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时宰相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大朝会 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万历驾到救时宰相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大朝会 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李彪和王用汲决定了之后,整个京城的锦衣卫和税务司就动了起来,全都冲到西郊的园子和寺庙里面,对第一批总计二十一家园子和寺庙进行了查封。

    西郊的严打正式开始了,只不过关注的人并不多。

    原本能够引起轩然大波的事情,放在这个时候,居然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这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情。不过现在大家的目光都在朝廷即将举办的大朝会上,倒也就能理解了。

    自从朱翊钧宣布大朝会的事情之后,朝廷上下的目光就全都集中在这件事情上了。

    随着徐德回宫,戚继光回京,以及张维贤回到五军都督府,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虽然京城没有戒严,但是街上各个衙门的人都有一种严阵以待的感觉。

    东厂的密探不时在街上晃荡,虽然什么都不做,可是也够吓人的。

    顺天府的人也都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搞得京城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终于到了大朝会这一天,有资格参见的文武百官全都穿戴整齐的准备上朝。勋贵这边,连久不露面的英国公都穿戴整齐上朝了。

    作为勋贵一系的定海神针,英国公张溶自从张维贤得到皇上重用之后,基本上就不参与政事了,也很少露面,可是这一次他也出现了。

    这位老国公虽然年岁不小了,可是身子还算硬朗。

    原本大家以为英国公府自张溶身后,怕是要没落,毕竟张溶的长子身子孱弱,至今无子。二子也是一个不成器的,谁都没想到人家儿子不争气,但是孙子却深的皇上宠信。

    文官这边自然就是四位大学士领衔了,申时行一身大红的蟒袍走在最前面。

    文武大臣分列两厢,张鲸则第一个走上了御阶,手中的浮尘轻轻的甩了甩,张鲸大声的喊道:“皇上驾到!”

    随着这一声喊,朱翊钧从后面走了上来。

    今天的朱翊钧没有穿常服,而是特意穿了冕服,腰间压着天子剑。目光从跪着的大臣身上扫过,朱翊钧面无表情的坐到了龙椅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大臣们三拜九叩之后,朱翊钧大声的说道:“众卿免礼!”等到文官都站起来之后,朱翊钧才继续开口说道:“今日朕召开大朝会,想必诸位爱卿也知道要做什么了。”

    “今日舆论沸腾,朝廷上下关于学说的讨论异常激烈。”

    “朕今日召爱卿们前来,准备为大明定百年国策。是继续按照以前的思想行事,还是推崇诸位内阁大学士的崇古学说,废宋儒,学汉儒。”

    “亦或者是推崇新儒学,请诸位爱卿讨论讨论。”

    朱翊钧的话音刚落,下面就有人站了出来,乃是御使陈刚。自从都察院成立了法纪司和贪腐司之后,都察院其他御使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大家都看得清楚,皇上这一次是要重要法纪司和贪腐司,而其他的御使基本上都被投闲置散了。

    一旦皇上下了废除风闻奏事的圣旨,那么自己这些人的结局也就注定了。原本御使和各科给事中基本上都绝望了,谁想到这个时候爆发了思想之争。

    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之后,这些科道言官一下子就找到了方向。

    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能够在这一次的事件之中刷足了存在感,那么说不定会被皇帝重用,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于是这一次的思想之争之中,跳的最欢的就是这些科道言官。

    陈刚站出来之后,大声的说道:“起奏陛下,臣以为思想之争乃大明兴亡之争,不可不慎重。纵观古今,思想变革可有?”

