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再见陈琪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再见陈琪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护卫这话一出,四周有点安静……琅琊王氏这样的大家族,不会只派一个二个来迎接王弘,这样浩浩荡荡的人群,都被姑们给挡了淹了?

    王弘瞟了三个儿一眼,又有点想长叹,他又望向剑眉星目,冷漠俊美的女儿,突然想道:有些遗撼,终是一生难圆了。

    以前在南山时,他还有信心,还会想拖着妻去看看雄峻的山峰,可女儿出生后,他最后一口气,也给吞下去了。

    罢了罢了——

    面对着众人含嘲带笑的目光,戴着面具的王轩,倒是看不出羞惭与否。他只是拉下了两边的车帘,伸手从母亲的手接过妹妹。

    又过了一会,陈容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谄笑声传来,“我是阿容的姐姐,还请郎君通告一声。”

    姐姐?

    陈容疑惑间,一个护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夫人,有一妇人说是你姐姐,想要见你。”

    陈容恩了一声,她伸手掀开车帘,掉头看去。

    这一看,她对上一辆青布小马车,那马车车辕陈旧,一匹老妈正无精打采地呼哧着。

    马车里,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妇人正眼巴巴地看着她。见到陈容,那妇人连忙叫道:“阿容,阿容,是我啊,我是阿琪啊,是你的族姐陈氏陈琪啊。”

    族姐陈琪?

    陈容终于想起来了。

    只是大她的记忆,陈琪长相秀美,皮肤白皙,是个可人的女郎,便是她自己,也常以容貌为荣,经常对陈容艳丽的容貌冷嘲热讽。怎么十七年不见,只比她大一岁的陈琪,已变得这么瘦弱憔悴了?她肌肤苍黑,双眼无神,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的模样?

    陈琪显得十分激动,她一边催着车夫,一边急急地靠近陈容。凑近来,她胆怯地看了看守在两侧的高大威武的护卫,又转向陈容。

    对上陈容艳丽不减,丰姿尤胜当年的模样,她的眼神闪过一抹妒忌和恍惚。

    转眼,陈琪重新收拾了心神,她的马车这时也靠近了陈容。

    望着雍容得仿佛高高在上的她,陈琪陪着笑,讷讷说道:“早就知道阿容要来,我三天前就在这里侯着了。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要不是我早守在这里,都挤不进来。”

    这时,陈容淡淡的声音传来,“阿琪找我有事?”

    “我,我,我。”一连说了三个字字,陈琪于吞吞吐吐,又瞟向陈容的衣着,面容,还有那双依旧丰腴白嫩,一看就是从来没有沾过阳春水的双手。

    看着看着,妒忌再也无法控制的从她的眼流露出来。

    陈琪目光一眺,瞟向马车,高贵得仿佛谪仙的王弘,还有倚在陈容旁边,虽然戴着面具,那绝代的风华却无从掩去的王轩,还在陈容怀冷峻俊美的小男孩。

    不知为什么,她越是看,就越是胸口堵得紧。她不敢寻思,甚至,不敢再看,也忘记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

    回头看向陈容,陈琪的眼,明显的添了一些怨恨。

    陈琪这样的眼神,陈容昔年时,从陈微那里看得多了。

    她不喜欢这种眼神。

    嗖地一下,陈容干脆地拉下了车帘。

    见她拉下车帘,陈琪终于忘记了妒恨,记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她连忙唤道:“阿容,别。”咬着牙,她语气强硬了些,“阿容,族姐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

    陈容重新掀起车帘,她眉头微蹙,雍容的,不耐烦地看向陈琪。

    不知怎么的,陈琪一对上陈容的脸,便想到她昔年的身份,想到昔日在南阳时,她是怎么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唯唯诺诺的。

    当下,她的舌头再次一结。

    就在陈容眉头越蹙越深时,一个少女突然从陈琪旁边伸出头来,叫道:“母亲,由我来说吧。”

    这个一个长相白嫩秀气的少女,面目与陈琪很相似,只是比起当年的她,少了几分富贵气,多了一些因为无知和肤浅而形成的庸俗。

    少女看向陈容,目光在对上她的那一瞬间,闪过一抹惊艳和畏缩,转眼,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笑逐颜开,信心大增的模样。

    “姨母,我与母亲前来,是知道姨母来了,想求你帮帮手。”少女说到这里,又大声道:“那事对于姨母来说,很简单的。”

    一边说,她的目光一边有点不受控制地看向马车内。

    陈容不耐烦了,她把车帘拉下一点。

    见她这样,那少女一惊,她连忙说道:“姨母姨母,是这样的,有人欺负我们,你要替我们出头。”

    替她们出头?

