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时宰相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戚继光在行动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万历驾到救时宰相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戚继光在行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看了一眼王锡爵,朱翊钧笑着说道:“那你准备选择哪一位藩王啊?”

    过了这么多年,大明的藩王很多,可是第一代藩王说起来也就几位。当年的削藩导致了靖难,那个时候倒是损失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一些根深蒂固的。

    “臣想选择晋王。”王锡爵躬身道。

    晋王吗?

    朱翊钧听了王锡爵的话,沉思了片刻,不得不说,王锡爵这个选择还不错。

    第一代的晋王是朱棡,太祖朱元璋第三子,母孝慈高皇后马氏(马皇后),《南京太常寺志》记载为李淑妃所生,九大攘夷塞王之一。

    晋王生了七个儿子,嫡长子朱济熺:晋定王,庶次子朱济烨:高平怀简王,庶三子朱济熿:庶人(初封昭德王,改封平阳王,晋封晋王,因与汉王结盟革爵),庶四子朱济炫:庆成庄惠王,庶五子朱济焕:宁化懿简王,庶六子朱济烺:永和昭定王,嫡七子朱济熇:广昌悼平王。

    除了七个儿子之外,这位晋王还有两个女儿,这一家子算是在山西太原安营扎寨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爵位代代相传,代代分封,早就发展成一个非常惊人的规模了。事实上王锡爵选择晋王是有一些想法的,因为晋王一系并不被皇上待见。

    当年成祖皇帝靖难,当时晋王,也就是朱棡的儿子朱济熺,这位没帮成祖朱棣。

    结果可想而知,被一顿磋磨,然后还被庶出的兄弟给夺了晋王的爵位,这个人就是朱济熿。只不过这个朱济熿也是个不会站队的主,朱棣的儿子夺嫡,他又站到了朱高燧那边去了。

    等到仁宗登基,朱济熿被夺了爵位,可想而知,皇室一脉要是能待见晋王一脉可就有鬼了。

    这些年晋王一脉都没少被磋磨,加上西北苦寒,从他们下手也更容易一些。这些年早就被磋磨的没脾气了,收拾起来也好收拾,不会出什么乱子。

    朱翊钧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回陛下,臣请在迁晋王一脉至京城。”王锡爵躬身道。

    朱翊钧看着王锡爵,没好气的说道:“那你知道晋王一脉有多少人吗?你知道天下的藩王有多少人吗?全都迁到京城来?住哪里?难道在给他们盖一座王府?”

    “你出银子还是朕出银子?银子从哪里来?”

    张嘴就迁徙,说的轻巧,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只要皇上为晋王府开藩禁,臣以为晋王府还是愿意自己修建王府的。”王锡爵对朱翊钧的话倒是不在意,直接开口说道:“西北苦难,哪有京城这般繁华富庶。”

    “至于建王府的土地,臣以为在西郊甚为合适。”

    “晋王府在太原的土地产业,可以进行置换。”王锡爵直接说道:“以山西的田地置换京城的田产,臣想来晋王府应该是也是愿意的。”

    朱翊钧看着王锡爵,都说文官阴狠,现在看来此言不虚,王锡爵长得正气十足,结果狠起来也真是的狠。

    西郊有地方吗?

    当然有,那里的土地还很不错,即便是朱翊钧不圈地,京城的富户也开始圈地了。武清伯李伟不就在西郊修建了一座清华园,说起来自己倒是可以搞一搞房地产了。

    在其他的地方没办法,京城应该没问题,比如西郊。

    将西郊的土地圈子来,然后建一座大型的新区,到时候卖给迁来的王爷,让他们用自己的产业来置换,应该能大赚一笔,只不过这个干是不是有点小家子气?