    “当然有,汉重儒术,遂有汉室之强。”

    听到陈刚这话,朱翊钧顿时松了一口气想,显然这是支持申时行崇古学派的。这就让朱翊钧放心不少,这要是被反对派打了第一炮,那后面就不好办了。

    看了一眼站在前面的几位内阁大学士,朱翊钧自嘲的笑了笑。

    自己还真是关心则乱,现在自己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这个崇古学派和学汉儒的主张是他们四个提出来的,现在最着急的应该是他们。

    一旦事情通过了,他们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名留青史绝对不为过。

    事情要是失败了,这四个人估计直接就被打回家了,这一点是他们无法接受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最想事情通过的,自然也就是他们四个。

    那么他们自然不可能不做安排,加上自己的安排,问题不大。

    在陈刚站出来痛陈了一番厉害之后,又有几个人接连站出来了,基本上也和陈刚一个意思,全都支持改制,支持推崇崇古学派。

    随着时间的推移,站出来的人越来越多,级别也越来越高。

    虽然偶有杂音,可是基本上都淹没在了赞成的浪潮里面。

    “臣以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大明到了今时今日,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吏部侍郎沈鲤站在大殿之上,大声的说道。

    今时今日,吏部没有上书,沈鲤暂代,他急需功劳稳固自己的地位,即便不能够在吏部扶正,调任六部的其他部升任尚书也是好的。

    这个时候,沈鲤自然不会和朱翊钧作对。

    “废宋儒,学汉儒,此乃我大明盛世中兴之始,臣请陛下废宋儒,学汉儒!”说着沈鲤直接跪在了地上,以头杵地。

    有了沈鲤的带动,大殿上其他的官员也全都反应了过来。

    黑压压的跪下了一大片,全都大声的喊了起来,一时间声势震天。

    朱翊钧依旧没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依旧站着的勋贵和几位内阁大学士,缓缓的开口问道:“还有哪位爱卿想说说?”

    “老臣有话说!”这个时候英国公张溶站了出来。

    撩起衣袍,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下,张溶大声的说道:“盛世将临,中兴有望,此乃大明历代先帝兢兢业业之功劳,此乃大明忠臣良将前赴后继之功劳。”

    “此乃陛下英明神武圣明烛照之功劳。”

    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英国公张溶,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张溶,这为公国爷久不出来,这一出来难道就为了拍皇上马屁的?

    英国公张溶不理会众人,继续大声的说道:“今日陛下雄心壮志藏于胸腹,当有远超汉唐之志,创建至今未有之盛世王朝。”

    “大明今日之思想,大明今日之制度,已经不足以为陛下尾翼。”

    “臣请陛下改弦更张,正本清源,开万古新篇章,创万古未有之强大王朝。”说到这里,英国公张溶以头杵地,大声的说道:“为此,臣甘愿粉身碎骨,为陛下之阶。”

    随着英国公这话,勋贵那边顿时站出来十几个,全都哗啦啦的跪下了。

    “臣等愿意粉身碎骨,为陛下之阶。”

    大明勋贵久不出声了,这一次站出来,气势还真是惊天动地的。事实上大明的这些勋贵虽然势弱,可是随着军方的崛起,他们的威势已经不同了。

    勋贵这边的震撼还没过,那边戚继光也站出来了。

    在戚继光的身后,则是京营和禁军的将领,如果是勋贵代表的是传统的军方势力,那么这些人代表的则是现在军方的实权派。

    这些人手握兵权,担任要职,绝对的军方实权派。

    这些人除了是实权派,还是大明的鹰派,他们当然能看到改制的好处,将军人身上的枷锁一招解开,实乃一扫阴霾之契机。

    崇古,学汉儒,他们想到的不是什么董仲舒,而是汉朝的名将。

    大将军卫青,冠军侯霍去病,名将李广,哪一个不是声威赫赫的人物。一旦崇汉儒,那么他们这些人是不是也有了成为汉朝那样名将的机会。

    这才是军方这些将军想要的,当今好武之心,谁人看不出来啊!

    “臣等愿粉身碎骨,为陛下之阶!”

