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番外 孩子(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番外 孩子(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番外孩子(2)

    正是nethua最好时,处处行人处处景。一字排开的大船上,处处衣香鬓影,莺声燕语。

    众船三前三后,如环星一样拱卫着中间那只最为华丽的船。

    “吱呀”一声舱门打开,两个俏丽的婢女,扶着一个面目掩饰在轻纱下的美人出了船。

    这美人面目不可见,可光是那一双yan光流转的眸,那tǐng直纤细,白细如yù的颈,便可看出她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看到这美人走出,一个长相秀丽高雅的少女缓步走来。她长长的裙套在河风中飘扬中,四个婢女连忙上前一步,轻轻提起那裙套。

    美人看到少女向她走来,微微躬身,含笑唤道:“阿块。”

    少女阿块笑了笑,朝着她上下打量一遍,轻声问道:“可有不适?”

    美人点了点头,她转过头,望着渐渐浮现在视野中的绵绵起伏的南山,呢喃说道:“是累。不过马上就要过去了。”

    少女阿块瞅着她的神色,嘴角一扬,轻笑道:“是啊,马上就到了。”她走到美人的身侧,与她一样地望着那南山,眉眼一弯,愉快地说道:“七叔在这鬼地方已呆了十二年了。十二年远离建康,不见繁华,他一定很高兴看到我们。”

    阿块盯向那美人,声音含笑中带上了戏谑,“谢宛,你是当真倾慕我七叔,还是想为你的十四姑出一口气,故意说喜欢他来着?”

    美人谢宛闻言,yan色流转的眸中透过一抹怒意。她瞅向阿块,缓声说道:“阿块,这玩笑不好笑。”

    这谢宛只是谢氏的远房分支,虽是嫡女,其身份比起陈郡谢氏的众女郎,那是低了一大截,更比眼前这个琅琊王氏的阿块低了一大截。可是她此次yù颈高昂,yan光流转的眼眸中怒意隐隐,整个人既高傲又优雅如仙,哪里看得出半分位卑?便是王块一怔之下,也连忙陪笑道:“好吧好啊,知道你是认真的。别生气。”

    见谢宛还有点不高兴,王块连忙转头盯着南山,道:“想我七叔何等风流人物?为了那个什么也没有的陈氏阿容,这一隐南山便是十二载……好在,他现在终于厌烦了那fù人。阿宛啊,你这一次要是让七叔动了心,我琅琊王氏必不会计较你的出身,立你为琅琊王七的正妻的。”

    她说得好听,谢宛羞涩的,yan光bī人的眼眸中,却闪过一抹讥嘲:琅琊王七连陈氏阿容都娶为正妻,自己的身份怎么说也比她高贵得多,当他一个续弦的妻室,那是合情合理

    想是这样想,谢宛还是轻声细语地说道:“阿块的意思,我明白的。”

    王块闻言,轻轻一笑。谢宛见她笑了,也是嫣然一笑。

    两女jiao谈际,舟船如箭般飞驰,这一转眼功夫,已靠了岸。

    马车迤逦驶出,转眼间,浩浩dangdang,足有二十辆马车的队伍便驶上了官道。

    来到南山时,正是夕阳西下时。

    一行人来到山脚下,马车已是行不通了。阿块仰着头,望着前方浓密的树林,抱怨道:“七叔也是的,隐就隐呗,非要像那些贱民一样,半山而居。”

    她一边抱怨,一边在婢女们地扶持下,顺着山道走去。

    一行上百人,这般倚着山道而行,倒也热闹。

    就在人声喧哗时,突然的,只听得“嘀——”地一声尖锐的脆响众护卫还来不及反应,一支寒光森森的长箭已稳稳地netbsp;紧接着,一个nai声nai气的尖喝声传来,“来者何人?且报上名来”

    喝声传出,众人怔愣间,只见眼前一hua,空中似有一物闪过,那度真是快极,众护卫急喝一声,齐齐netbsp;仿佛是看到众人的手忙脚1uan有点好笑,只听得空中传来一阵笑声。众人定神一看,只见前方十米处的树巅上,稳稳站着一个五六岁的xiao男孩。

    男孩一袭黑衣,右手扶着一根黑索,再一定神,众人才现,那黑索一直从百步开外的大树上延伸过来。

    原来,这孩子之所以身手如鬼如魅,却是用了悬索的缘故。

    在众人呆呆地看着那孩子时,几个女声同时传来,“好漂亮的孩子。”“当真琅琊似yù”“好生华美啊”

    这孩子明明一身黑衣,可他眉目如画,眼神清澈之极,整个人如yù雕琢而出,完美得仿佛从画中走出来仙童。

    越是定神看,众人便越是欢喜。就在他们放下防备,笑盈盈地望着那孩子时,只听得百步外的树顶上又一个nai声nai气的声音传来,“弟弟,这些是什么人?”

    这话一出,众人齐刷刷看去。转眼,又是一阵欢叫声传来。

    阿块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笑得双眼都弯了,她欢乐地叫道:“好漂亮的孩子,是双胎吧?”

