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孩子(3)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孩子(3)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孩子(3)

    让谢宛心中发寒的,倒不是这少年话中的那句‘勾引他父’而是他所说的‘这位姐姐看我兄弟时,目光灼灼隐带煞狠’,这指控太过狠毒,她不用回头,都可以感觉到,旁边王块等人看她的眼神中,带上了不喜和猜疑。

    想她区区一介旁支,走到今日与琅琊王氏嫡‘女’同起同落,不知经过了多少风雨,也不知明的暗地使用了多少‘阴’暗伎俩。她自信不管面对任何人,自己的眼神也罢,表情也罢,笑容也罢,都可以做到真诚无伪。这少年才见自己一面,怎么可能看到自己隐藏的心思?他那指控,分明是莫须有。

    可就算是莫须有,自己也是百口莫辩

    一时之间,谢宛气得脸‘色’煞白,却不知如何开口。

    山坡上的绝美少年,似笑非笑地瞟过谢宛,转向王块等人。他淡淡一挥手,道:“远来是客,十九姐,请”动作优雅高贵。

    这三个孩子,无论哪个都是人中龙凤,站在一起如珠‘玉’满宝,实让人眼‘花’缭‘乱’,很难让人不产生好感。王块欣喜地打量着他们,也无意去计较两童的无礼,笑眯眯地问道:“七叔可在?”

    少年雍容有礼地答道:“劳十九姐问,我父与我母已然外出,”他看了看日头,道:“已有二个时辰了,料来他们也应归来。”

    王块点着头,她加快脚步,笑眯眯地走到三兄弟身后,一边与他们同行,一边有意无意地问道:“你父母这是干嘛去了?”

    这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让少年有点恼羞,他蹙着眉,闭紧了嘴。倒是一侧的粉雕‘玉’琢的童子,也不知是叫王夙还是王凌地脆生生地回道:“父亲说,我们三个人人如粉如‘玉’,分明是母亲平素看多了水,看少了巍巍山峰所致。他们这是去看山,准备再生一个英武的弟弟。”

    他刚说到这里,少年瞪了他一眼,轻喝道:“闭嘴”

    童子被大兄喝骂,吓得小嘴一抿,死死地闭紧了‘唇’。

    王块初听之下,有点好笑,转眼她心中一惊,不由问道:“你父母想再生一个弟弟?”不是说他们不合吗?不是说,七叔已对那个出身卑微的妻室不满吗?

    童子水汪汪的大眼滴溜溜地转了转,朝着王块瞅了好一会,又看向自家大兄,却是双‘唇’紧闭,什么话也不敢说了。站在另一侧的童子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在王块看去时,他头一垂,做出一副极乖巧的模样。

    谢宛走在队伍中间,一直尖着耳朵倾听,听到这里,她的心比王块更不安。可惜她心里虽然着急,却不方便开口。

    走了几步,王块等人开始气喘吁吁,三个孩子却个个‘精’神奕奕,步履轻飘。望着他们,人群中传来一个婢‘女’的嘀咕声,“康健至此,哪有半分贵族慵懒之姿?琅琊王七也不过如此。”

    这时节,建康特别流行病态美。那种弱不胜风,走一步喘三步的弱质白皙少年少‘女’,很受时人追捧。所以这婢‘女’的话里话外,却是怪这三个孩子身体太好了。

    她的话虽然低而细,却轻巧地传入众人耳中。

    不过,没有人理会。那绝美的少年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后,头也不回。

    走不了一刻钟,众人已是气喘吁吁,王块等人更是坐上了护卫们早就准备好的山轿,让他们抬着前进。

    又走了大半个时辰后,众人的眼前,依然是郁郁葱葱的山林。一棵棵数人环抱在巨树冲天而起,浓密的树叶把阳光挡了个结实,也挡住了山风。使得林中有点闷热。

    不知不觉中,这些娇生惯养的客人们,开始汗如雨下,狼狈不堪。

    王块忍不住问道:“你们平素,真居在这山林中?”

    绝‘色’少年回过头来。他白净的肌肤哪有半点汗意?那狭长的凤眼一瞟一转,在令得众‘女’不由齐刷刷心跳加速时,少年扬起薄‘唇’,轻声笑道:“是啊。”他指着看不到尽头的树林深处,笑‘淫’‘淫’地说道:“我家在那里。父亲和母亲身体康健,每日都会带着我们顺着山道上下来回。快的时候走三四个时辰,慢时,都要走五个时辰。”

    他瞟向王块,“十九姐姐久居建康,到了这山林,百事不便,怕是难得习惯。”

    他说这话时,目光有意无意地瞟过谢宛,果不其然,在这个面纱都给汗湿,再无半点凌风美人芳仪的少‘女’脸上,看到了一丝怯意。

    少年冷笑一声,他嘴角噙笑,收回了目光。

    就在这时,前方的山林中,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那琴声极飘渺自在,随着山风,在若有若无间飘‘荡’。

    王块等人对琴技都是熟知的,一听这琴声,同时‘露’出一抹惊‘艳’之‘色’。王块刚想询问时,一阵瑟音飘‘荡’而来。琴声高昂,琴声低沉,琴声悠扬,瑟声清远。起落之间,这一琴一瑟,竟是配合得完美无畴,哪里还似人间之乐?

    直到一曲终了,谢宛才从怅然中清醒,她低叫道:“这琴,是七郎弹的么?他在与知己酬唱?当真风雅。”

    她直到这个时候,才找到开口而不被攻击的机会。

    这琴瑟之音,实在配合得太完美,演奏得太高绝。一时之间,众人的心中,不由想起了伯牙子期之会。想到那位于山林深处的高人知己,不管是谢宛还是王块,一时疲惫尽去,‘艳’羡向往之情悄然生出。

    可就在这时,一个童子脆生生地叫道:“才不是呢。奏琴的是我母亲,鼓瑟的是我父。”

    。。。。。。

    谢宛僵在当地。

    她的‘唇’抖动着。

    王块也给僵在当地,饶是这一路上,她听过再多的流言,这时刻,也只能吃吃地说道:“这,这是你父你母共奏而出的?”

    这样和谐美好的乐音,分明是两个相知已深,彼此的感情已超脱生死世俗之外的人才能演奏出的。这样的两人,怎么可能感情出现问题?

    若说,刚才童子的话让谢宛心中不安,这一下,她却是绝望了。她无神地看向王块,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

    这一次,她一个未婚‘女’郎,不管不顾地跟着王块前来求见人家长辈。不用想,她都明白自己回到建康后,会招来多少的质疑,多少的耻笑。

    若她本是陈郡谢氏的嫡‘女’,也许无人敢耻笑。可她身份也不过如此,从来规矩礼仪都是为没有身份的人所设,她,可如何是好?

    在谢宛的恍惚失落中,眼前一片开阔,只见树林环抱,山峰起伏间,一涨碧绿的湖水流淌其间。而那湖中有一叶轻舟,轻舟之上,一白衣青年和一红裳**并肩而起,他们正对着远方的云霞指指点点着,说了几句,两人回过头来相视一笑。那一笑是如此华美,便如漫天云霞倾泄其身,真真如姑‘射’仙人

    不知不觉中,王块低低的呢喃声传入谢宛的耳中,“原来是一对神仙眷属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