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煞风景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煞风景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VIP卷  煞风景

    王块等人,足足在山道上走了近一个时辰,才看到建于半山腰上的府第。

    这一个时辰,虽然不需要两个‘女’郎走路,可光是这林中的闷热,便使得她们汗流浃背。

    望着前方‘精’致的二层木质小楼,谢宛两‘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想道:都说隐士生活如何舒服,这哪里算是舒服了?也不知王弘那谪仙般的人,是不是也这样日日汗流浃背的上山下山?

    这楼外表看起来古仆,便那么依山崖而建,一颗巨大的,十人环抱的古树,便从那庭中穿瓦而过,颇为别致。

    一踏入,两‘女’便闹着要沐浴,而当她们浸泡在浴殿时,才发现那水竟然是天然的温池水,活水从石板底下汩汩流水,源源不绝。

    沐浴更衣后,‘女’郎们坐在建在巨树树丫的一个平台上,望着远处的山峰,吹着习习凉风,眺望着湖泊中悠然来去的船只,几乎是突然的,有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

    王块喝了一口建康才产的神仙浆,赞道:“真真是神仙所在。”

    谢宛也轻声说道:“是啊,若是晚间,天空明月相照,七郎着白裳抚琴而歌,那情景,当真醉杀人。”

    这里只有她们几个‘女’子在,她可以放纵自己对王弘的爱慕,一脸陶醉地想象那种种美景。

    一阵清越的笛声传来。

    这笛声飘‘荡’在林间,婉转低回,动听得很。

    “七郎回来了?”谢宛低低唤道,头一伸,顺声望去。

    王块等人也在顺声望去。

    笛声是从前方的树林中传来的。她们仔细一看才发现,穿着一袭浅蓝偏绿外袍的王轩,正站在高大的樟树树杈上。少年还没有长成的,颀长的身躯,正随着林风轻摆,那广袖博带,长长的墨发,在风中轻舞。

    这般看去,少年的侧面如山棱河岳,说不出的灵气‘逼’人,说不出的让人心动。

    一时之间,众人几乎觉得,眼前的树林都变得明亮起来。

    望着他,王块喃喃说道:“当真快活似神仙。”

    她转向谢宛,见她眉头微蹙,奇道:“你在想什么?”

    连她都给看呆了去,谢宛怎么这般冷静?还不高兴地蹙起了眉?

    谢宛一惊,她连忙道:“没什么。”见王块盯着自己不放,她低下头,轻叹道:“陈氏阿容,甚是有福。”

    她是不想承认的。

    便是来到山脚下时,她也以为,不过是个出身卑微,还得罪了皇室的‘艳’俗‘女’子,有什么了不起的?王七郎选择她,只是一时晕了头,他如果见到自己,一定会转而爱上自己。

    可是,她连王七郎的影子还没有看到,便见到了陈氏阿容与他生的三个儿子。

    这三个儿子,都很不同,很扎手。她几乎是警醒地发现,陈氏阿容虽然不值一提,可她会生儿子,她生的儿子,便是自己前进的最大阻力

    想到这里,她有点恼,真是在山野中养大的孩子,连父母的事也要管,还管得这么宽

    她相信,如果这些孩子是在琅琊王氏,或任何一个深宅大院中养大,他们必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也不会这么嚣张地阻挠父亲的喜好。

    就在谢宛思前想后是,几乎是突然的,前方山林间,传来一阵清啸声。

    那清啸声,绵延起伏,婉转时如低语,高亢时如军鼓,魂合在林风中,远远飘‘荡’开来。

    “是七郎,他回来了”

    谢宛刚刚惊醒地抬头,便听到一阵箫声传来。那低沉的箫声,在为清啸声伴奏。它起时如在云霄,落时如流水飞溅,实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实是动听到了极点。

    不知不觉中,王块等人听得呆了。

    谢宛轻哼一声,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只见前方的山道上,缓步走来两个人。

    那白袍飘然,仰头长啸的,自是王弘。

    可站在王弘身边,红裳似火,细腰不堪一握,红‘唇’,红裳,墨眸,白‘玉’箫,清‘艳’不可方物的**,赫然正是陈容。

    望着悠扬而来,妖娆得令人移不开眼的陈容,望着她那一袭火红的袍服,在夕阳下,在绿树重重掩映中,那般绝美的风姿,几乎是突然的,谢宛觉得有一样什么东西,在‘胸’口重重一击

    她晃了几晃,就在她极力稳住时,王块惊‘艳’的叫声从一侧传来,“她,竟然这么美。”

    王块呆呆嘀咕,“今日方知,七郎为何‘迷’恋她。”

    谢宛听到这里,冷笑道:“陈氏阿容自是美。这种妖娆的‘妇’人,古有妲已,褒姒,近有‘阴’丽华。这种‘女’人连皇帝都可以‘迷’‘惑’,自然姿‘色’不凡。”她重重一哼,“可惜,现在的人不喜欢这种‘女’人。”

    王块回道:“可我七叔喜欢。”

    一言吐出,谢宛脸‘色’一白。

    王块没有注意到好友的不喜,她还在呆呆地看着缓慢而来,妖娆得让人心中发痒的陈容,说道:“阿宛,你虽好,可比起她来还有不如。你是看着美,她是看着让人心痒。”

    她无法形容那种勾魂的妖冶,想了半天只说出心痒两字。

    谢宛想要反驳,一时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就在两人,一个白裳如仙,一个红裳如妖的这般并肩而来,把众人都倾倒了时。几乎是突然的,从他们的上方,同时传来两个稚童的尖叫,“让开”“快快让开。”

    尖叫声起得太突然,而且就在两人的头顶上一人高处传来。一惊之下,王弘的长啸声戛然而止,陈容的箫也落到了地上。他们同时抬头。

    那头才抬到一半,只见两道黑影如巨石一样直‘挺’‘挺’的从树顶上落下

    他们落下的方向,正是王弘和陈容的所在。

    他们落得极快,极快。

    王弘没有武技,只能睁大眼傻傻地看着两儿子落下,陈容可以闪开,可她不能闪。

    于是,只听得“扑通”两声巨响,两个小家伙已一前一后,重重地跌落下来。在撞得两人向前一倒,脸朝下仆落在地时,两个小家伙撅着屁股叠在了他们的背上

    王块和谢宛嗖地站起,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宛如神仙的两人,这般一脸一身泥地滚落在地,两人背上,还各压着一个童子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