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孩子(4)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孩子(4)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孩子(4)

    我想说,新书卿本风流现在呆在PK榜第六,是我很喜欢的位置,我不想动了,你们也不必投票了。

    本来,说到这里便应该可以了的。但是由于前几次PK,都是我一说这话,那PK票粉红票便嗖嗖地涨,一直涨得我‘玉’哭无泪。所以我今天再加一句,如果你们再投了票,把我顶到了第五,那就继续多扔几张,干脆到前三去。

    ##

    呆怔良久,王弘嗖地把叠在背上的小子掀翻,一手捞边,顺手把孩子下服一扯,“叭叭叭”地在他屁股上甩了几个巴掌。

    这巴掌声又清又脆,浑厚无比。

    压在陈容身上的另一个小子先是一呆,转眼他尖叫一声,从陈容的身上一弹而起,嗖地一声弹了出去,转眼不见踪影。

    几个巴掌挥出,王弘手中的小子的屁股是又青又红,他睁大泪汪汪的眼,羡慕地看着远逃的兄弟,嘴一咧,啕啕大哭起来。

    王弘冷冷说道:“你还有脸哭?”

    王夙一边‘抽’噎,一边手背擦着眼泪分辩道:“君子不患寡而患不公。”

    他是说,挨了打不要紧,可不能只打他一个。

    王弘冷笑道:“你们不一直是患难兄弟吗?这个时候倒攀咬起来了?”

    王夙红着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陈容,哽咽道:“父亲教训得是,是儿不聪明,儿应该抢阿凌的位置,摔在母亲身上的。”

    看着这小子粉嫩的脸上可怜的表情,听着他从善如流的辩解,陈容有点想笑。她连忙侧过头去,不看这小子。

    王弘重重一哼,喝道:“这一顿打,那魂小子也逃不过”

    王夙闻言,大眼眨了眨,那水汪汪的眼中一阵犹豫,显然是拿不定主意该幸灾乐祸,还是继续哭下去。

    王弘见他这模样,又是重重一哼,他胡‘乱’把孩子下服扯上,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真悔不该生出你们三个魂蛋小子”

    王夙迅速地回过头看向父亲,他泪痕俨然的脸上,大眼眨巴眨巴,‘奶’声‘奶’气地问道:“父亲,是你生的我们?”

    声音刚落,从树林后钻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粉嫩小脸,他扁着嘴脆生生地叫道:“别听父亲的,明明生我们的是母亲,他这是贪天之功”

    见王弘气得噎住,陈容在一侧连声说道:“生你们的是父亲和母亲两人。”

    她不想孩子再纠缠这个问题,便转向树后的小脑袋,招了招手,温柔地说道:“凌儿快过来领罚。”顿了顿,她慢吞吞地说道:“现在领罚,只是挨打。再过会你父不恼了,那可就。。。。。。。”

    不等她把话说完,树后的小子嗖地一声如兔子一般窜了过来。他跑到王弘面前,把自己下服一扯,撅着光屁股扶着树,‘奶’声‘奶’气地叫道:“凌儿冒犯父亲,前来领罚”

    他对上的,是王弘的冷笑。

    见到父亲似乎平静下来了,王凌大惊,他光着屁股转过身来,向前一扑抱着王弘的大‘腿’,脆生生地叫道:“父亲父亲,孩儿真错了。刚才孩儿见到父亲白衣甚洁,又笑得风‘骚’,便对阿夙说,摔父亲一个大马趴如何?”

    王弘听到这里,一口气朝上一冲,差点晕倒在地。他一咬牙,一手提过这浑小子,“叭叭叭”一连十掌下去,直是打得手也疼了,人也喘不过气来了,这才住手。

    松手把眼泪巴巴的小子一推,王弘牙齿磨得格格作响,最后却只是喘着粗气,急急走向府‘门’。

    这一下,两小子松了一口气,王夙率先跑到陈容面前,他抱着陈容的左侧大‘腿’,兴冲冲地叫道:“母亲母亲,你回来了,儿好想你。”

    王凌挨的打重些,他一拐一拐地走过来,仰起头看向陈容,他眼泪巴巴地伸出双手,‘抽’噎道:“凌儿痛,要抱。”

    陈容无力地摇了摇头,伸手把王凌抱了起来。

    便这样,她一条大‘腿’上拖一个,手里抱一个,艰难地向家里走去。

    一进房,王夙便脆生生地说道:“母亲,‘揉’屁屁。”

    陈容暗叹一声,一手一个,温柔‘揉’搓起来。

    她一边‘揉’,一边说道:“你们太顽劣了。”

    两小子被她按得直哼哼,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自顾自地‘交’谈起来,“大兄说,那‘女’的不喜欢我们。”

    “今晚去?”

    “好。怎么做?”

    另一个想了好久,摇头,‘奶’声‘奶’气地说道:“问大兄去。”

    他们自顾自地讨论,完全把陈容当成了隐形人。陈容又好气又好笑,却无意阻止。随着自己与王弘成亲日久,这两年来,以各种名目想要接过王弘的年轻‘女’子也多了起来。她自己是防不胜防,由这几个小子代为出头也好。

    一小家伙的声音刚落,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头也不回,两小子同时大叫,“大兄。”

    王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噎道:“大兄,父亲打我了,甚痛。”

    不等王轩回话,王夙从陈容胁下头一伸,好奇地问道:“大兄可有被父亲这般打过?”

    王凌顾不得哭,含着泪意哇哇争道:“肯定打过。父亲老说,大兄最是顽劣。”

    敢情王凌这小家伙向自己哭诉,不是诉苦,而是攀比来着?

    缓步走来的绝‘色’少年脸‘色’一青,他轻哼一声,走到陈容身侧。

    侧过身,斜斜倚在陈容身上,王轩白了两个弟弟一眼,向陈容说道:“母亲,父亲要我五日后下山。”

    他伸手环着陈容的颈项,脑袋枕在她的颈窝里,懒洋洋地说道:“十九姐带来的姑子目的不纯,我会‘逼’着她们与我一道下山。”

    这个大儿子,自生下来便对陈容万般贴心。在她身边时,从来不哭不闹,饿了,要拉撒了也只是哼哼几声。对王弘那就不一样了,至少‘尿’过他十次不止。害得王弘从来不敢在有客人的时候抱他。

    此刻,感觉到儿子对自己的不放心,陈容的嘴角一扬,温柔地笑道:“一切由轩儿做主。”

    王轩懒洋洋应了一声,几乎是突然的,他说道:“母亲,父亲只怕快要出山了。”

    出山?

    陈容大惊,她嗖地看向儿子,颤声道:“你怎么知道?”

    这样的日子很舒服,她过惯了,要换一个环境,要回到当年的地方,重新在鬼‘门’关徘徊,她害怕。

    王轩见到陈容紧张,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揉’搓起来,他认真地说道:“这几个月来求见父亲的名士多了起来。我还听他们‘交’谈时在说,胡人灭我之心不死,还有,琅琊王氏这几年声望不如从前。”

    说到这里,他轻轻安慰道:“不过,据儿想来,真要父亲下山,怕是一二年后。”

    陈容这才吁了一口气,高兴地说道:“还有那么久,那我不想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