉闵瞪着她的眼神有着茫然,隐隐的还有着悲伤。他空dong地望着她身后,低低说道:“前世因,今世果。那是前世吗?为何仿若是今世事?”

    他重重地闭上了双眼。

    陈微xiao心地走到他面前,低低唤道:“夫主?”

    冉闵震了一下。

    他慢慢抬头。

    以一种dong察的目光看着她,冉闵低声问道:“阿微,你家族是准备把你许给我的,可我却中意了阿容,你恨她吗?”

    陈微怯怯的,温柔的一笑,说道:“她是我妹妹啊,我怎么会恨她?”顿了顿,她低下头,柔弱可怜地说道:“只是有时思量起,会不免有点怨。可我不恨她,真的,我一点也不恨她。她很可怜的,我还有父兄,她连父兄都没有。”她急急说着,声音认真而诚挚,那眼神中的软弱和悲伤,却让人没来由地替她疼惜:看,她都被害成这个样子了,还一点也不恨。

    冉闵盯着她,慢慢一笑,他重新闭上双眼,喃喃说道:“我真是愚不可及”

    见他突然骂起自己来,陈微又呆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冉闵听了自己这样的话,不感动,反而骂起他自己来?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滴泪水,顺着冉闵的眼角流下。

    冉闵这人杀人无数,刚勇无双,这世上,谁曾想过他也会流泪?这一下,陈微呆若木jī了。她不敢置信的瞪着他,眨了好几次眼,才相信他是真地流泪了。

    冉闵闭着眼,声音沙哑,“陈氏是准备把你许我,可彼时婚约末定。阿容她狡黠,趁着我酒醉,用言辞jī得我改而娶她。刚刚新婚,我便奉军令外面。归来时,你拦着我的马,求我纳你。

    那半个月,你曲意奉迎,百般温柔,甚得我的欢心。你言辞里外,处处都是说阿容的好,可处处都在指她恶毒。恰好这时,我在府门口看到阿容对一个婢女甩了几鞭子……我在府中时,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在说阿容的不是,只有你处处维护她。可每一次你说过她的好后,我就更厌恶她了。同样是陈氏的女儿,她行事刚硬,你则行事xiao意,不管是婢女还是亲卫,都说你的好。那次我朝一个女人多看了一眼,你甚至千方百计地劝她给我做妾。”

    陈微莫名其妙地瞪着冉闵,听着他梦呓般的声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冉闵沉默了。

    直过了许久,他再睁开眼。

    静静地盯着陈微,冉闵的眼神空dong而苍凉,“为何直到此时,我才知道只有她是恋我入骨?除她之外,你也罢,别的女人也罢,不过是精于算计,不过是想从我的身上谋得利益罢了。”

    陈微听到这莫名其妙的指控,不由轻轻叫道:“夫主?”她的声音中掺杂了委屈和伤心。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