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又来这一招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又来这一招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又来这一招

    众女目送着陈容的马车离去,久久回不过神来。

    直过了良久,一个**看向众宫女,突然命令道:“你们暂且留下来。”

    众宫女本是绝望之际,听到这**的命令,同时抬起头来,目露惊喜之色。

    另一个女郎见状,好奇地凑过头来问道:“三姐姐,你留下她们这是?”

    那三姐姐摇了摇头,道:“我没多想,只是先留下她们再说。”

    几个女郎闻言点了点头。

    随着众女的指点和评价,陈容的所作所为,和王弘对谢应的那一番话,以最快的速度在琅琊王氏内部传遍。

    直过了两天,一个王氏归家娇女才有机会把这件事说出来,当面质问王弘。

    面对眼前那个气恼不已的晚辈,王弘眉头挑了挑,淡淡地说道:“她不该踢么?”

    “她自是不该踢”这个十七八岁的**,本是极有个性,又极重身份门第的。她比一般人还要厌恶像陈容这样的人呆在琅琊王氏,可与谢应不同的是,她自命清高,不屑也不愿意理会陈容这种骚媚的妇人。

    可现在,众人谈到这里来了,她是个性直的,觉得无法控制自己的不满,“狠辣心肠,骚媚面孔,实实与蛮夫同。”说到这里,这**站了起来,朝着王弘冷冷说道:“七兄,他人怕你,我可不惧。你这妇人她在琅琊王氏呆上一天,我便厌上一日。”

    说到这里,她鼻孔朝天,转身离去。

    她要走,王弘自不会拦着。懒懒地瞟了这妇人一眼,王弘没有心情理会。

    可那妇人才走了一步,一个极水灵可爱的童子从一侧塌后伸出头来,他墨黑的眼珠子转啊转,隐隐似有泪光。

    可怜兮兮地望着妇人,那童子带着鼻音脆生生地说道:“夫人不喜欢她,是因为她踢了那个宫女吗?”无错不跳字。

    童子似乎不解,他乌黑的大眼巴巴地瞅着妇人,很认真地问道:“夫人喜欢那位宫女姐姐,对不对?”

    童子脆生生的话,粉嘟嘟如画般的脸孔,都让人打心底疼惜。

    那妇人也是心中一软,可不过转眼,她便认出了,眼前这个童子,是王弘的儿子之一,也就是说,他是陈氏阿容那贱妇所生。

    想到这里,妇人哼了一声,也不回话,挥着衣袖转身离去。

    她这般二话不说便走了,童子似乎很失望,他嘟起了小嘴。

    这时,一个青年摸着他的头安慰道:“织娘性子向来耿直,小儿不要在意。”说到这里,青年自失笑道:“这孩子特可爱,我竟不由自主出言劝解了。”

    他这话,是说与王弘等人听的。

    众人一晒,还没有开口,只见那童子头一低,像只兔子一样飞快地蹿了出去,转眼不见踪影。青年清楚看到,离开时,童子圆溜溜的大眼中光芒闪动,一副调皮样,哪有半分伤心模样?

    青年摇了摇头,昂头灌下一杯酒,也不把这事怎么放在心上。

    这一边,那童子动作迅速地蹿到一侧角落,他刚停下,从旁边又冲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童子。

    两个小家伙凑到一块,朝四下望了一眼,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双眼同时骨溜溜转动起来。

    压低声音,一个童子说道:“阿夙,有个叫谢应的,还有一个叫王织儿的,她们看不起母亲,还欺负她。”

    他大眼扑闪着,大大一点头,狠狠地说道:“竟然趁我们不在就欺负母亲,这可不行。”

    另一个童子装模作样的负着双手踱出一步,脆脆地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王凌摇头,秀色的柳叶眉蹙成一团。

    王夙眼珠子转了几下,突然凑近兄弟,低语了一句。

    他这话一出,王凌双眼扑闪了几下,嘻嘻笑道:“这个容易,我刚才听说了,那些宫女都还留在府中呢。”

    他伸着白嫩的小手摸着自个的下巴,奶声奶气地说道:“大兄说过,有些人总是听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嘻嘻,我看这法子行。”

    “这法子当然你,”另一个小家伙摇头晃脑,得意地说道:“这下肯定热闹了。”

    两个小家伙交头接耳一阵,手牵着手,朝着院落走去。刚进院落,他们便召来了王弘专门派给他们的,四个身手极为不凡的护卫。

    ……

    这一天,注定是琅琊王氏热闹的一天。

    先是建康的大才女,琅琊王氏的媳妇谢应,被王弘王七郎讥为‘观之生厌的蠢物’,接着传出王七郎的贱民妻室陈氏阿容,暴打陛下赐给王弘的宫女之事。

    再接着,子夜时分,又传出几件奇事

    却是那个被陈氏阿容极力赶走的十几个宫女,全部被人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某人的塌上。

    这些人中,有才女谢应的夫君,有带夫回门的王织儿的夫婿。特别是谢应的夫君,他的塌上,挤了一塌的赤身宫女,数一数,赫然有五个,占了陛下所送宫女的一小半。

    至于王织儿的夫婿,裸身出身在他床上的,正是那个率先向陈容哭求,最为美貌的宫女。她八爪鱼一样地巴在王织儿的夫婿身上,额头上还有磕头太猛留下的青紫印痕。

    想这些妇人,因出身,因才情,个个都是要强的,自命不凡的,也是对丈夫纳妾养婢,管制得极为严格的。这幕一出,饶是她们苦苦压抑,那哭闹打骂声,还是冲破了琅琊王氏的天空。

    因涉及陛下和太后,这事惊动了琅琊王氏的族长和几位大名士。

    可惊动了又怎么样?这些宫女毕竟是太后和陛下亲赐的,又被人发现,她们是赤身出现在这些丈夫的塌上。说到底,她们名节已毁。想了又想,王氏族长决定,干脆顺水推舟,把这些妇人给了他们。大不了明天派人跟陛下和太后说道说道就是。

    事实上,宫女们人人美貌,这些男人虽然被妻子又是伤心又是愤恨地瞪着,可他们的心里,还是美着的。

    不过二刻钟,王氏族长带着众名士,便出了这些人的院落。

    他们一出来,便齐刷刷地看向王弘。

    见到这些人的目光,王弘不满的蹙起眉头。不等王弘开口,一个名士摇头道:“七郎啊七郎,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行起事来,还这般无所顾及呢?想当年,你把陛下赐给陈氏阿容的那些美少年脱光了弄到几位公主,还有那谢氏……”他哑了哑,“我曾以为,这种事你现在不会干了。真没有想到,一模一样的事,你今日又干了。”

    另一个名士也摇头笑道:“你小子这一招,实在太过浅陋。今晚塌上有美人的,他们的妻室都是平素喜欢指责你家妇人的。我说七郎,你不见成长啊。”

    这名士的声音一落,王氏族长皱眉道:“当年的事已时过境迁,年轻一辈的都不知情,就不要再提了。”

    说到这里,他也瞟向王弘,忍不住叹道:“这次的事,其实,也不算什么,便这样罢。”说是不算什么,可他的语气中,满满都是无奈和头痛。似乎,一过十几年,王弘还这般行事冲动稚嫩,实在让他失望。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浑然无视王弘变青的脸色,以及频频扶额的动作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