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就是妒忌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就是妒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就是妒忌

    王弘一家六口回到建康,不但三个儿子人人容止出众,而且那大儿子一下车便宣称,他与谢氏鹤亭关系暧昧的事,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建康城。

    与王弘一样,谢鹤亭也是极风流极独特的一个名士,一举一动,都备受时人关注。因为他外表实在出‘色’,才华实在出众,建康的少男少‘女’,把他奉为偶像者不知凡几。

    这样一个人,竟然甘为少年身下臣的事,以最快的速度疯传的时候,在如城时,谢鹤亭对绝‘色’少年王轩的赞许,这本来还只是流传在少数名士中的话,也被传扬开来。

    一时之间,谢鹤亭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门’。便是躲在家里,那些慕名而来的毁友们,也一个个笑得让他极为恼火。

    当然,恼火的不止是他。

    王轩一家人回到琅琊王氏,‘逼’得家族独自给了他们一个院落居处,‘逼’得家族不得不请陈容参加祭祖之礼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发现自己惨了。

    ……他已经‘艳’名外扬了。

    每一天,都有无数来求见的人,每一刻,从各个角落伸过来欣赏美男的人,都理直气壮得让他吐血。

    现在,王轩真切体会到了自自己出生以来,父亲便有的忧虑。

    自己的容貌,真是太过了。

    这一天,王轩在院落里踱来踱去,开始认真寻思着这个问题。

    ……

    这时刻,陈容正从族长那里出来。她是抱着‘女’儿去的。当然,在知道她怀中这个是‘女’儿后,又是一阵嗟叹声,隐约中,还有人说道:“这个陈氏阿容生的孩子虽是聪明,长相上总有点怪。”

    听到这个怪字,陈容瞪了那人一眼。现在出来良久,想起那话还有点悻悻然。

    刚刚来到院落外,陈容便看到,院‘门’口站了十几个美丽的宫‘女’,这些宫‘女’一个个经过‘精’心打扮,桃红柳绿地站在那里,煞是亮眼。

    见到陈容走来,一个**走出,微笑着朝那些宫‘女’说道:“你们的主母过来了。”

    在宫‘女’们娇滴滴地转过身来,一边打量陈容,一边向她行礼时,**向陈容解释道:“她们是宫中派来的。”朝着上边指了指,**叹道:“阿容见谅,族长也是没法。”

    与她想象中不同的是,陈容却似不在意,她理也不理会这些宫‘女’,抱着‘女’儿跨入院落。

    朝着空‘荡’的院落望了一眼,陈容问道:“轩小郎呢?”

    一护卫走出,道:“轩小郎似是想到了什么急事,已匆匆外出。”

    陈容点了点头,又问道:“夙儿凌儿呢?”

    “夫人莫非忘记了?两位小郎都去上族学了。”

    哦,看来这一次自己只能出面了。

    自己要出面,这让陈容还有点不习惯,不经意间,她已习惯了儿子们对她的百般维护,习惯了王弘事事帮她打量好。

    果然,这样的惰‘性’是不好的。

    陈容低叹一声,道:“这些宫中来的,都是太后和陛下派过来的。”

    听到陈容说到这里,十几个美丽的宫‘女’同时‘挺’直了腰背,有的微笑,朝的朝着陈容摆出谄媚的表情……事关主母对自己的分工,这可是大事,若能顺利分到王七郎身边,那岂不是梦想成真了?

    便是那个**,也点了点头。暗暗想道:特意挑这个时候带她们来,果然是对的。这个陈氏阿容,还没有任‘性’无礼到狂妄的地步

    陈容回过头来,她打量着‘花’枝招展,努力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众宫‘女’,微笑道:“可我是个善妒的,这么多美丽的小姑,可怎办是好?”

    在众‘女’呆若木‘激’中,陈容声音一提,断然命令道:“来人,按两位小郎所说的,把她们拉到洗衣服涮马车的地方去记着,如果让我看到她们中任何一个在七郎面前闲晃,休怪手下无情”

    一令吐出,四下寂静,只有几个护卫朗朗的声音传来,“是。”

    他们大步走来。

    眼看这些人想也不想便准备奉令行事,那**扭着腰肢急急走来,她盯着陈容,认真地提醒道:“陈氏这些人是太后派来的”

    她重点提到太后两字。

    陈容睁大眼看向她,点头清脆地说道:“我知道啊。”她的声音有点高,“咦,莫非你们不知道,我与太后曾经有过过节?”

    你一个小小的陈氏阿容,敢说与太后有着过节?若不是我琅琊王氏,若不是七郎挡着,你配么?你还能活着说出这句话么?

    **气乐了,她也提高声音,冷声说道:“太后赠送美人,实是一片心意。陈氏,你休要糊涂了”

    陈容火气一来,也冷冷地说道:“我的夫主,容不得别人染指,太后这心意,我可受之不起”

    “你”**一阵气结,她与众贵‘女’一样,实在无法喜欢陈容:凭什么她一个要相貌没相貌,要家世没家世,要‘性’格没‘性’格,只有一副狐媚样,原本应该是权贵们胯下玩物,流落风尘的‘女’子。竟然享受这世间最好的丈夫,生有这世间最孝顺的儿子?

    凭什么她有这个福气

    吸了一口气,**沉喝道:“陈氏阿容,你胆子太大了”

    胆子?

    我儿子护我,丈夫疼我,若我还畏畏缩缩任你们欺侮,那不是太愚蠢了么?

    暗中冷笑着,陈容冷冷说道:“我的胆子,不是今日大的”

    **吸了一口气,平心静气地说道:“陈氏这也是陛下的一片心意。”她威胁地瞪着陈容,喝道:“你不会连圣旨也想违抗吧?”

    圣旨?

    那荒唐皇帝的圣旨我以前就抗过多次了。

    陈容淡淡一笑,她提醒眼前这**,“陛下最是爱玩,他想是多年不见我,便派这些‘妇’人来给我添堵的。”

    说到这时,她转向那些护卫们重新命令道:“既然她们不愿意留下来,你们便把她们送归陛下。就跟陛下说:我瞅这些‘妇’人,个个眉骨带媚,与我少年时相似。记得陛下是喜欢这类的,何不全收下来玩一玩?”

    在一片瞪目结舌中,陈容笑道:“还愣着干嘛?去呀。”

    “是是,是。”在护卫们连声应是中,陈容得意洋洋地昂起一下巴,扭着小腰,娉娉婷婷,妖妖娆娆地走入院落。随着砰地一声院‘门’被带上,众‘女’这才惊醒过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