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谢鹤亭的警告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谢鹤亭的警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22学首发 () 本站第一时间为大家手动更新热门书籍以及最新排行榜的精彩章节,

    听到母亲满足的恩了一声,感觉到母亲又开始专心地打量四周的景色,王轩一时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

    他的母亲,也不知是不是以前操了太多心,还是个本来便是个简单的人。经常有什么事,他一开口表达意见,她便觉得儿已把事情接手过去,自己可以不操心了,便里说当然地把想了一半的事情放开来,甚至忘得一干二净。

    母亲这么一副有儿万事足的样,让王轩有时觉得,自己三兄弟小小年纪便开始背担,不是父亲的催促之功,而是被母亲给逼出来的。

    这辆没有家族标志的马车行走在街道上,不管是陈容还是王轩。都感觉到了一种轻松。

    走了一阵,王轩也开始游目四顾起来。

    当马车来到驶入南巷时,因巷道偏狭阴暗,前方石板断了一截,不由晃着停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一冲而来,转眼间,那身影施施然地跳到了马车上,安安稳稳在王轩身边落坐。

    突然有个陌生人这般冲来,王轩一冫禀,他手马鞭一指,下意识地喝道:“谁?”

    回答他的,是个低沉好听的声音,“自是小郎当街诉情之人。”

    说罢,一张俊美的脸回过头来,好整以暇地看向王轩,

    啊?

    这家伙赫然是谢鹤亭!

    王轩大惊,他倒吸了一口气,清脆的声音忍不住叫道:“你,您,怎么是你?”

    听到儿慌乱的声音,陈容掀开车帘。

    这一下,四目相对。

    认真地打量着陈容,谢鹤亭便在马车上朝她一揖,直视着她微笑道:“十数载不见,阿蓉可好?”

    “好的。”

    陈容讷讷答道。她望着眼前这个依然俊逸风流,依然飘然来去的俊美青年,好一会才道:“你呢,你可好?”

    谢鹤亭一直在打量着她,闻言他晒到:“不曾染病,不曾惹祸,安生至今,自是一切都好。”

    说到这里,他看向陈容的眼神于恍惚,添了些温柔,“比起往岁,阿蓉要美些了。”

    是么?

    天下任何女人,听到这句话都是欢喜的,陈容也不例外。她伸手扶上脸,嫣红一笑。

    转眼,她想起来了,当下盯着谢鹤亭问道:“郎君来此,不知?”

    谢鹤亭哈哈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慢的说道:“自是为了阿蓉的儿而来。”一边说,他一边伸手这么大赖赖地楼上王轩的腰,在令得少年脸色涨得通红后,他慢条斯理地转过头,含情脉脉地逼近他,温柔说道:“轩小郎的话,我寻思良久。越思,越觉得真真说了我的心。”

    他倾身向前,温热的呼吸喷在了王轩的脸上,含情的双眸,简直离他不过三寸。

    这般逼得王轩不停地向后仰,向后仰,差点细腰都要折断时,谢鹤亭好不多情,好不憨厚的说道:“难得小郎外出,不如,我们便这般在街走一走,也让世人见证你我这番情缘?”

    轰!

    王轩绝美的脸,一瞬间涨的紫红。

    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他重重一掌拍向谢鹤亭,尖叫道:“滚!”

    王轩的声音一起,谢鹤亭便应声飘飞,人在空,他清雅的笑声还在飘荡着。便这般纵声一跃,他稳稳地站在了马头上。

    站在马头,他衣当风,飘然若去。

    露出雪白的牙齿,谢鹤亭双眸微阴,笑得甚欢,“轩小郎可能不知道,我这人凡是他人不敢为不敢想为的,偏偏敢想敢为。而且,我这人有一大嗜好,喜当着天下人,行任**,成风流名。”

    说到这里,他温柔声如呢喃,“此次之前,你我平手。小郎可想好了,若是再有那般浪言出来,我便是不好男色,为了小郎,也非得逆逆自己的性不可。”

    说罢,他衣袖一振,如一只大鸟般飞出,转眼便翩跹而去,不见踪影。

    这小是来警告的。

    陈容反应过来,她马上转头看向儿。

    王轩一张脸,还涨的通红。良久良久,他伸手把斗笠按下,重新佝偻着背,驱着马车走出两步。

    一边走。一边还忍不住说道:“母亲,听闻与父亲齐名的共有三人,另外二人,也是这般难缠么?”

    他打了一个哆嗦,道:“这个姓谢的,与父亲一样不好对付。”

    咬着牙,他恨声道:“姓谢的说平了,那就平了。父亲常说,得能屈能伸,母亲,我就屈他这么一回!”

    陈容听到这里,连忙安慰道:“儿已在众人面前羞辱了他,此时放手,不算屈。”王轩并没有因母亲的安慰变得高兴,他闷闷地说道:“因人警告而不得不放手,还不算屈?”

    母俩一边交谈,一边驶出了南巷。

    到得这边,因靠近宫城,整个街道更热闹了,衣香鬓影,王轩也与陈容一样,好奇地四下张望着。

    走着走着,马车突然一顿。

    母同时低头看去。

    却是一辆马车直直地挡在了他们前方。

    王轩眉头蹙起时,一个白脸无须的青年跳了下来,他走近马车,朝着他们深深一揖,压低着尖嗓说道:“可是陈氏阿容,王轩小郎?陛下有请。”

    陛下?

    王轩蹙起了眉头,警惕地说道:“即是陛下相请,何不到府下旨?这般拦于路上,却是何意?”

    那青年太监闻言苦笑了一下,他看向陈容,道:“我家陛下知道光禄大夫回归建康,大喜过望,已连下数旨。奈何都被王七郎给截了。陛下思念光禄大夫,便让奴在这里拦着。”

    他朝着前方百步的酒家一指,神秘笑道:“陛下便在此处,还请光禄大夫移步。”

    说罢,他转向瞪大了眼的王轩,解释道:“陛下要奴跟小郎说,便是他曾经对你母亲有过什么想法,你母亲现在孩也生了四个了,而且你父亲心事太重,与他作对太累心,一点也不好玩。”说到这里,太监连忙补充道:“陛下的意思是要小郎放心,他就是见了故人,想聊聊天说说话,你万万不必担心你母亲的安危。”

    顿了顿,他说道:“当然,小郎是要一起去的。”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来22.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为了方便您阅读,请记住“22学”网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