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护短的王弘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护短的王弘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护短的王弘

    陈容来到马车旁,刚上去,一个人影便嗖地跳到了驭驾上。

    正是王轩。

    望着斗笠压得低低的儿子,陈容暗叹一声,想说他几句,终是没有开口。

    她这几个儿子,毕竟是王弘一手教出来的,那来自顶尖世家大族核心子弟的傲气和性格习惯,她没有资格,也不想插手。

    正如陛下所说的,他们不喜欢陛下那荒唐劲。

    有了这么一个插曲,陈容这马车已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当下王轩马鞭一甩,赶着马向琅琊王氏驶去。

    一来到陈容一家人居住的院落外时,一阵女子的叽叽喳喳声传入两人耳中。

    这时,一个女子唤道:“王七郎来了。”

    声音一落,院落中顿时变得安静了。

    脚步声响。

    不一会,陈容听到王弘清雅温和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

    安静中,那**的声音传来,“七兄,你怎么才来啊?都找你很久了。”

    这时,陈容的马车已驶入了树林,可以透过树叶丛看到院落中发生的一切。陈容朝儿子望了一眼,母子连心,王轩马上会意地停下了马车。

    院落里,那十几个宫女经过精心地打扮,一个个衣裳华艳,色彩灿烂仿佛是仙女降临。这些衣裳,一改之前陈容见过的那般统一,而是或修长或繁琐,颜色式样各一,用料极好,穿着也很合身,显然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精心准备,精心修饰的宫女们,一个个或美艳,可灵动,或丰腴,这种各色丰姿,再配上她们逼人的青春气息,仿佛人人都能与陈容媲美。

    果然是才女,果然出手不凡啊。

    陈容冷冷一笑。

    此刻,美人们都在含羞带怯地看着王弘,她们眼波流荡,目光迷离,显然对眼前这个俊雅脱尘的丈夫,已满意得痴迷了。

    那**说完那句话后,曼步走向王弘,朝着他见了一礼,**掩唇笑道:“七兄,她们是太后和陛下赏给你的美人。你看,中意否?”

    最后几字,拖得又软又长,带着一种亲近的戏谑。

    王弘终于抬头。

    他静静地看向这**。

    望着她,他淡淡说道:“阿容呢?这种事,你应该知会阿容。”

    陈容是后院主母,这种事,确实应该经过她。

    可是**就是不喜欢陈容那态度,才设计这场面的。

    见王弘一开口便提到妻子,看向众美人又是神色淡淡,**扁了扁嘴。她没有回答,只是笑嘻嘻地埋怨道:“七兄也真是的,堂堂丈夫,这种小事随手就处理了,干嘛还要问过他人?”

    声音中,依然带着亲近的戏谑。这是一种仿佛他们本是从小长大,一直亲密无间,所以才用这种轻松随意的口气说话着。

    王弘又是淡淡一笑。

    他徐徐说道:“你是谢氏阿应?”

    他的姿态飘然,含笑的俊脸上,有莹光流荡,仿佛本是九天之外的人。

    因他这份超然,**谢应都忽略了,他在自己用那般亲近的语气说话后,这么生疏地忆着自己名字,本身就是一种嘲讽。

    当下,**含笑道:“是啊,七兄好记忆,我就是阿应。”

    她转眸瞟向众美人,嘻嘻笑道:“桃艳梨白,各各不同,七兄,这些美人,你就生受了罢。”

    声音拖长,依然是亲昵的戏谑。

    王弘朝她瞟了一眼,慢慢一笑,他挥了挥袖,向左右问道:“夫人呢?”

    一仆上前应道:“夫人随小郎上街了。”

    王弘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把她们带下去,等夫人回来处置。”

    说罢,他转身便走。

    见他竟是毫不在意地就要离开,又亲眼听到他把她们交回了陈容,众宫女脸色大变,齐刷刷地变得哀怨起来。

    她们眼巴巴地看向**谢应。

    对于谢应来说,她与陈容并无仇恨,所争的,不过是一口不平之气而已。或者说,她就是看不惯陈容,就是觉得她不配,就是想给她添添堵。

    此刻,见到王弘毫不为所动,转身就要离开,谢应有点急了。她急急上前,拦着王弘便是一揖,戏谑中带着嘲弄地说道:“阿应曾经听过流言,说七兄当众许诺,此生只要陈氏阿容这个妇人。莫非,那竟是真的不成?”她斜眼看着王弘,有心激他,“不过收几个宫女,七兄也做不得主,依阿应看来,定是真的了。”

    虽是嘲弄,可她的声音娇娇脆脆,脸上的笑容可掬,倒也不让人生厌。

    王弘留下了脚步。

    他定定地盯上了谢应。

    朝她盯了几眼,回头朝着连忙献着媚的众宫女又望了一眼。王弘嘴角微扬,朝谢应微笑道:“阿容呛到你了?”

    什么?

    谢应没有想到,他一开口便说这个,不由一怔。

    转眼她的脸涨得通红,刚想说,她怎么配呢。话到嘴边想到眼前这美男子的身份,便笑道:“七兄这是什么话?你也小看阿应了。”

    声音娇脆中,终是忍不住叮了陈容一下:说他小看自己,那就是说,陈氏阿容还不值得她记恨了。

    王弘静静地看着谢应,慢慢的,他轻声说道:“你们谢氏的女儿,倒有几个相似的。”

    谢氏的女儿相似?

    谢应一怔间,还有点不明白时。王弘已经命令道:“带下去吧,便按两位小郎说的,令她们洗衣服涮马车。”

    众人呆怔间,一仆傻傻地应道:“可是,那里不要人了啊。”

    “不要人了?”王弘无所谓地说道:“那就送还给陛下吧。说起来,这些妇人长得都不错,够陛下赏赐几个臣子的了。”

    说罢,他衣袖一摆,便要起身。

    见他又要走,谢应急唤,“七兄。”

    她刚开口,王弘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来。

    回过头,这般静静地看着谢应,看着这个娇美的,才名远播的**,王弘淡淡说道:“虽做得出锦绣文章,人却是个观之生厌的蠢物。说真的,你这样的妇人,凭哪一点可以看不起阿容?”

    他的声音淡漠,姿态却高雅脱俗,这般优雅冷漠地把话说出,王弘不再朝她看上一眼,衣袖一甩,飘然远去。直过了许久,一个看热闹女郎的低叫声才引回众人的注意力,“天邪,他可是天下名士之首的琅琊王七啊。被王七这么一点评,阿应姐姐,你惨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