    陈容有点好笑,也有点吃惊,她微笑着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陈琪伸手扯向少女,她才扯了一下,少女便猛然把手肘一抽,回头瞪了母亲一眼。

    然后,她转向陈容,谄笑的,清亮地说道:“姨母,欺负我们的人是我的父亲。我母亲本是他的原配,我是父亲的嫡女。可是几年前,父亲硬是娶了一个乡下来的贫妇做他的平妻,还把原本许配我的婚姻,也给了那贱女人的女儿。还有还有,我那父亲一家人,老是欺负我母亲,不但不给她饭吃,还让她做很多事。”

    她一边说,陈琪一边在旁不停地扯着她的衣袖。这时的陈琪,脸色越来越羞愤难当,特别是对上陈容时,那羞愤又添上了被人侮辱的恨。似乎,她的女儿把这样的事说给陈容听,而陈容还这么平静地听着,那就是对她最大的羞辱。这羞辱,是陈容给她的

    少女不耐烦地用肘连撞了母亲几下,她也不回头,只是看着陈容说道:“姨母,听母亲说,你原来很不让人喜欢……”她刚说到这里,陈容便感觉到,倚在自己肩膀上养神的王轩,双眼一睁,肌肉一紧。

    陈容连忙伸手抚了抚儿,然后转过头来,饶有兴趣地听着那少女继续说下去,“以前的事不说啦。姨母,你现在都过得这么好了,听说权势还大着呢。你给我找一门好亲事吧,也不要太强,便是王谢瘐陈几家的,能当权的庶就行。”她目光不受控制地看向王弘,忍不住补充道:“当然,要是这几家的嫡就更好……”

    少女昂起头又说道:“对了,你还要记得跟我父亲说,要他解除那个贱女人的婚约,你要命令他把那贱女人送给吴管事当小妾。那吴管事是谁你不要管,反正这样说没差啦。”

    少女滔滔不绝的说话声,四周的护卫似乎呆住了,便是后面马车的双胞胎,这时也瞪大眼看向她。

    ……以他们的地位,还真正不曾见过这样的人第一次见到,直是说不出是新鲜,还是好笑,还是厌恶。

    陈容也是有点呆怔。

    她对着一脸理所当然,语气甚至还带着命令,还颐指气使的少女,呆了呆后,终于向她身后的陈琪问道:“阿琪,”她似笑非笑,“你今天带着女儿前来,是想用什么身份,什么样的恩德来命令我帮助你们?”

    少女有点听不懂陈容的话,怔在那里。

    倒是陈琪,马上听明白了,她的脸一冷,刚瞪过来,对上陈容身后的王轩和王弘,气又虚了。

    她抿着唇,好一会才回道:“当年你到南阳,要不是我们收留,你哪有什么容身之地?”陈琪说到这里,不知怎么的触动了怨恨,她羞怒地说道:“要不是我们,你只怕会流落街头。那样的话,你也遇不到你现在的夫主,也没有办法得到陛下地看重。”

    说到这里,陈琪高高的昂起了头。

    其实,她前来时是想过的,要好好求求陈容。毕竟她已走投无路,毕竟她所识得的人,只有陈容的地位最高,只有她一句话就能帮助自己,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不知怎么的,真正见到陈容,对上她那熟悉的,仿佛没有改变的面容,她就无法控制心的妒恨,她就仿佛回到了当初,仿佛自己还是当年的那个陈琪,而她也只是当年的那个陈容。

    陈容笑了。

    她静静地看着这母女俩,慢慢的,她把车帘一拉,轻喝道:“丢出去”

    “是”

    嗖嗖嗖,几个护卫策马围上了母女俩。陈琪一惊间,忍不住尖叫道:“陈氏阿容,你敢如此绝情?”

    可惜,她这句话刚出口,一只铁臂便拎起了她,然后,把她朝路旁的田一甩

    “扑通”一声,陈琪给重重摔入了泥田,她的大叫声还没有落下,便啃了一嘴的泥。

    痛得几乎晕厥过去的陈琪,刚艰难地翻转过身来。只见眼前一阵黑影扑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得“扑通”一声,她女儿的尖叫声从她旁边的泥土响起。

    轻轻松松地扔出两人后,一个护卫抽出长剑,走到那马车前。只听得“卟”的一声,剑起血花四溅,转眼间,那老马的脑袋,已扑楞楞地滚落在地。

    砍了老马,几下把马车推翻到泥田间,队伍又浩浩荡荡地向前驶去。

    就在陈容把车帘拉下的那一瞬间,只听得一声嘶哑的,惊惶的哭声传来,“我的马啊,我的马车啊……唔唔唔,这是我背着你父亲偷出来的马车,他会打死我的,怎么办,怎么办?”【#学网】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