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逃之夭夭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逃之夭夭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逃之夭夭

    谢宛两nv在这里嘀咕埋怨,没有注意到被众人围拥中,马车中的王轩似是受了惊吓。他先是蹙眉,在越来越多,直如cháo水一般的人流中,嗖地坐下,呆呆地看着四周火热得近乎疯狂的眼神,吃吃地说道:“母亲不是说,我这长相建康的人不喜欢吗?”

    他的四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水果鲜huā像雨点一样的砸来中,这些东西中,还合着一些手帕汗巾儿什么的,再加上四面而来的人群,无数双伸来的手,王轩的脸孔终于更白了。

    游目四顾,除了火热痴mí的眼神还是火热的痴mí眼神,王轩咬着牙恨恨地骂道:“明知我那母亲是个笨的,还一直信她。我,我真是愚不可及”

    一颗,两颗汗水,顺着他白净的额头流下,哑着声,他向左侧紧紧护着,苦力挡着的护卫问道:“怎办是好?”

    那护卫诧异地回头看向王轩。

    他知道,自家这个xiǎo郎君是个多智的,他长得这么大,自己还真是第一次看到他有这紧张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向自己这种人问策。

    不知怎么的,对上xiǎo郎君两鬓沁出的密密麻麻的汗点,护卫有点想笑。他严肃地看着前方,安慰道:“郎君放心,大伙看烦了,肚子饿了便会散去。”

    王轩的脸一黑,他压抑着怒火,低声问道:“若是不曾散去呢?”

    护卫一本正经地回道:“那必是她们轮流用饭的缘故。”

    一句话吐出,这护卫直感到身上奇寒彻骨。他连忙向旁挤出一步,让自己离王轩远一些。

    王轩瞪了这护卫一眼,眼珠儿一转。

    突然间,他侧过头去,对着被人群挤得越来越开的谢宛唤道:“卿卿。”

    少年的声音不可谓不响。

    少年的语气不可谓不亲近。

    一时之间,尖叫的,呐喊着的少nv们,怔了怔,她们一个一个转过头,顺着王轩的目光看去。

    在谢宛的呆怔中,王轩笑眯了凤眼,他温柔而亲昵地唤道:“卿卿——此地人太多了,何时才可赶到你的家啊?”

    少年清亮温柔的叫唤声,终于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向了谢宛。

    嗖嗖嗖嗖,数百双目光同时盯来,数百道如箭一样的寒意,齐刷刷地刺向谢宛。

    谢宛张着嘴,她才用了好大一会功夫,才nòng清楚王轩口中的‘卿卿’叫的正是自己。

    她一明白,口里嗬嗬两声,还来不及发表任何言论,一阵隐隐的chōu泣声传来。

    那chōu泣声一起,好几个啜泣声伴随而来。哽咽中,一少nv尖声叫道:“檀郎如此年少,如血如yù的风姿平生仅见。。。。。。。岂能堪堪相遇,便有了心上人?这叫我等情何以堪?”

    她的声音一落,哗声大作,无数双目光愤怒的痛恨地瞪着谢宛。

    在谢宛脸sè开始发白,身子开始向后缩去时,突然的,王块的叫声从旁传来,“那xiǎo子跑了。”

    连叫二遍见没有人反应过来,王块终于明白自己的错误所在,当下,她声音转娇,尖着嗓子痛苦地叫道:“姑子们,那位如妖似月的俊美郎君跑了——”

    她拖得老长的声音,终于唤醒了众nv。她们齐刷刷转头,堪堪对上从马车中一跃而下,胡luàn摘下一个路人的斗笠戴在头上的绝sè少年。

    果然,他要跑了。

    这世间哪有这样的事。

    众nv又是伤心又是不甘,她们尖叫着,胡luàn地呼喝着。而等她们反应过来,身手利落的王轩已跑出了十几步。

    王轩那在山中练惯的身体,是十分敏捷的。他冲到哪里,对上一众瞪来的眼神,便是妩媚妖娆的一笑,有的警惕得快的,他就顺便搭一个媚眼过去。

    这样做的后果时,他冲到哪里,人群便呆到哪里。在众人愕愕,任由他横冲直撞中,王轩终于在无数的尖叫中冲到了城mén口。

    一冲到城mén口,两个守在城mén的xiǎo吏却是上前一步,他们远远便是朝王轩一揖,微笑的,极为有礼地说道:“自古相思债最难还,还请郎君留步,待众人欣赏完毕,自会放行。”

    另一个道:“郎君何必如此无情,非得这般来去匆匆?”

    在两人彬彬有礼的劝阻中,王轩急冲的脚步不减,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郁闷的叫道:“什么无情,什么相思债,你家郎君我只是想偷偷看看建康是个啥样,再被欣赏下去,我家老父要拎刀杀人了”

    他口里叫着嚷着,脚下却是飞快,直直冲到两个城mén吏身前,见他们不动。王轩撞了过去。

    砰地一声,两人被撞得向两侧飞去。

    当他们好不容易爬起时,却看到王轩已消失在城mén处。

    回过头,看着后面哭成一片的少nv们,两个城mén吏长叹一声,拱了拱手,道:“勿罪勿罪。也不知这是谁家儿郎,想来他父母知道他貌美易被看杀,早就养好了他的体魄,教会了他逃跑之术。我等竟是拦之不住。”

    在两个城mén吏急着劝解众nv时,王轩的驭夫和护卫们,连忙驾着车驱着马转过头朝着城mén外冲来。

    在他们的身后,是谢宛压抑着声音,隐含愤怒的指责,“王轩那xiǎo子是什么意思?他这样唤了我,叫我以后怎生才能清静?”

    没有人理会她的指责,众护卫一心只策着马,想赶去保护他家郎君。

    一出城mén,王轩便松了一口气。

    他一连冲出几百步后,回头看向那远远落在后面的人群,长长吁了一口气。

    伸手从怀中掏出手帕拭了把汗,王轩暗暗砸舌:真可怕,太可怕了

    当然,这个时候他脚步可不敢停下。幸运的是,建康的文弱为美,所有的人都没有他的体力。因此,当他跑出七百步时,后面的人已落得远远的,只有数辆马车赶了上来。

    这些马车中,有二辆便是他的。

    王轩一个箭步跳上马车,见到另外几辆马车的人向自己围来,似是想寒喧,连忙命令道:“快走。”

    “是。”

    马车加速,转眼便溅起一抹烟尘,逃之夭夭。

    终于完全摆脱了。

    王轩把拭湿了的手帕扔掉,皱起了眉头。

    一个中年护卫走上前来,他含笑看着王轩,说道:“轩xiǎo郎,这次怕是难跟你父亲jiāo待了。”

    王弘要儿子下山,只是让他在附近转转。可他倒好,因羡慕建康,直接跑来了,跑来也就罢了,还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王轩一听这话,额头冷汗又开始涔涔而下。他掏出一块新手帕拭着汗,咬牙说道:“只怪我母亲,从xiǎo她就一遍又一遍地跟我说,我长得不好,比她还不好。我这样子,建康的人根本不喜欢。。。。。。”他说到后面,牙关咬得格格作响,话都说不出来了。恨了一阵,王轩发现就算如此,自己总不能打母亲一阵,骂母亲几声吧?当下无jīng打采地低着头,半晌发不出声音来。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