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保护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保护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VIP卷保护

    王轩一言吐出,见到谢鹤亭成功地被自己jī得木立当场,一张俊美的脸越来越青时,少年哈哈一乐。

    一边笑着,他一边朝着谢鹤亭大大眨了一眼,失望地说道:“开开玩笑罢了。谢郎久盛风流之名,不料是个无胆之辈。”

    说罢,他也不管众人信是不信,衣袖一甩,大模大样地跳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驶动,被惊呆了的众人这时才清醒过来。

    无数女郎挤向王轩的马车,她们尖着嗓子叫道:“xiao郎xiao郎,你刚才真是开玩笑的吧?”

    “xiao郎如此风采,若只恋于男色,我等何辜?”

    不过这些尖叫也罢,水果也罢,都无法砸到王轩了。琅琊王氏的护卫们已经上前,护送着他们的马车驶入府门。

    吱呀一声,多年不曾打开的铁门缓缓推开,王弘的马车被迎着入了府。

    这便是琅琊王氏。

    陈容只是打量了一眼,便瞟到不远处那紫红fen绿的一片鲜yan。那里,是琅琊王氏的女眷们了……在时人的眼中,她们是比皇后太后还要尊贵的存在,在陈容的心里,她们是堪比洪水猛兽的可怕之物。

    就在陈容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时,王轩握紧了母亲的手,道:“跟着我便是。”他看着母亲,认真地说道:“父亲是名士,儿也不稀罕这些人喜爱与否,母亲,你不必与她们打jiao道,跟着我便是。”

    在王轩安慰着陈容时,马车停了下来。嗖嗖,两道人影跳下了马车,冲到了陈容的马车前。

    看到两个童子像门神一样,一本正经地守在陈容马车两旁,一个气质出众,显得高贵而极有素养的**走了过来。

    这**是琅琊王氏中的出名的人物,虽是fù人,却有着不输于丈夫的文才智慧,是名躁一时的才女。

    **走到两童子旁边,她朝马车中的陈容不屑地瞟了一眼,向两童子好奇地笑道:“你们忤在这,当门神么?”

    两童子一本正经地摇着头。

    **好奇了,她问道:“那是为什么?”

    一童子脆生生地说道:“母亲胆xiao,我得保护她”

    另一童子马上打断,nai声nai气地说道:“不对,是你们目1ù不善,我们得未雨筹谋。”

    “什么叫未雨筹谋,这个叫一致对外”

    “错,为上将者,不厌其细,这招叫有备无患。”

    两童子脆生生的声音,又是好听又是肆无忌惮,直让人听得哭笑不得。那**呆了呆,她盯着两个粉雕yù琢的孩子一眼,看向马车中,被王轩紧紧握着手的陈容,突然叹息一声,道:“fù虽无才,却是有福。”

    陈容笑了笑,伸手抱过nai妈递来的女儿,没有回答。

    她走下了马车。

    看到陈容走下,贵fù们齐刷刷向她看来,至于那些天之娇女的琅琊王氏的女儿,更是瞪大了眼。

    陈容也看到了她们,她有点犹豫了,要不要听儿子的,不理她们,自顾自地走掉?

    这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明嘲暗讽,在以前她是经惯了的……可现在,数载安逸,早已磨去了她那咄咄bī人的,警惕的锋芒。她既是懒,也是不敢与这些人打jiao道了。

    就在陈容犹豫时,一个中年贵fù吩咐几句,当下,四个婢fù向陈容走来。

    虽是婢fù,这些fù人衣着华贵,举止自若,一点也不输给寻常的大家之fù。

    她们刚刚走到陈容面前,王轩从马车中跳了下来。

    他大步走上,牵着陈容的手,朝那些婢fù们说道:“我母亲不耐烦与人相处,就不需要你们招待了。”

    少年清脆的声音,绝美的容貌,令得四下一阵安静,令得那几个婢fù,也是张目结舌。

    这时,一个长辈走了过来,他皱着眉头对王轩说道:“堂堂琅琊王氏的嫡子,怎地心思用在这些fù人xiao道之上?放开你母亲的手,她自有人招待,你管好你自己便可。”

    王轩挑了挑眉。

    他不但不理会这长辈的指责,反而牵紧了母亲的手。凤眼一斜,少年绝美的脸上dang漾着一股杀气:“叔叔谬矣我的母亲,由不到他人轻鄙指点”

    令得那长辈一僵时,王轩被两个弟弟叽叽喳喳的声音吸引了去。

    却是两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王弘身边,只见他们各自牵着父亲一声衣角,半拖半扯地拉着父亲朝这方向赶来。

    这时刻,好一些目光都在盯着王弘,他的故友,他的宿识,都准备好了与他打招呼。

    可这两童子实在力气很大,他们一边拖着王弘的白裳,一边脆生生地嚷着,“父亲,母亲胆xiao,阿凌也胆xiao,你得陪着我们。”

    “胡说,我才不胆xiao”

    “笨,我是骗父亲的。”

    “……父亲,你惯喜抛开我们呼朋喝友,不过今天你得背着我们做。”

    “对对,现在父亲你应该陪着我们。”

    叽叽呱呱声中,频频rou搓着眉心的王弘被推到了陈容身侧。

    不等他开口,陈容已苦笑着说道:“我真表现得那么明显?你看大伙,都看着我。”

    王弘摇了摇头,低声道:“他们一入府便这般做来,只是为你造势……阿容,你平素与他们说了些什么?怎地他们防备那些fù人,便如防备虎狼?”

    陈容一怔,不由寻思起来。

    一家人一边说着话,还是在向前走去的,他们这是往族长所在的院落走去。

    望着三个儿子跟前跟后的身影,一阵嘘唏声不时传来,“三个如粉似yù的孩儿,硬被这媚俗之fù教成偏执短见之辈”

    “面见族长,跪见祖宗,那连姓氏都丢去了的fù人,怎配前往?”

    “罢了罢了,休说这些。七郎并无出山之意,休要bī得他们又回去了。”

    “呸都是那贱fù,令得大好男儿都成缩头之辈。”

    三个儿子对陈容近似偏执的保护,确实太扎眼,太不合乎时人的想象。虽然本朝重孝道。可那种孝,从来不会偏执到要管束父亲的行止。

    ……王七郎向来是个我行我素的人,可众人没有想到,连他三个儿子也是这样。这让那些想与他sī语,想探他口风,想要与他结亲的人,都netbsp;当然,这其中也是王七郎自己不在意。想来以他的xìng格,他若严加管教,若舍得斥喝几个儿子,他们也不会这般不知轻重。

    一时之间,那本原本不打算承认陈容身份的长辈,那些原本想着用各种手段,bī着陈容在某些地方做了妥协的贵fù,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