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孩子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孩子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VIP卷  孩子

    这是南山,素来以风景幽丽,奇秀着称。

    难得一个‘春’和日丽的日子,十数个穿着华服的少年子弟,带着歌伎,姬妾和仆人们,浩浩‘荡’‘荡’地走下了马车。

    望着眼前幽深不知处的山林,一个白净秀丽的少年说道:“人与山俱静,好地方”

    他转向走在右侧的一个华服美少年,笑嘻嘻地说道:“苏竟,听说你执意来此,便是因此地有你的心上人?”

    苏竟温柔一笑,他仰望着那层层山林,低声说道:“心上人?”念到这里,他慢慢一笑,神‘色’颇为复杂。

    就在这时,一俊美少年低沉喝道:“走罢。”

    他显然是这些人的首领,一开口,众人马上安静下来,跟在他的后面,顺着山道向上爬去。

    一边爬山,少年们一边谈诗论道,倒也颇为风雅。偶尔有一句佳词出口,随行的歌伎们便举起箫笛,把它吹奏出来。悠扬的乐声在山林中飘‘荡’着。

    乐声悠然,笑声不绝时,一个少年高声‘淫’道:“举目湖山皆‘艳’‘色’。”他准备了个十足,却只‘淫’了这么一句诗。念出后,他昂着头,支吾半天,长叹一声,转头问道:“诸位,下句当是如何?”

    他这么一问,几个笑声同时传出。

    而这些笑声中,一个‘奶’声‘奶’气的笑声,显得格外刺耳。

    众少年一怔,齐刷刷侧过头去。只见左侧的山道中,于层层叠叠的树叶中,隐约走来一个骑马的身影。

    ‘淫’诗的少年双眼一瞪,喝道:“哪个小儿在此发笑?”

    喝声一落,一个‘奶’声‘奶’气的高唱声传来,“苍天不识英雄意,我辈蓬蒿自天真。”

    幼嫩的高唱声飘然而来时,一匹白马出现在众人眼前。

    本来,众少年对这个无端发笑的人很是不满,都带着些许怒意。此刻一看到这小儿,却是齐刷刷双眼大亮。那些歌伎姬妾们,更是低低的欢呼出声。要不是主人没动,她们只怕一哄而上了。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儿。这小儿皮肤白嫩,眼神明澈,轩眉水‘唇’,长得极美极可爱。

    最令人惊‘艳’的是,他有一双斜长凤眼,转盼之际‘波’光潋滟,颇具风流妖娆之态。

    这么小的孩子,竟已具有绝代妖娆的美‘色’。最难得的是,美到了极致也就罢了,偏偏这孩子一举一动,一顾一盼,都极其高贵从容,而且,任何人见了,这绝对不是一种‘女’‘性’的美,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性’别。

    竟然在这里遇到一个这么美丽的孩童。仿佛这满山葱绿,都因他的到来,惹上了几分瑰丽奇幻的‘色’彩。

    众人看得痴呆之际,那小儿不满地瞟了一个白眼过来。可他实在太可爱了,这白眼抛得众‘女’忍不住低笑起来。

    就在这时,那‘淫’诗的少年嘿嘿笑道:“原来是个小儿。你又不识诗,拿你大人的诗出来唬我算什么事?”

    那小儿昂起下巴,‘奶’声‘奶’气地说道:“谁说我不识诗?刚才那两句,本是我自己所作。”

    在一片惊呼声中,小儿却懊恼起来。他‘摸’了‘摸’自个儿的后脑壳,嘀咕道:“父亲说,需要张扬的厉害算不得厉害,我怎么又忘记谦虚了?”

    他的声音可不小,众人先是一怔,转眼哄堂大笑起来。

    苏竟一直在盯着这小儿,依稀中,他在这小儿的身上,看到了某个熟悉的影子。

    在众人的哄笑中,他上前一步,关切地望着孩子,温柔地说道:“这荒山野岭的,你一小儿怎地独自骑马到此?快回去吧,让你家大人担心了可不好。”顿了顿,他忍不住问道:“你母亲是谁?”

    孩子歪过头,水汪汪的凤眼滴溜溜转动着。他朝着苏竟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小牙,“恩,是应该回去了。我说了要等父亲归家的。”

    说罢,他也不回答苏竟的话,驾驾两声,策着马向来路返回。

    望着小人儿越去越远的身影,众‘妇’人这时才此起彼伏地低叫出声,“好美的小儿”“也不知是谁家的?”笑声中,只有苏竟怔怔地看着那小小的人影,好一会,他摇了摇头,自失地一笑。

    半个时辰后,一辆马车停了下来,几个护卫筹拥着马车中下来的王弘,从另一条山道向上走去。

    “郎君?”

    见到王弘突然止步,一护卫不解地开了口,同时,他顺着王弘的目光朝前面看去。

    这一瞟,护卫马上笑逐颜开,他欢喜地说道:“是小郎。”

    一边说,他一边控制不住脚步,朝着前方那小小的人影跑去。

    小人儿正蹲在树下,手里拿着一根树枝,煞有介事地捅来捅去。

    护卫蹲在他前面,细声细气地问道:“轩小郎在做什么呢?”

    小人儿抬头了。对上小人儿这双‘波’光潋滟的凤眼,那护卫不由笑得双眼都成一条线了,满满都是慈爱。

    小人儿却没有回话,他朝护卫身后的王弘看来。

    王弘见状,慢条斯理地走到孩子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淡淡说道:“怎地不回他话?”

    小人儿瞟了王弘一眼,脆生生地说道:“你急什么?”

    一句话噎住王弘后,他严肃地看向那护卫,‘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在想事。”

    这么小的人说自己在想事,那护卫有点忍俊不禁。他还在想笑,一侧的王弘已开口问道:“想什么?”

    小人儿扁着嘴回道:“不想说。”他瞪着王弘,眼圈有点红,“你又去玩了?”

    他粉嘟嘟的脸双颊鼓起,那瞪着王弘的眼中晶光闪动。王弘知道,这小子其实是在怪自己没有带他也去玩。可这小子从会说话起,便有话也只说半句。

    王弘忍着笑,他弯下腰来,一把把儿子搂在怀中。

    抱着儿子,王弘严肃地说道:“你是男子汉,这么点小事红什么眼睛?”

    小人儿白藕一样的手臂搂着他的颈,他板着一张白嫩的脸,‘奶’声‘奶’气地说道:“你一走便是半月,丢下我与母亲自个儿玩,我不开心。我问母亲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母亲说,你怪我长得不好,丢你的脸,可有此事?”

    小人儿问得煞有介事,只是他的话一落地,几个护卫齐刷刷地瞪向王弘。

    王弘一噎,半天没有吭声。

    小人儿看着他,大力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我对母亲说,绝无此事。父亲你是嫌众名士都说,我比父亲你长得好,比你少时更有才,你妒忌了,才不肯带我去的。”

    王弘说不出话了。倒是他的身后,众护卫都是忍俊不禁。

    王弘瞪着儿子,好一会哑然失笑道:“你这小儿。”小人儿这么板着脸,煞有介事的模样,实在可爱透了,他忍不住在小脸上亲了一下,解释道:“也是也不是。轩儿长得太招人,父亲既已归隐,便不想我儿引来太多人关注。”

    小人儿低着头想了想,大点其头,‘奶’声‘奶’气地说道:“是这个道理。母亲最笨了,她那么好看,总说自己长得不好。我比她还好看,她就说我也长得不好。母亲真不会说话。”

    王弘哈哈一笑,抱着他向前面走去,“是,你母亲最笨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