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孩子(5)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孩子(5)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孩子(5)

    入夜了。

    这已是下半月,月亮要到下半夜才出来。此刻的山林中,只有这么一间府第,府中通明的灯火,成了点缀山林的一轮地下明月。

    坐在那平台上,谢宛和王块一直在等着月亮也来。她们想着,清风明月,山深林密,有美一人,白衣皎兮,琴声飘兮,那真真是人间至景。

    可惜,她们一直等啊等,那一轮明月怎么也不肯出来,而那个着白裳的美男,更是不曾与她们见过面,仿佛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家的府中来了客人。

    幸好,现在是‘春’天,林虽密,树虽巨,却无蚊蝇相扰。偶尔传来几声虎啸猿啼,看着不远处高大的护卫,还有身后灯火通明的华屋,也无畏惧了。

    王块看向谢宛,见她神‘色’郁郁,想了想,向她凑近少许,小声劝道:“阿宛,我七叔虽好,可那陈氏阿容真不是易处的。我看他们失和的传言定然有虚。”顿了顿,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还是放弃吧。”

    这一次谢宛随她来到此地,虽然是她主动的,自愿的。可王块一直没有阻止过,不过不阻止,她还是赞同的。现在人也到了,风声已放出了,她却劝谢宛打消主意,实在有点不地道。

    谢宛低着头,在温泉中沐浴更衣后,她着的便是一袭白裳,仔细看,这白裳虽是‘女’服,却与王弘的白裳样式颇为相似。

    。。。。。。这便是含蓄。她一个小姑子,不可能,也断不能去主动跟一个有‘妇’之夫说,我喜欢你,你休了你妻子娶了我吧。于是,她便着上与他相似的裳服,通过这裳服告诉他,自己对他是何等倾心。

    然后,她的地位摆在那,虽然比起琅琊王七远远不如,可比那陈氏阿容,总是高贵些吧?这样高贵的她,总不至于当一个不起眼的小妾吧?

    让她失望的是,王弘根本就没有来,她的这俏媚眼纯粹使给瞎子看了。更让她心烦意‘乱’的是,她清楚地知道,王块说的话很有道理。当此之时,她最好的选择是‘抽’身退步,便当这次真是来游山玩水。

    可倾慕数年,一夕尽弃,怎能甘心?

    垂着眸,谢宛的声音轻而自信,“他,不曾看清过我。”

    她相信,他如果看清了她的面容,见识了她的绝美,态度会有不同。

    王块闻言,暗叹一声,她想了想,还是叹道:“可七叔有那三个魂小子。”只说到这里,不管是她还是谢宛,都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这时,角落处伸出一个小脑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啊转的,望着谢宛和王块,他脆生生地叫道:“十九姐,你叫我们吗?”

    王块大惊,她骇然回头看去,张着嘴,差点脱口而出:我的声音这么小,你这小祖宗怎么可能听到的?

    在她们的强笑中,那孩子已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他装模作样的负手背后,昂着头,一边走,一边双眼骨碌碌地转动。

    走到王块的面前,孩子扇动着长长的睫‘毛’,一脸好奇和天真,“十九姐,你为什么叫我们是魂小子?你不喜欢我们吗?”

    “不,不是,当然不是。”王块连连陪笑。

    孩子却不理她了,他转过头看向谢宛。

    围着谢宛转了一圈,孩子仰起小脸,眨动着好奇的大眼,‘奶’声‘奶’气地说道:“这位姐姐,我刚才听你的婢‘女’说,你比我母亲漂亮,也比她高贵,她们为什么要拿你与我母亲比呢?”

    在谢宛有点僵硬的笑容中,孩子扁着嘴,大眼中迅速地浮出一圈水‘花’,他含着泪意地说道:“我不喜欢她们那样说话。”

    谢宛连忙说道:“她们是胡说的,小郎万勿在意。”

    就在她忙着解释的同时,孩子自顾自地含着泪说道:“我刚才问了我父亲呢。”

    啊?

    两‘女’相互看了一眼,谢宛的脸‘色’白得发晃,她小心的,紧张的,吞吞吐吐地问道:“你问了你父亲什么?”

    孩子眨巴眨巴着眼,一派天真地说道:“我问父亲,你的婢‘女’为什么要把你与我母亲相比?还老说我母亲不好?”

    在谢宛的脸‘色’白得变青时,孩子歪着头,咧着小嘴说道:“父亲说,总有一些世间愚‘妇’,不知自丑地出来蹦哒,那等人不理她就是了。”

    他说到这里,抬起头,好不天真地望着谢宛,问道:“这位姐姐,我父亲说的是不是你啊?他不喜欢你呢。”

    谢宛的身子晃了晃。

    见到好友撑不下去了,王块在一旁边忙喝道:“王夙,不对,王凌,休得无礼”

    孩子回头瞪了她一眼,大叫道:“我不是阿凌,你叫错了。”不等王块开口,他伸出手指指着王块的鼻子,尖叫道:“老家来了那么多人,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了。哼,我们都讨厌你”

    一句话说完,不等王块反应过来,他嘴一张,哇哇大哭着冲了出去。

    转眼,王夙的小身影便消失在黑暗中。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王块呆怔良久,突然低声说道:“阿宛,我们还是回去吧。最多呆三天,我就回去。”

    她回头看向谢宛,一脸不高兴地说道:“我是琅琊王氏的嫡‘女’,实是受不了稚子这么一喝”不止是这样,还是那王轩明里暗里的讥讽,还有她的七叔,不屑一顾的态度。

    她也是天之骄‘女’,何必受这闲气?

    谢宛白着脸,她低着头,咬着‘唇’一言不发,直过了许久,她才嘶哑地说道:“三天,三天内我见他一面。若依然如此,我们回去。”

    王块点头。

    话说王夙冲出不到三十步,便急急刹住。在他前方的黑暗处,另一个童子蹦了出来,问道:“如何?”

    王夙负着手装模作样地踱出两步,道:“一切如大兄所言。”

    才说到这里,他小脸一塌,失望地问道:“我们今晚还要不要装狼去吓她们?”

    王凌想了想,点头道:“要。”

    王夙歪着头,认真地说道:“休让父亲知晓。”

    堪堪说出这几字,一个清润中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什么事不让我知晓?”却是一袭白裳的王弘,踩着晚风,带着婢仆而来。

    他低下头,盯着两个孩子缩着脑袋鬼鬼崇崇的模样,眉头微蹙,挥手召来一仆问道:“两位小郎刚才去了哪里?”

    那仆人恭敬地回道:“去了两位娇客那里。”

    王弘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盯着两个缩着身子,努力把自己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小家伙,徐徐说道:“带上他们。”他缓步向平台方向走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