    “必是双胎,一模一样呢。”

    “恩恩,是双胎。”

    那站在百步开外的树枝上的男孩,也着一袭黑裳,一样的眉目如画,如yù雕琢。与站在众人之前的男孩,赫然长得一模一样。

    王块笑着笑着,突然瞪大了眼,她盯着这两孩子,声音一提,清叫道:“你们可是王凌王夙?我是你们的十九姐姐,从建康来的。”

    喧嚣声大作。谢宛的声音有点颤抖,“这是七郎的孩子?”

    王块站在她旁边,听到了她语气中的不安。当下转头看去,盯了她一眼,王块淡淡说道:“是啊,他们是我七叔的嫡子。”

    虽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那个‘嫡’字,却隐含警告。它是在表明这两个孩子的身份,也是在表明琅琊王氏对这两孩子的重视。更是告诉谢宛,就算她真得了七叔的欢心,这两个孩子的地位也是牢不可破的,她不能枉想。

    谢宛垂眸轻道:“阿块多心了。”

    说罢,她再次细细地盯向那两个孩子。

    见到众人嘻笑着提步上前,十步处的孩子大叫一声,“站住通通给我站住”

    他喝叫时虽然中气十足,奈何人太xiao,大伙又知道了他的身份,当下都是一笑,然后继续提步向前。

    男孩大恼,他回过头急急叫道:“哥哥,快响箭叫大兄过来。”

    百步开外的男孩连忙应道:“大兄出外了。”

    “那怎办是好?”

    “杀一警百?”

    十步开外的男孩歪着xiao脑袋寻思了一会,大摇其头,叫道:“不行不行,父亲说了,敌多我寡,敌强我弱,敌狠我软时,这招不可用。”

    这一下,百步开外的孩子也不知如何是好了。他也歪着头寻思起来。

    这两个男孩,都站在树枝上,都长得如同粉yù,此次都一本正经地摆出这一模一样的寻思姿势,煞是可笑。

    忍不住,众女都格格笑出声来。

    王块忍着笑,她大声叫道:“阿凌阿夙,你们休得胡闹。我说了,我是你们的十九姐姐”

    她叫了一遍后,还跨出几步,抬着头看向两个孩子,表情很严肃认真。

    这一下,两孩子同时低头,向她看来。

    盯着王块,两孩子相互看了一眼后,又低下头朝众人细细看来。

    他们看得很认真,那歪着头皱着xiao眉头寻思的模样,认真得可爱。

    因此,人群中再次暴出一阵xiaoxiao的笑声。

    好一会,十步开外的男孩望着王块,nai声nai气地质问道:“你因何来此?”

    王块蹙起眉头,耐心地说道:“我是你们的姐姐,你们说话当恭敬些。”

    男孩似乎为她岔开话题颇为不满,他再次叫道:“你因何来此?”说出这五个字,他还挥了挥手中的xiao弓,威胁xìng的把箭搭上,做出射击的姿势。

    王块有点恼火了,她尖声叫道:“你们可是王凌王夙?”

    两孩子还没有回答,山坡的一侧xiao路上,传来一个少年清利的声音,“他们正是王凌王夙。”

    这声音一出,两男孩同时欢叫一声,“大兄来了”

    叫声中,只听得嗖嗖两道风声传来。只见两孩子同时吊上绳索,同时一用力,两具xiao身躯如箭一冲向对方撞去。

    眼看就要撞到时,两人一弹一跃,极其优美敏捷地从绳索上翻身跳下,准确地落到了一个少年左右,各自抱住了他一条大tuǐ。

    不过这时候,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呆若木jī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是何等敏捷漂亮。

    站在山坎上的少年,实是看不出年龄,仿佛只有十二岁不到,仿佛有了十四五岁。他身量修长,五官俊美到了极点,一双凤眼bo光流转,似含情,似含煞,偏他的气质又高贵到了极点。

    饶是王块这样的,大了他好几岁的适嫁女郎,一对上他那眼神,脸孔也是一红,不由自主的心跳加。

    三个美丽的孩子站在一起,众人只觉得眼前大亮,竟是光芒满眼。谢宛自视美貌,这一刻,也颇为自形惭秽。

    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地叫道:“大兄,你不是出外了吗?怎地在此刻回来?”“大兄,我拦不住他们。”“大兄,敌众我寡,该当如何?”

    少年伸手拍了拍两个弟弟的头,令得他们安静后,一双凤眼含着笑,慢悠悠地扫过王块,然后,扫向谢宛时,略顿了顿。

    把众人打量个遍后,少年一笑,清声说道:“诸位来得不巧,我父母外出了。”

    王块闻言,眉头一蹙刚想反击,那少年转头盯向她旁边的谢宛,似笑非笑地问道:“这位姐姐看我兄弟时,目光灼灼隐带煞狠,敢问何许人也?”他眉头微挑,凤眼微眯地续道:“莫非,你也是为了勾引我父,攀附荣华而来?”

    这两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而那谢宛,一张脸更是煞白如雪,面纱下,她的嘴net都颤抖得说不出话来了。

    ¥¥

    这阵子跑了几个城市,人实在累坏了。参加年会时,更是兴奋得四五点都没有睡,耽误了更新请大伙见谅。

    新文明天会开出,下月Pk,预约大伙的Pk票粉红票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