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时宰相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谋划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万历驾到救时宰相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谋划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东西自然是好东西,价格也不低,可是徐德还真就不敢拿着个钱。什么钱能拿,什么钱不能拿,徐德在清楚不过了,这钱自己要是拿了,皇爷那里交代不下去。

    当然了,徐德还有另外的想法,自己丢不起这个人。

    自己的面子踩了,然后用钱就把自己打发了,当自己是什么了?要饭的?咱徐公公不缺这点。伸手翻了一下盘子里面的纸张,徐德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如阳光照耀冰雪一般,整个屋子瞬间就暖和了,气氛也好了起来。

    看到徐德的表情,孔尚贤心中冷笑,不屑的想到,这就是太监,都说太监是狗,现在看来还真是。区区一点钱财就这个德行,这就像给狗扔给骨头它就朝你摇尾巴一样。

    孔尚贤心中觉得自己又学到一招,以后这种事情要长干,不就是钱吗!

    只不过孔尚贤没想过,他之前是完全看不上徐德的,一根骨头也舍不得,现在觉得狗要咬人了,这才扔出一个骨头。贱皮子也就这样,你和他和颜悦色的就不行,非得收拾他。

    “衍圣公,这,咱家就却之不恭了!”徐德一边笑着,一边将东西收起来,然后递给了身边的小太监。

    “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徐公公不必客气!”孔尚贤连忙说道。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接下来的谈话自然就顺畅了,孔尚贤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说了自己愿意纳税,而且请徐德带自己向皇上变白,御史的弹劾就是污蔑。

    徐德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一副什么都好说,什么都好办的样子。

    等到孔尚贤走了,徐德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声音也冷了下来,骂道:“蠢货!”

    孔尚贤出了门,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冷声道:“狗一样的东西,等这一次的事情过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孔家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

    两个人各怀心思,但是表面上融洽的会面就这样结束了。

    屋子里面,徐德看了一眼拿着东西的小太监,开口说道:“咱们的人打通路了吗?”

    “回公公,打通了!”小太监连忙说道:“咱们的人已经见到孔尚齐了,会面的时间也安排下了,就在今天晚上,孔尚贤那边已经安排人盯上他们了。”

    徐德冷笑着说道:“那咱们就见一见这位孔尚齐。”

    孔尚齐,孔思诚一脉这一代的话事人,在孔家活的挺憋屈的,徐德相信孔尚齐一定会和自己合作,尤其是在孔尚贤让人监视他们之后。

    自己留在孔家可不是看热闹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孔尚齐。

    这一次自己来到山东,如果什么功劳没有,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到京城,不说皇爷,徐德自己都没脸。张鲸几次出京,那都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自己出京,事情办砸了,徐德觉得臊得慌。

    济南府,杨家。

    作为济南府的大户,杨家虽然不算太有名,但是名气也不小。不过外面的人不知道,杨家不但是济南府的士绅,同时还是白莲教的山东分舵所在地。

    杨家的家主杨斐是白莲教山东分舵的舵主,这么多年潜藏的不可谓不深。

    夜幕降临,杨家的后宅正在举行一场宴会,作为杨家家主的杨斐只能在侧坐相陪。坐在首座上的是一个眯缝眼的老头,在他的身侧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两个人眉眼之间还有一点相似,一看就知道是妇女。

    这个老头就是白莲教的左护法王山,而他身边的女人就是他的女儿,白莲教的教主,号称唐赛儿转世的王莲儿。

    “杨斐,联络的怎么样了?”王山看着杨斐,淡淡的开口问道。

    听到王山这么问,杨斐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有些苦恼的说道:“那些人的胆子都太小了,我让人去联系他们,让他们一起上书,派人去围攻钦差行辕,他们都没这个胆子啊!”

    事实上杨斐早就接到了教众的命令,让他鼓动济南府的士绅闹事。

    与钦差作对,抗税,可是杨斐也没想到济南府的士绅胆子这么小。柴家被罚了十一万两白银,依旧不敢去闹。柴翯那个老货都气的晕倒了,一样不敢闹。

    杨斐气恼的同时,又有些无奈,这叫什么事情。

    王山却不以为意,笑着说道:“这一点老夫早就预料到了,他们没这个胆子,不过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些胆子,事在人为,现在济南府就是一堆干柴,溅上一点火星子就着了。”

    微微一愣,杨斐连忙问道:“计将安出?”

    王山捋着胡子,笑着说道:“士绅这边没办法,咱们就从朝廷那边下手,税务司和锦衣卫不是横行霸道吗?那咱们就弄死他们几个人!”

