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谢鹤亭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谢鹤亭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VIP卷  谢鹤亭

    算起来,这时王轩已经离家四个多月了,这四个月中,谢宛等人是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他却已把南山到建康这一路转了一个遍。

    眼下,建康是不敢去了,下山看看的目的也达到了,相信自己到得南山时,母亲已给自己生下一个英武的弟弟了。

    想着想着,王轩有点热切了,当下他大声道:“走,回家。”

    说到这里,他不忘朝四下瞪了几眼,命令道:“今日之事,不可跟我父亲提起”

    众护卫哄然应是。那中年护卫则忍着笑说道:“郎君耳目通天,小郎只怕瞒不了多久。”

    “瞒不了也得瞒。”王轩昂着头,抗抗有声地说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我母亲瞒骗所致。他要怪我,我就找母亲算帐去。”

    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可那越来越低的头,分明是心虚了。众护卫哄堂大笑,驾着马开始向回返去。

    还别说,虽然离家不过四月,可众人此刻想到可以归家,都开心起来。

    为了免得‘误伤’路人,这一次,王轩戴上了斗笠。

    走了半个月后,前面出现了一座“如”城,飘逸的行书雕刻在墙头,远远看去,众人都可以闻到里面的酒‘肉’香,脂粉味。

    众护卫大喜,吆喝连声。

    如城是个中等城池,因靠近建康,这里人流众多,车水马龙。一幢幢‘精’致的木屋,修建在河道两侧,舟行人过,举目处处都是广袍长袖,飘然来去的人影。

    兴冲冲地打量着四下经过的美貌‘女’郎们,一护卫凑近马车,朝着里面笑嘻嘻地说道:“小郎,此地水秀人美,你不下来走走么?”

    斗笠下,王轩冷冷的声音传来,“我看你是喝多了。”

    这话一出,又是一阵笑声传来。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了一阵躁动。

    街道中,路人纷纷朝前方跑去,脚步声中,还夹着‘女’郎们的欢叫声。

    众人好奇,当下拥着马车顺声走去。

    不一会,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队华服子弟,走在最前面的那几骑,不曾坐车,他们策着马,正在越来越多的人‘潮’中缓缓而来。

    走了最前面的那个,是个极为俊美的,‘腿’长腰‘挺’的青年。他虽是骑着马,却不着胡装,而是一袭广袖长袍,一动,风便吹着他的广袖飘然如蝶。

    望着那个策马而行,腰间不佩剑而佩笛,墨发披散有逍遥之姿的青年,王轩好奇地问道:“他是谁,端的好风姿。”

    那中年护卫笑道:“他叫谢鹤亭,当年与你父亲齐名。”

    与父亲齐名啊?

    王轩更好奇了。

    这时,谢鹤亭等人已来到了他们前方。望着安静地站在街道两旁欣赏美男,虽然尖叫跳跃,却不曾拿出‘利器’伤人窒人的‘女’郎们,王轩闷闷地说道:“不公平。”

    这话一出,又是一阵闷笑。

    这时,谢鹤亭等人已来到了面前。

    就在这时,他眼睛一转,瞟到了几个面熟的护卫,定神一瞅,谢鹤亭马上认出了那马车上藏在隐处的标志。

    当下,他策马过来。

    来到王轩的马车旁,他问道:“此是何人?”

    那中年护卫上前,他行了一礼,微笑道:“劳郎君问,这是我家轩小郎。”

    “轩小郎?是王弘的长子?”

    “是。”

    谢鹤亭低声说道:“一别经年,儿子都这么大了?”伸手掀开车帘,他望着斗笠下的王轩,皱眉道:“小小少年,怎地藏头‘露’尾,不敢直面见人?”

    这话一出,王轩恼了,他正要回嘴,那中年护卫连忙拦住。

    他朝着谢鹤亭一礼,微笑道:“谢家郎君有所不知,我家小郎唯有这般,方能自在行走。”

    任何一个晋人,都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谢鹤亭一怔,他望着王轩,怅然地问道:“似其母么?”

    中年护卫应道:“父母均似,更胜一筹。”

    原来如此。

    谢鹤亭笑了笑,低声说道:“有意思。”

    声音低喃,隐带惆怅。

    说完这话,他见到斗笠下,王轩那双凤眼斜睨向自己,不由晒道:“光看这眼,便知道这孩子有其母之妖。”

    他盯向王轩,微笑道:“轩小郎,你是琅琊王氏的嫡子,这般迟迟不归故里,可有思乡?”

    王轩抬头看向谢鹤亭,他实在不想这种对方居高临下,自己却只能躲躲闪闪说话的感觉。

    当下,王轩把斗笠摘下,顺手扔到了马车中。

    他的面容一‘露’,人群中的尖叫欢笑声,似是安静了些。

    谢鹤亭也给怔住了。

    他在听到那中年护卫说。这孩子比他的父母还要胜一筹的时候,是不信的。

    可现在,他信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也会对一个人看呆了去。

    回过神来,谢鹤亭赞道:“好风姿。”

    在一个容止比品德才能更重要的时代,谢鹤亭不得不赞叹,他又加上一句,“果然青出如蓝。王弘那厮,有后了。”

    这时的人相信,气达于内必形诸于外,容止佼佼不凡的人,必定也是才能卓异的人,所以谢鹤亭有了这样一句话。

    谢鹤亭是名动天下的名士,他这句话便是品鉴,因此一语吐出,那几个护卫朝他行了一礼,以示愧不敢当。

    望着这少年,谢鹤亭又问道:“你母亲可好?”

    “劳长者问,我母亲甚好。”

    谢鹤亭又问道:“建康如何?”

    一提到建康,王轩皱起了眉头,摇头道:“不好。”

    在谢鹤亭不解的眼神中,王轩苦笑道:“建康贵人多如狗,姑子猛如狼。”他刚说到这里,四周便传来几声可疑的忍笑声,这时,王轩闷闷的声音还在娓娓传来,“虽华服‘精’骑,人人仰望,却无真自由。”

    说到这里,他同情地看向谢鹤亭,小声问道:“君子日日居此,当真无忧?”

    谢鹤亭盯着王轩脸上的同情之‘色’,挑了挑眉。

    他凑近王轩,低声问道:“当真姑子猛如狼?”

    几乎是他的话音一落,便看到这少年的额头沁出几滴冷汗来。

    谢鹤亭再次挑了挑眉。

    学着王轩那样,同情地看着他,谢鹤亭薄‘唇’一扬,慢慢说道:“真可惜,你应该喜欢的。”

    几乎是话音一落,他嗖地一声‘抽’出腰间之笛,哗哗几下,在众护卫的愕然中,谢鹤亭笛走如剑,狠狠刺向马车左右的车帘。

    刹那时,帘布如碎叶纷落,刹那时,目瞪口呆的王轩,那如妖如月的绝美面容,清清楚楚地出现在路人眼前。

    谢鹤亭后退,远远的,他朝着王轩一拱手,薄‘唇’轻扬,笑声朗朗,“我这人平生最不喜欢被人同情,王轩小郎君,请好好品味品味如城的‘狼狈’。”

    几乎是他的声音一落,四周被美‘色’惊呆的人回过神来,她们尖叫着,疯狂着一哄而上,人如‘潮’水涌来,转眼间,把马车完完全全地给淹没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