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时宰相 第八章 要不让海瑞来? (首订1900加更)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万历驾到救时宰相 第八章 要不让海瑞来? (首订1900加更)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在赵守之后,又有不少大臣站了出来,说的基本上和赵守差不多,也是言之无物,不过大体意思是明白了,不能对盐政大动干戈,这个是不对的。

    朱翊钧归纳了一下理由,基本上就是怕盐政乱了,天下就乱了。

    这里面多少是真心实意考虑这件事情的,多少是为盐商张目的,这个朱翊钧一点都不清楚。朱翊钧也不在乎,是不是和盐商有牵连,查一下就知道了。

    “诸位爱卿说的有道理,的确不易大动干戈,不如就让东厂和锦衣卫查一查吧!”朱翊钧点了点头,一副“你们说的有道理,就按照你们说的办”的样子。

    大臣的脸色可就不太好了,让东厂和锦衣卫查?那还不给你查出一个大窟窿来啊!

    查盐案,本身就是油水丰厚,锦衣卫和东厂要是去了,那还不得查一个天翻地覆啊!

    “陛下,臣以为此时应由刑部和吏部来查!”刑部侍郎钱怀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事情牵扯到了不少官吏,由刑部和吏部更为恰当。”

    钱怀的话音刚落,顿时又有不少人站出来赞同钱怀的话,说起来就是一个意思,不能让东厂和锦衣卫插手。

    朱翊钧目光从大臣们的脸上扫过,这种情况他早就预料到了,脸上倒是没什么表现。这个时候也不能用皇命强压下去,你压下去,他们肯定不会卖力气给你办事的。

    “不如这样,由吏部、户部、刑部,以及东厂锦衣卫抽调人手,一起去查。”朱翊钧想了想说道:“御使曹一夔既然参奏了这件事情,不如就以他为主导的去查吧!”

    大臣们一愣,这么多人去查?还有人想说话,可是看到朱翊钧的脸色,便没在开口。

    显然皇上是想让东厂和锦衣卫去查的,现在既然得到了这样的条件,那就没必要非逼着皇上答应你的条件。如果真的那么做了,肯定会激怒皇上。

    激怒皇上的后果肯定不会好,基本上皇上会让东厂和锦衣卫去查了。

    聪明的官吏都明白,与皇上争可以,但是必须维持在一个尺度内,争而不破,这是最好的了。是要破裂了,吃亏的肯定是大臣,除了那些头铁想出名的,没人会这么干。

    “陛下,臣以为曹一夔只是御使,查这个案子怕是官职有些低,难以施为啊!”

    吏部侍郎余有丁站了出来,作为新任的内阁大学士,他当然知道自己需要表现,现在他觉得这个是一个好机会,便直接站了出来:“臣以为朝廷当派遣重臣查此案。”

    朱翊钧玩味的看着余有丁,果然发现有不少大臣已经颇为不满的看着了他。

    这些人里面有的是因为余有丁这是再掀波澜,有的是因为余有丁把这件事情给拉高了。原本没什么大人物参与,事情也未见得会如何,可是拉一个重臣进来,那就不好说了。

    朱翊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余爱卿说的有道理,那余爱卿以为何人合适啊?不如就海瑞吧!”

    听到海瑞的名字,顿时更多人瞪向了余有丁,还搞事吧?真把海瑞搬出来怎么办?

    余有丁的冷汗差点没下来,用海瑞?真要用了海瑞就完蛋了。海瑞去查盐,那肯定是搞得鸡飞狗跳,自己肯定会被人大骂,心里面顿时有些后悔了。

    余有丁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被皇上看穿了,还是单纯的是一个巧合,可是余有丁在心里面告诫自己,这种事情以后一定要少干,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陛下,海瑞年纪不小了,让他劳苦奔波查案,臣觉得不妥。”

    申时行这个时候站出来了,一方面是给余有丁解围,另外一反面是真的害怕用海瑞。让海瑞去查盐案,估计整个盐政非乱套了不可,朝廷上下都得跟着吃瓜落。

    “臣觉得当选年富力强的重臣,也能更好的查案。”

    朱翊钧点了点头,笑着问道:“那申爱卿推荐何人啊?”

    “回皇上,臣举荐左副都御使孙丕扬。”申时行连忙说道:“孙丕扬年富力强,以右佥都御史身份巡抚保定诸府时,就“以严为治”而闻名,臣以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沉吟了片刻,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以左副都御史孙丕扬为首。”

    听了朱翊钧话,大臣们全都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敬佩的看向了申时行,申阁老还是有能力啊!

    对于大臣们来说,只要不用海瑞,那就没什么问题,至于孙丕扬大家也不熟悉,那就没什么关系了。

    下了朝,朱翊钧忍不住感叹,海瑞果然是大神,这都快有“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效果了。调查盐政,朱翊钧也没指望文官,指望也就指望曹一夔罢了。

    回到乾清宫,朱翊钧就让张鲸把刘守有给找来了。

    等到刘守有到了,朱翊钧看了一眼刘守有和张鲸说道:“这一次东厂和锦衣卫派出一些得力人手,别没得让文官比下去,丢了朕的人。”

    东厂是皇帝家奴,锦衣卫是天子亲军,相比起来倒是比文官亲近,朱翊钧这么说也没错。

    “派去的人多和曹一夔接触,告诉他们,遇事听曹一夔的,朕会给曹一夔密旨。”朱翊钧直接就告诉了两个人,他也怕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到下面搞幺蛾子。

    “告诉去的人,多带一些人手,别半路上被人割了脑袋,那些贪官和盐商可不好惹。”

    两个人连忙躬身道:“是,臣明白!”

    事实上两个人也的确明白了,这一次查盐政的案子,为首的就是曹一夔,其他的人都是皇上放的烟雾。东厂和锦衣卫这边配合好就行了,他们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朕会让内厂的人配合,相信他们能查到许多你们查不到的东西。”

    内厂这些年扎根地方,到处撒人手,盐政这么大的事情,盐商那么的富豪,内厂不可能不伸手的。关键是朱翊钧知道内厂掌握了一大批底层人士,大部分都是街上的混混。

    各地的混混头子,不少都是内厂的人,愿意加入的收了,不愿意加入的就弄死,徐德的弟弟这些事情做得驾轻就熟。

    查私盐贪污案,底层查起来比上面容易多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万历驾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万历驾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万历驾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