    说到这里,王山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接着说道:“这个时候税务司要是死了人,钦差行辕会怀疑谁?”

    杨斐眼睛顿时就是一愣,直接开口说道:“是济南府的士绅。”

    点了点头,王山笑着说道:“正是如此,观伪帝行事,霸道蛮横,西北大胜之后,更是声势大涨,这一旦有了声势,行事自然就不会被压服。”

    “济南府出了这样的事情,伪帝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否则今日杀了一个人,明日杀一个人,这税谁还敢收?到时候伪帝必然会让人彻查这家事情,那么谁适合彻查这件事情?”说到这里,王山又不说话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杨斐却反应过来了,一拍手道:“是锦衣卫!”

    “那个锦衣卫的邢尚智就在济南府,一旦济南府出了这样的事情,伪帝必然会让锦衣卫彻查此事。”

    王山笑着说道:“就是此礼,邢尚智为人桀骜毒辣,这一点咱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被刘守有压着。这一次刘守有被罢官,邢尚智坐上锦衣卫都指挥使的位置,必然立功心切。”

    “济南府的事情让他查,必然是要大锁全城,到时候咱们只要随便做点手脚,栽赃几户士绅,还怕事情不成?等到这些士绅被吓破了胆,咱们在稍一鼓动,济南府自然就会陷入大乱。”

    杨斐一脸敬佩的举起酒杯:“左使计谋通天,杨某实在是敬佩,这杯酒杨某敬左使!”

    王山笑着眯起眼睛喝了酒,然后放下酒杯说道:“当然了,这件事情还需要周密的安排,动人的人手一定要精干,务求一击即中。”

    “左使放心!”杨斐点头说道:“我一定选最精干的人手。”

    “动静要闹得大一些,越大越好,这刺杀的人选吗!”王山捋着胡子,沉吟了片刻说道:“就选皮干,这个人是山东税务司的司丞。”

    “这些天要也是在他在冲锋陷阵,这个人意思,济南府必定大哗,伪帝必定震怒。”

    杨斐连连点头,脸上全都是兴奋的神色,这一票要是干成了,那就大有可为。

    白莲教这边密谋干掉皮干,然后鼓动济南府的士绅和朝廷反目的时候,徐德正在会见孔家的孔尚齐。比起白莲教那边,这边可就低调多了。

    别说酒宴了,连一杯清茶都没有,甚是两个人都没电灯。

    黑灯瞎火的,两个人甚是连脸都看不清,但是两个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徐公公,我们都是孔家子弟,当年的事情真相如何,我们非常清楚。”孔尚齐沉声说道:“御使弹劾必然是诬告,还请徐公公代为陈奏。”

    徐德冷笑了一声:“明人不说暗话,如果真是如此,你也就不用来见我了。”

    “咱家是粗人,没读过多少书,有什么说什么。”徐德才没心思和孔尚齐绕弯子,直接说道:“咱家就不信你心里面不憋屈,祖上的事情就不提了,你现在不憋屈?”

    “看看孔尚贤过得什么日子,在看看你过得什么日子。”

    “啧啧!”说到这里,徐德啧啧的感叹:“被人看起来吧?如果朝廷要罢黜了孔尚贤封你,你信不信孔尚贤敢弄死你?或者弄死你们这一脉。”

    孔尚齐阴沉着脸,他还是不太习惯徐德的说话方式,更何况徐德的话语中还全都是嘲讽。

    不过孔尚齐也知道,这是徐德故意在刺激自己,事实上孔尚齐也知道徐德话有道理,杀死自己这一脉孔尚贤没这个胆子,可是弄死自己一家,他绝对有这个胆子。

    加上自己一家已经被看起来了,孔尚齐就更确定这一点了。

    正是因为确定了这一点,孔尚齐才来见徐德,可是孔尚齐也是心里面有顾虑。沉吟了片刻,孔尚齐开口问道:“徐公公,你觉得我该如何做?”

    徐德微微一笑,直接说道:“当然是上书皇爷,拆穿孔尚贤一脉的龌龊。”

    “详细的写上你这一脉所受的迫害,咱家会代你将奏折呈递上去,到时候皇爷自然会为你们做主!”

    孔尚齐坐在黑暗之中,目光明灭不定,他还是在权衡。半晌,孔尚齐开口说道:“徐公公,陛下让孔尚乾主持圣人诞辰祭祀的事情,我可是听说了的。”

    “我可不想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做嫁衣。”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万历驾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万历驾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万历驾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