    不过想想那些藩王一个个富得流油,拿回来一些也正好。

    事实上藩王被限制的很严格,但是藩王的产业绝对不小,因为有人给藩王做事。比如王府的官员和太监,他们是朝廷派去的,负责打理藩王的产业。

    当然了,监视也是他们的事情,可是这并不耽误他们做生意发财。

    王府的产业与其说是王爷一个人的产业,不如说是这个利益结合体的产业。这些人打着王府的名号大发其财的事情屡见不鲜,不然王府的恶名是哪里来的?

    要知道藩王府在当地的名声可是非常臭的,侵占田地,强买强卖,干的比士绅更过分。

    藩王连城都不能出,他们哪里来的权力做这些事情?还不是王府的那些属官,朱翊钧可不会单纯的认为动一个王府,就是单纯的动了一个王爷。

    事实上每一个王府都是一个巨大的利益结合体,比起孔家只大不小,只是影响力不同罢了。

    想到这些,朱翊钧自然就下定了决心,笑着说道:“爱卿既然如此有信心,那就由爱卿去一趟太原,见一见晋王,和他谈一谈这件事情。”

    反正事情交给王锡爵了,谈成什么样子,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王锡爵躬身道:“是,陛下,臣准备一下就去太原。”这件事情办不好,自己也别谈什么开藩禁了,王锡爵有信心干得好。

    看着王锡爵离开的背影,朱翊钧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迁徙藩王府不算是一个好主意,可是很多事情是没办法的。各个藩王府在各地都是利益结合体,这使得他们深入当地深入的很深。

    不同于官员到任了就走,王府那可是深耕百多年了。

    即便是一点一点的磨,那也该磨出一个洞了,何况那可是王府。

    现在各地的藩王府差的就是权势,一旦开了藩禁,那么很多东西就会回来了。藩王们能动,那么加上藩王府的资源,绝对会成为当地的一霸。

    即便不造反,麻烦也是一大把,相比较起来,还是迁徙更符合既定的利益。

    两害相较取其轻,自己想用一些皇族,那也要把他们给打了,然后在用。

    “希望王锡爵一切顺利吧!”朱翊钧叹了一口气,转身往回走。

    在朱翊钧为开藩禁的事情担心的时候,福建这边徐德和赵廉董成武正在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大明的定北侯戚继光。离开了北京之后,戚继光一路急行军,只用了九天的时间就赶到了福建。

    速度不可谓不快,这也和他们走陆路来有关系。

    虽然戚继光带来的不都是骑兵,但是每人一匹马的配置还是闪了不少人的眼睛,尤其是董成武。

    京营现在是不太缺马,尤其是打完了瓦剌之后,那一战俘获了不少战马,加上戚继光从瓦剌扫荡的一些马。这些可都是来自瓦剌的好马,盘靓条顺,看得董成武直眼热。

    戚继光自然是会做人的,但是他不会用军马送人情。

    “董巡抚,你放心,等我回去就让人给你弄一匹好马,比这些还好,到时候让人给你送来。”戚继光豪爽的笑着道:“赵大人,喜欢的话,我也送你一匹。”

    “陛下圣明,打下了瓦剌之后,咱们就不缺马了。”

    赵廉笑着说道:“那本官就却之不恭了!”

    无论是董成武还是赵廉都在感叹,这戚继光果然和传言的一样,为人大气,会做人。关键是有能力,在瓦剌打的漂亮,怪不得皇上器重他。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钦差行辕,各自坐下之后,戚继光笑着说道:“诸位大人,这一次我奉了陛下的圣旨到福建来,原本还想着给诸位大人打打下手,没想到诸位大人事情办得很好,这福建地面很太平啊!”

    听了这话,董成武和赵廉还没什么感觉,可是徐德却听出那么一点意思了。

    “侯爷客气了,皇爷知道我等能力不足,这才派了侯爷来。”徐德笑着接话道:“还是皇爷圣明,我们还真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如果不是侯爷来了,我们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皇上派来的人,什么事情都没做,你们都做好了,然后打发回去了,这合适吗?

    当然不合适了!

