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互相伤害的感觉……好爽!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6章 互相伤害的感觉……好爽!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宗玹昱冷硬的面庞没有表情,沉声道,“本王很快回来。”

    “不!你不是担心我逃跑吗?你走了,我会跑的。”

    宗玹昱沉了脸,眸子冰寒,浑身散发出蚀骨的寒意。

    “那本王就拿绳子将你绑了!”

    白九姝心塞,爬到男人身上,手紧紧圈着他的脖子,双腿紧紧缠住他的腰。

    “带我一起走。”

    宗玹昱脸色黑沉,呵斥,“大庭广众,成何体统!”

    白九姝恼火地瞪着他,“带我走,不然我就……”

    宗玹昱幽深的眸危险地眯起,“就如何?”

    白九姝心一横,仰头咬住了男人的下巴,一嘴的毛……好扎……

    宗玹昱眸色沉沉,真是个饥渴的女人!

    大掌拖着白九姝的臀,以羞人的姿势抱着她直奔楼上客房。

    “喂!你要做什么?”白九姝心慌。

    宗玹昱紧抿着唇,进了客房,关上门的瞬间,将白九姝抵在门板上,霸道狂热的吻落下。

    “唔~”白九姝瞪大眼,男人的胡子扎得她很疼。

    她的手用力拍打他的胸膛,手腕反被他有力的大掌扣住。

    紧咬的牙关被男人强势打开,唇齿交缠……

    白九姝呼吸被夺走,浑身发软。

    娘的,这臭男人吻技好棒,本座快要失控了……

    “嘶……”白九姝唇上一疼,淡淡的血腥味在舌尖萦绕。

    男人松开了她。

    白九姝凶狠地瞪了过去,与男人幽深灼热的眸子对上,心中一窒。

    宗玹昱喘息有些粗重,幽深灼热的眸注视着怀中的女子,抬手轻抚她绝美的面庞,指尖下的肌肤光滑细腻,让人爱不释手。

    却也……痛恨!

    “本王已经满足你了,可以走了吧?”

    白九姝:……

    怎么这么憋屈呢?

    “本王半个月后回来,你若敢逃跑……”宗玹昱粗砺的手用力捏住白九姝的脸,目露寒光,语气冰冷而危险,“别逃,不然,生不如死。”

    白九姝脸被捏得生疼,斜眼睨着男人。

    他抢了她的涅槃莲,把她甩到桌上磕破头,现在又捏她的脸,威胁她,还真的是……让人不记恨都难。

    同样的话,还给他,得罪她的人,最终都将生不如死。

    “王爷放心,我不会跑的,因为……”白九姝笑盈盈的,“王爷说,过去的我看见你就想强上,此刻的我亦如是,睡不到王爷,又怎么会甘心逃走呢?”

    不把你凌虐千百遍,本座可舍不得走!

    宗玹昱眸色暗沉,注视着白九姝,久久不语。

    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微妙。

    “王爷,您该出发了。”闵颂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宗玹昱深深地看了白九姝一眼,忽然低头,发狠地咬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

    白九姝惨叫,疼得眼泪瞬间流出,用力将宗玹昱推开,凶狠地瞪向他,“你疯了!”

    宗玹昱冷着脸,“疼吗?”

    “废话!”

    “疼就对了,别逃,不然会比这疼千百倍!”

    白九姝冷笑,磨牙,上前一步,手勾住宗玹昱的脖子,仰头,发狠地咬在他的肩上。

    宗玹昱眉头微皱,一声不吭。

    白九姝嘴里都是血腥味,仰起头,笑看着宗玹昱,“疼吗?”

    “疼!”宗玹昱勾唇笑了,笑容性感撩人,络腮胡也掩饰不住他的俊逸,抬手捏住白九姝的下巴,“是老虎就露出獠牙,装温柔本王会不适应的。”

    白九姝:……

    真是个变态!受虐狂!

    她竟是觉得有几分喜欢他了。

    互相伤害的感觉……好爽!

    嗯……经历那么多,她早就心理变态了。

    人生乏味,不痛都感觉不到自己活着。

    “王爷既然喜欢我的獠牙,我就不必收敛。”白九姝冲着宗玹昱眨了下眼睛,媚眼勾人,“您老早去早回,您的小老虎还等着将你扑倒,虐你千百遍。”

    宗玹昱眸色幽深,冷漠脸,“本王禁欲……不想要。”

    白九姝:……

    “真的假的?”

    “真的。”

    白九姝眸子眯起,笑得不怀好意,“您该不会是,不行吧?”

    宗玹昱眸色微暗,“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白九姝:“……您的内心真强大。”

    宗玹昱:“拜你所赐!”

    白九姝:“……貌似刚才,您吻了我。”

    宗玹昱冷笑,“吻和咬都分不清吗?愚蠢!”

    推开白九姝,开门走了出去。

    白九姝:……

    到底谁愚蠢?

    圣王殿下很闷骚呢,还带一点小傲娇。

    禁欲?鬼才相信!

    你不想,姑奶奶也不想,逗你玩儿呢!

    白九姝调整好心情,出了客房,正准备下楼,余光瞥见了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宗玹昱和鹤阳,忙侧身隐在了暗处。

    “把那个妖孽交出来!”鹤阳语气冰冷。

    宗玹昱急着离开,对于鹤阳的拦路感到不悦,眸中毫不掩饰的杀意。

    “道长若是想死,本王可以成全你!”

    鹤阳皱眉,“你是北疆的圣王?”

    “正是!”

    鹤阳收起了戾气,面色严肃,沉声道,“老道是京城京郊平阳观的道士鹤阳,多年来替皇上炼丹,两年前察觉北疆有妖气,奉皇命追杀妖孽。

    昨日,被圣王救下的少年,正是老道追杀两年的小妖。”

    天方夜谭!

    这是宗玹昱此刻的想法,他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听说世间有妖。

    “那位少年本王并不认识,本王也没有时间与道长逗趣,道长若是拦路,本王不介意将你逐出北疆!”

    鹤阳脸色沉了沉,在北疆,圣王才是主宰,搬出皇帝都不好使。

    “老道打扰了,告辞!”

    鹤阳离去。

    “现在的道士,真是可笑。”闵颂忍不住道。

    宗玹昱看向他,“别让柴染染逃走,还有……照顾好她。”

    闵颂心微沉,“柴染染背叛了王爷,不可饶恕,王爷为何仍旧执着于她?”

    “你不懂。”宗玹昱语气怅然,沉着脸,大步离去。

    闵颂脸色难看,他确实不懂,表小姐那等高贵优雅的女子王爷不中意,傅小姐那等温柔如水的女子王爷不中意,偏生执着于柴染染这等粗鄙不堪出身低贱的女人。

    白九姝从楼上走了下来,淡淡道,“启程,我们跟上你家王爷。”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