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鹰振翅 第五十八章 打乱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万历驾到雏鹰振翅 第五十八章 打乱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皇宫大内的召见进行的很顺利,皇太后的召见自然无数人喜气洋洋的来了。不少人还带着适龄的女儿进宫,毕竟皇宫里面还有一个黄金单身汉在。

    虽然皇帝今年才十岁,可是也不小了,在过个三四年,也该结婚了。

    酒宴举行到一半,武清伯府就把镜子拿了出来,而且还不是那个圆形的镜子,而是全身镜。一样的黄花梨木镜框,圆形的镜框雕刻的非常漂亮,一看就是能工巧匠的手笔。

    镜子出现的瞬间,自然是吸引了现场女人的目光,一天就名震京师。

    武清伯家的镜子店第二天就开张了,全身镜八百两银子,贵的让人牙疼。不过那黄花梨,那雕刻的功夫,对有钱人来说,也还算可以。

    至于更贵的定制雕刻,起步价一千两银子,根据雕刻的难度不同,价格也不一样。

    半身镜三百两银子,盘子大小的化妆镜百两银子一块,全都是上等的黄花梨镜框。

    当然,也有其他木的,甚至有金银镜框的,价格不一,但是销量全都好到爆。玻璃茶杯酒器也都跟着大卖,虽然没有最近镜子贵,但是这些东西走量啊!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在谈论玻璃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武清伯这次赚钱了,而是大赚特赚。

    朱翊钧随便的翻了翻面前的账册,然后就放到了一边,随着镜子的开卖,朱翊钧培养的那些小太监也有了作用。一部分人被派到了玻璃作坊,另外一部分则是派到了卖玻璃的店铺里面。

    账册是三德子送来的,他现在是颇有危机感,每时每刻都担心自己被黑了,各种抢着表现自己。

    “银子就放到皇庄那边去吧!”

    朱翊钧想了想,开口说道:“朕会让东厂派人去守着,外围还有禁军,想来也是很安全的。”

    自己上台之后准备做的事情很多,没钱一样都玩不转,指望张居正改革之后的那些钱,还是算了吧!即便是张居正改革之后的钱,朱翊钧也看不上,太少。

    钱先存着,朱翊钧相信以自己的手段,在张居正死之前,肯定能存下一大笔家当。

    比如这一次的玻璃产业,自己只出技术,作坊什么的全都是武清伯再弄,自己却能拿到五成的利润。朱翊钧相信以后会更多,毕竟这只是一个产业,自己还可以搞其他的产业啊!

    “是,皇上!”三德子点了点头:“奴婢一定办好。”

    朱翊钧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退下啊!”说完站起身子向后面走去,明天还要上早朝,朱翊钧准备早点睡,最近外面的可以说是暗流涌动啊!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和,可是张居正那边却放出了消息,准备对官吏进行考核。

    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怎么弄,不过也依旧人心惶惶,所有人都知道张居正要清理朝堂,现在看来到时候了。原本稳定了朝局就应该进行,谁想到先后出了谋刺案和冯保遇刺案,全都给耽搁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朱翊钧起床之后依旧有些睡眼惺忪,都说大明朝的皇帝不愿意上早朝,实在是太早了。

    朱翊钧此时也更佩服自己的老祖宗,也就是大明的开国皇帝朱元璋了。这位坚持上早朝上了一辈子,特别勤劳,后世子孙就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过这么早起,还真是考验人的毅力,也怪不得钱宰会做那样的诗了。四鼓咚咚起着衣,午门朝见尚嫌迟。何时得遂田园乐,睡到人间饭熟时。

    上了早朝,朱翊钧静静的坐着,基本上早朝就是走个形式。

    对于这样的早朝,朱翊钧是真的没兴趣,什么事情他说了也不算。现在大明朝的运行是这样的,奏折到了内阁之后,张居正负责票拟,然后送到司礼监盖印。

    自己老妈对张居正很信任,基本上他票拟的东西一字不改,直接交由张宏批红,也就是盖上玉玺。

    这样一份圣旨就形成了。

    基本上圣旨的内容就是张居正票拟的内容,早朝的事情听听也就是了。

    “皇上,臣户科给事中张彻弹劾黔国公沐朝弼!”朱翊钧还没回过神来,那边已经有人站出来了,事情还不小,直接弹劾黔国公沐朝弼。

    朱翊钧看看张彻,又看了看张居正,张师傅,咱们这个是不是玩的有点大?

    即便你想收拾一些官员立威,可是也不用直接对黔国公下手吧?云南沐家,基本上就是云南土皇帝一般的存在,他又不在京城,你和他较劲做什么。

    张居正见朱翊钧看自己,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面却恼怒异常,这张彻想做什么?

    无缘无故的,张居正才不会去招惹黔国公,一旦真那么做了,那事情就麻烦了。勋贵虽然不怎么掌权,但是十分的不好惹啊!尤其是地方勋贵,绝对的树大根深。

    黔国公就更是如此了,云南人马基本上都在他的手里面,动他麻烦不小啊!

    “臣弹劾黔国公事母嫂不如礼,夺兄田宅,匿罪人蒋旭等,用调兵火符遣人诇京师。”张彻不管别人怎么看,跪在地上,双手托着奏折,大声的说道。

    朱翊钧听得皱眉头,事母嫂不如礼,这一条可不是乱揍的,这是不孝。

    藏匿罪人,用调兵火符遣人诇京师,这是有图谋不轨之心,这罪名可就大了。不忠不孝,朱翊钧听的直皱眉头,虽然御史一项都是乱放炮,可是这一次听着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毕竟这奏折听起来都是有其事,可以查的,如果是假的,那就是栽赃污蔑了。

    不过想到风闻奏事,朱翊钧就皱眉头,这个制度必须要改,要设立一个纪检部门。不能光你听说就行了,省的他们成天放嘴炮,说了不用负责任,还不整体胡说八道。

    “诸位爱卿觉得张爱卿所奏如何?”朱翊钧目光在大殿上面扫过,开口问道。

    大臣们互相看了看,没人说话,其实关于黔国公的事情,重臣多少都知道一些。这几年弹劾他的奏折可不少,可是大部分都压下去了。谁也没想到张彻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上奏。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万历驾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万历驾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万历驾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