    随着戚继光缓缓的跪下,站在戚继光身后的人也跟着跪下了了,这一下整个大殿都安静了。军方如此鲜明的表态,一下子改变了局势。

    显然,反对派知道大势已去了,反对无效了。

    申时行等几位内阁大学士看到这一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们虽然帮助了皇上,可是他们也知道,从这一天开始,大明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这个新时代,未必是他们愿意看到的,皇权将再一次达到巅峰。

    他们也知道,这是不可逆转的,当今圣上励精图治,不就是为了这一天?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掌握着东厂内厂锦衣卫,握着内务府,同时有着军方和勋贵的强力支持。

    加上民间的声望,以及官员之中的铁杆支持者,皇上已经从事实上掌握了朝廷的力量。

    从这以后,皇上将彻底掌握大明的权力,至少朝堂中枢已经被握在皇帝的手里面。从现在开始,大明的问题是如何将皇帝的意志贯彻到地方。

    “好,既然如此,朕宣布,从今天开始,大明改弦更张。”

    朱翊钧猛地站起身子,大声的说道,随之而来的是下面山呼海啸一般的万岁之声。从这一刻开始,朱翊钧终于成为了这个国家真正的皇帝。

    大朝会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外界顿时大哗。

    虽然很多人都想到了可能会是这个样子,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更多的却是无所适从。说是改弦更张,可是这也来的太突然了。

    朱翊钧也知道如此做太突然了,可是没办法,朱翊钧觉的时间紧迫。

    在宣布了改弦更张之后,朱翊钧下了第一道圣旨,重修大明律。以内阁大学士曾省吾主导,抽调六部和都察院大理寺人手,开始正式修订大明律。

    除了这一道圣旨之外,朱翊钧没有在下别的圣旨,看起来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第一步,真正的政策在大明律上。一旦大明律修订完成,那么新政将借由大明律开始贯彻执行。

    事情尘埃落定,大明朝彻底开上了改革的快车道。

    税务司。

    王用汲看着面前的一份一份文书,黑着脸说道:“这些人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随着武清伯府缴纳了土地款项和三倍的罚款之后,整个西郊修建园子的人,也都陆续开始缴纳了钱和罚款,没有人在敢迁延。

    比起这些勋贵,反而是那些寺庙交钱交的最痛快。

    时间很快就进入了七月,夏日的炎热彻底来临了,朱翊钧的大殿里面虽然门开着,窗户也开着,可是依旧感觉异常的闷热。

    在朱翊钧的面前,站着一排臣子,这是一次小型的会议。

    左侧以顺天府尹张国彦为首,五城都御史海瑞也在这里,在海瑞的身后则是徐渭徐文长。另外一侧,公务员学校的校长吕慎行。

    在吕慎行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内务府顺天府管事廖斌。

    廖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材瘦削,留着一抹八字胡。与很多内务府的人不同,他不是出身内厂,而是出身于武清伯府的账房。

    能够以账房出身,做到内务府顺天府的管事,可见其能力。

    “朕今日找诸位爱卿来,有一件事情要和爱卿们商量。”朱翊钧目光扫过众人,沉声说道:“朕准备了一个新的计划,诸位爱卿可以听一听。”

    众人神情都是严肃了起来,只有海瑞显得有些激动。

    朱翊钧也不知道是自己医学院的那些人医术好,还是现在的工作让海瑞有了干劲。历史上应该死掉的海瑞,这两年越活越精神。

    小老头干劲十足的样子,让朱翊钧都有些惭愧。

    可能也和海瑞在京城有关系,要知道海瑞的饮食和健康都是有专门的人负责的。朱翊钧已经把赐予私人医生,作为一个专门的福利给大臣了。

    当然了,必须是有大功之臣,你以为谁都能享受太医院私人医生的待遇。

    见众人都看向了自己,朱翊钧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朕的这个计划就是打造新顺天,朕要把顺天府,打造成整个大明的范本。”

    说白了就是集中全国资源建设顺天府,进而向外辐射,与后世建立四个直辖市是一个道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万历驾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万历驾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万历驾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