    真的要这么干了,怎么显得皇上英明?徐德当了这么多年的太监,对这些事情揣摩的通透。我们的的确能力不足,皇上派人来,这是英明之举。

    拿出一些事情让戚继光干,而且要配合干的漂亮,这就是皇上知人善任。

    只有这样,你前面的功劳才能坐实,皇上才会高兴,不能总是显示你的精明强干,你把皇上放在哪里?在座的都不是笨人,刚刚或许没反应过来,可是徐德这么一说,无论是赵廉还是董成武都反应过来了。

    自己这些人查出了福寿膏案,还查出了甄家通倭的案子,绞杀了几十个真倭,这功劳已经够了。

    “赵大人,还是你来说吧!”徐德见两个人的样子,知道他们也明白了,便笑着说道:“前两天你还担心,现在侯爷来了,你也不用担心了。”

    赵廉心领神会,笑着说道:“的确如此,那本官就来说说,事情是这样的。”说着赵廉就把海边接船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苦笑着说道:“定北侯,我们都不擅长这些,如果让船跑了,那我们罪过就大了。”

    “我们都知道定北侯你的经历,对付他们,显然你更有经验。”

    戚继光听了赵廉的话,笑着说道:“没问题,只要他们敢来,那就一定跑不掉。”

    听了戚继光的话,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这几天他们的压力都不小。如果船没来,消息走漏了,这还好说,可是一旦船来了,他们却没能拦下来,那就麻烦了。

    事情的重要性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戚继光的接风晚宴也省下了了,他忙着去安排人手了。

    到了接船的日子,天一亮戚继光就带着去埋伏了,这一天他们都在将埋伏之地渡过。除了抓船只,戚继光也是想存心锻炼一下自己的手下。

    随着夜幕降临,海边一切都很平静,除了夜风就什么都没有。

    借着月光,一艘艘带着火光的船缓缓的靠近了岸边,而岸边也出现了一队人,他们静静的等待着船队的到来。在不远处,戚继光等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压低了呼吸声等待着。

    在船靠岸之后,几个人从床上跳了下来,为首的是一个红夷人。

    岸边这边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紫色的衣服,在他的伸后则是一堆货物,以及几十个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内厂的闽大。

    见到红夷人来了,闽大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可是当他看到红夷人身后跟着的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他们每个人都拿着火铳,腰上还带着弯刀,而船上还有不少人,也正看着这边。

    “你们是甄家派来接货的?”在红夷人这边,一个干瘦的男子开口说道。

    看他的长相以及听到的口音,这个人应该是大明人。

    闽大笑着说道:“是是,我们是老爷派来接货的,这是信物。”说着闽大将那枚玉珏拿了出来。

    红夷人这边也不疑有他,这种买卖他们干了也不是一次了,这么长时间下来也没出过事,警惕性自然也就不高。在验证了玉珏之后,红夷人点了点头。

    那个干瘦的男子笑着说道:“很好!”说着对后面的人摆了摆手。

    剩下的几艘船也都开了过来,开始搭跳板,然后往下搬东西。

    闽大招呼身后的人过去,打开箱子,里面全都是一块一块的福寿膏。除了福寿膏之外,有的箱子里面则是装的银子,闽大眼睛一眯,这一次的交易可不少啊!

    红夷人也在检查闽大带来的东西,事实上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甄家准备的。

    在月港那边有合法的港口,这些东西在那边交易没问题,只不过红夷人的船进不了月港,那边都被弗朗机人把持着,马尼拉大帆船白天都能开进来。

    红夷人选择这种交易方式,实际上为了提防弗朗机人。

    如果遇到李旦,交点银子还能解决,可是西班牙人不行,他们会直接抢东西杀人,为了大明的贸易权,荷兰人和西班牙人打了不是一次了。

    这些和甄家交易的荷兰人也不是东印度公司的人,只是一些商人,东印度公司看不上这样小规模的贸易,但是这些商人看得上,只不过他们没想到大明这里已经是张网以待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万历驾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万历驾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万历驾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