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王弘: 犹记当年初相见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王弘: 犹记当年初相见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王弘:犹记当年初相见

    初见陈容时,王弘在是平城陈府,听闻这里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女’郎,就舍得放弃家财,他当时便想着:看来是个爽利的‘女’中丈夫。

    这平城之地太小,他闲极无聊,便过来瞅上一瞅。

    他见到她的。

    在他的琴声中,这个小姑子步履悠闲,木履每一次响动,恰好敲打在他的琴声节律转折时,令得那琴声几次差点中断。

    这小姑子在显示她的才华。

    这点对王弘并不稀罕,让他诧异的只是,这个年仅十四五岁,本应稚嫩得很的小姑子,居然有着极妖娆极‘诱’人的成熟味道。这是很奇怪的事,这个小姑子身上,集中了少‘女’和**的美。

    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美人他见得多了。他想,这世间最不少的便是美人,何况,以他的身世地位而言,美得不够的‘女’人,甚至不敢出现在他眼前。

    接下来,这小姑子展现了她过人的聪慧,这种与她美‘艳’外表完全不同的聪慧,令得他也罢,满路的大丈夫也罢,都暗中点头不已。

    真正令他上心的,是那个晚上,那一曲凤求凰。

    席中,他听到了陈元有意把她许给南阳王的事。

    就在这时,院落中传来了一阵琴声和喧哗声。

    他走了出去。

    他见到了那一轮明月,和那明月下抚琴的美人。

    美人弹奏的,正是凤求凰

    她当着族人,无数丈夫的面,弹奏凤求凰

    她是为他弹奏的。在看到他走来时,她抬眸望来,那一瞬间,她的眼眸中闪动着羞涩,害怕,还有卑微和乞求。

    只是一眼,她便红着脸低下了头。

    她说,“琴是俗曲,人是俗人,只有拳拳心意。”这是假话,他听得出来,她在利用他这个绝顶聪慧的小姑子,肯定是知道了家族要把她送人的消息,借自己的势来脱身吧。

    可他刚这么想,这小姑子竟是说道:“千古以来,从来没有弹奏凤求凰者,是想做妾的”

    难不成,她还想当他的妻?

    这话一出,当下笑声四起。

    哄笑声中,喧嚣声中,他看到她低垂的美丽脸孔上,浮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看到她假装羞涩地朝他瞅了一眼,低头退去。

    他看到了她在众人的哄笑中,那孤独而腰背‘挺’直的身影。

    月明如水,‘春’风如绵,这美人儿,美‘艳’如斯,狡黠如斯

    可她把他当成什么人了?宽宏君子么?还是,一个正直善良,不识人间烟火的谪仙?

    他望着她那窈窕美好的身段,暗暗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说起来,他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小姑子了。

    一切如他所料,在他的等候中,小姑子忍耐不住来找他了。她坚持说,她喜欢他,可是她配不上他。她说了又说,只是想要他主动替她解围。

    利用自己摆脱了家族的安排,这一转眼,便想甩开他,便想再找一个好夫郎么?

    这可不行惹了他,‘激’起了他的兴趣,那这个游戏,便由不得她说终止就终止了。

    他望着月‘色’下,她那妖娆得让人心跳加快的身影,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搂着她,‘吻’了她

    这‘吻’太过香甜,令得他收手时有点狼狈。

    离去时,他想:看来,自己的身边要新添一个妾室了。

    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他用几个美人,从南阳王手中救出了她,

    。。。。。。

    他把她完全放在心上,并发誓再也不放手,是他身陷莫阳城,她赶来相救时。

    惯经沧桑的他,深深知道,这个世上,人心永远是凉薄的,谁也不会把谁真正的放在心上,更不用说为对方付出生命。

    至少,他从来不知道,世上有一个‘女’人,会为他甘冒生命之险

    他不敢相信,无法相信

    可她做到了

    明知必死,明知四面围城。晋人的丈夫,哪个听到胡人,不会胆战心惊?她倒好,居然自投罗网了。

    也许,她不完全是为了他,她还在意孙衍。

    但对他来说,这够了,足够了。他想,这个‘女’人,他就算死也不会放手了。他要把她收在身边,让她享受一世尊荣。

    以她卑微的身份,当妻自是绝不可能。不过当一个在他的庇护下的贵妾,过上与她之前完全不同的富贵体面的生活,那是必然的。

    只要他不死,他一定让她富贵一生

    可她拒绝了

    由王氏长辈出面,向她提出纳为贵妾一事,居然被她拒绝了

    听到这‘妇’人毫不犹豫的拒绝,王弘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他挥手打断族叔要说的话,笑了笑,想道:看来这‘妇’人还没有爱上我啊。真是失败,我都不准备放手的‘女’人,居然还没有爱上我。这可怎么行?

    机会很快就来了。那一次,她被人以自己的名义骗出城,一夜不归。

    他带着护卫们,半夜出了城。

    他要救到她。

    这还是其次,机会难得,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得到这个‘女’人的心。

    果然。

    她感动了。

    是啊,想来以她的身份,谁能为她做到半夜相救?天下间的‘妇’人,都会对救她的英雄感‘激’涕零。她也不会例外。

    不,像这种刚烈的,把自己保护得很好的小姑子,她最难拒绝的,便是别人的情义。别人有一份真心,她永远想以两分来还报。

    她爱上他了。

    他清楚地从她的泪眼中,看到了这个孤寂无依的小姑子,那如‘潮’水涌来,无法阻止的感动和爱意。

    他想,他得到她了

    这样固执的‘妇’人,一旦爱上必是难以忘怀的。从此后,她会用生命来爱他吧?

    这样想着时,静静地看着她,微笑时,王弘的心里,却平生第一次,生出一缕不自信:爱便是爱了,为什么发现自己爱上我,这个‘妇’人会表现得这般孤凄?这么美好纯粹的事,她为什么会流着泪?还说出要他从背后给她一剑的话。甚至还说出,只有这一刻,她才是圆满的,只要一出去,一切又会回复到以往。

    一个小姑子,怎么能在这么心动的时刻,表现得这般孤凄?冷静?

    他想,他有点‘弄’不懂得她了。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想起这一刻,他才发现,在通过计算,令得她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的同时,他也沦陷了。

    他的心,已‘乱’

    ##

    有不少读者问新书的事,新书会在月底开出,参加下个月的PK。呵呵,还是魏晋题材,只是书名还没有想好。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