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人的名儿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人的名儿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人的名儿

    最后三天,大伙的粉红票留着会‘浪’费,给了别人我妒忌,不如都扔给我的新书《卿本风流》吧。哈哈哈。

    ##

    酒菜已经布上。

    这里都是一人一几,每个人的酒‘肉’全部分开来食用。

    其实不用王轩吩咐,众护卫也会把酒‘肉’细细检查一遍。

    转眼,王轩自己的酒‘肉’也上来了。

    伸出筷子,顺手拿出一块烹得入口便溶的野猪‘肉’,王轩含入嘴里。

    几乎是‘肉’一入口,他便敏感地注意到,盯向自己的一道目光,亮了亮。

    慢条斯理地,王轩从怀中掏出手帕,把那块‘肉’吐出,优雅地扔到一侧。

    王轩的长相如此俊美,自然引得众人频频看来。此刻他的小动作,也清楚地映入众人的眼中。

    在一众愕然中,王轩懒洋洋地右手一伸,道:“拿下他”

    他指的,是缩在柜台后的掌柜

    一言吐出,掌柜的大惊,嗖嗖几下,两名护卫毫不犹豫地站起,大步走到掌柜的身边,一把拎起了他的衣襟。见他想要大叫,另一护卫顺口掏过一块桌布,塞在了掌柜的嘴里。

    王轩冷冷地说道:“一刻钟内,我要知道他受了何人指使”

    他连那鼎可能有问题的野猪‘肉’,提也不提,便直接定了那掌柜的罪。

    见他如此,酒楼中众人面面相觑之余,也‘露’出了一分不忍之‘色’。

    提着掌柜进入后面的护卫,很快便过来了。把那掌柜地朝王轩面前一摔,一护卫走过来,对王轩低声说了几句话。

    听着听着,王轩的脸‘色’一沉,愤怒的火焰在他的凤眼里流‘荡’。

    沉‘淫’一会,王轩手一挥,冷声说道:“上路吧。”

    众人虽然还饿着,可这食物明显有问题,自然也用不着继续进食了。随着王轩一挥手,包括王弘陈容都站了起来。

    走上马车时,王轩又命令道:“挂出家族标志。”

    众护卫一凛,马上应道:“是。”

    几乎是琅琊王氏的标志挂上的那一瞬间,四周的喧哗也罢,笑闹也罢,都是一止。无数围观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敬畏而仰慕。

    而人群后面,一少年扑通一声软倒在地,颤声道:“琅琊王氏的嫡脉?”

    两护卫连忙把那少年扶起,哑了一会,一个中年护卫低声道:“那着白裳的,便是琅琊王七,那美少年,是王七的大儿子。”

    这话一出,左左右右再无声息传来。

    许久许久,那少年嘶哑地说道:“他们不知道是大哥。。。。。。”刚说到这里,他想到落在琅琊王氏手中的那掌柜,便哑了声。

    嗖地一声,少年转向一个俊雅,风度翩翩的青年,对着脸‘色’苍白的他急急说道:“大兄,你跑吧。离开这里,到蓟城,到洛阳去他琅琊王七再了得,难不成还能把手伸到胡人境内?”

    听着听着,青年摇了摇头。这时,一中年人说道:“没用的。”

    中年人说道:“当年,我们的人不过是说了一句愿以万金购得光禄大夫,王七便把建康城的地下暗馆全部拔了,那一次暗馆损失了七成元气,至今未曾完全复原。”

    顿了顿,他说道:“当年的光禄大夫,还不曾嫁他,现在冒犯的却是他的长子。再则,不管是皇室还是琅琊王氏,都对王七这个嫡长子寄以厚望。便是他放手,琅琊王氏也不会放手。”

    中年人的话说不下去了。

    事实上,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了。

    他们齐刷刷地看向这青年人。

    这青年人,是他们的少主,他才略非凡,很让众人心服。

    在众人的目光中,青年人苍白着脸看着琅琊王氏远去的马车。他的眼中,闪动着炙热而痛苦的火焰,那俊雅的脸孔,全然都是绝望。

    好一会,他哑声说道:“我是真心倾慕。”

    一瞬不瞬地盯着那远去的马车,青年惨然一笑,喃喃道:“为什么他偏偏要是琅琊王氏?”

    呆立良久,他闭上双眼,道:“我今晚。。。。。。病逝你们替我陪罪,直到他满意为止。”

    说这话时,他右手的拳头握得死紧死紧,一遍又一遍地低念道:“王轩,王轩,王轩。。。。。。。”仿佛这般反复的‘淫’诵,便可以把那绝美的少年烙刻成永恒。

    马车出了如城。

    王轩驱着马车来到王弘身边,低声把事情说了一遍,道:“父亲,如此羞辱,儿一定要用鲜血清洗”

    王弘应了一声,他淡淡说道:“他们会来陪罪的。”

    他看向儿子,微笑道:“你把家族标志挂上,不就是等着他们前来吗?”

    王轩绝美的脸上带着一抹郁怒,他咬牙说道:“那厮,那厮明明是男的,他还。。。。。。父亲,这事太可恨了,我要扫了他们”

    王弘淡淡一笑,“这是你的事。”

    他拉下了车帘。

    马车中的陈容,望着儿子气呼呼远去的身影,恨声说道:“那地下暗馆太可恨,实在太可恨了”她看向王弘,问道:“便不能灭了吗?”

    王弘摇头,他低声说道:“当年太后被辱,尚不曾令得暗馆灭亡。你当年被他们相中,我以令牌为代价,也只是除了建康城里的。。。。。。阿容,当今世上,贵族们醉生梦死,那暗馆的背后,实是诸大世家和皇室。他们不灭,暗馆无法灭。”

    他握着陈容的手,道:“不过经此一事,轩儿的身份会以最快的速度在地下传播。以后的人要动他,就会思量思量了。”

    第二天傍晚,一批陌生人找到了他们,他们奉上一颗装在木盒中的头颅,还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后,王轩思量良久,还是放走了他们。

    不过,直到他们走了,琅琊王氏的人还在调查,在他们而言,是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对王轩动心思的人,是不是便是伏诛的人。事关家族尊严,谁也不会任由他人糊‘弄’。

    这一天,车队来到了建康城外。

    离城‘门’还有十数里,浩浩‘荡’‘荡’的迎接队伍便塞满了官道。

    望着远方的人影,一个四十来岁的大胖子凑了过来,笑道:“王公,七郎归来可是天大的喜事啊。听说轩小郎风姿高绝,不知婚否?”

    另一个白皙清秀的汉子走了过来,高声说道:“轩小郎在南山那地方,怎么可能定了婚,王公,我陈氏愿再亲上加亲。”

    这一侧,一个太监的声音尖细地传来,“你们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儿,太后和陛下既然把你们赏给王七郎,那么讨好他,博得他的欢心便是你们的任务。切记一点,如能成为琅琊王七的妾室,可以保你家人一世富贵。如果能为琅琊王氏生下一儿,可以保你家族三世富贵”

    在众美人明亮的眼眸中,那太监加重了语气,“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被他赶了出来,那红楼里千人枕万人尝的日子,便是你们的将来了。”他声音一提,“可有明白?”

    众‘女’娇声道:“明白的。”

    这太监说的失败的后果是可怕,可众‘女’并不以为然。刚从宫中出来的她们自是明白,不管论才还是论美貌,自己都是世间佼佼者。他琅琊王七除非不是男人,否则,他逃不过的。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