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喂猪——掉进了粪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17章 喂猪——掉进了粪坑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厨娘……

    白九姝嘴角的笑容凝固,西北几十万大军呢,做厨娘不是要命吗?

    “宝宝,你幻听了,我没有说过要当厨娘。”

    宗玹昱面无表情,“你说了,本王亲耳所闻。”

    白九姝哭丧脸,“宝宝……”

    宗玹昱眼神凉凉,“你不仅说了要当厨娘,还说……

    白九姝伸手捂住男人的嘴,笑得讨好,“王爷,我错了。”

    宗玹昱拿下她的手,板着脸,“去一旁坐着。”

    “哦。”

    白九姝默默走到角落坐下,双手托腮,目光痴痴地望着某王爷,一副小迷妹的模样。

    宗玹昱俊脸冷硬威严,看向众将领,沉声开口,“一切按计划行事,这一次,务必要塔楚国几年内无力再起干戈!”

    “哥,每次都是小打小闹,来一场大的,恐会惊动朝廷那边,到时候无仗可打,皇帝就有理由宣我们入京了。”宗祐基忧虑道。

    在西北,他们是这里的天,去了京城,可就是臣了。

    宗玹昱幽暗深沉的眸看向裴晔,“裴监军怎么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裴晔,裴晔是朝廷派来的监军,明面上是皇帝的人。

    裴晔面瘫脸,“西北的事,不会传到京城。”

    “三天后,对塔楚国发起进攻。”宗玹昱沉声道。

    “末将领命!”

    众将领激动,一直以来都是塔楚国挑事,总算轮到他们主动进攻一回了。

    宗玹昱起身,威严地扫了白九姝一眼,往外去。

    白九姝忙跟上他。

    回了主帅营。

    一进营帐,白九姝就巴巴的粘上去,抱着宗玹昱撒娇,“宝宝……”

    宗玹昱生生忍下对“宝宝”二字的不适应,沉声道,“写信!”

    “哦哦!”

    白九姝松开他,坐到桌案前,左手拿着笔把玩,笑盈盈地看着宗玹昱,“宝宝,你说我该怎么写?”

    宗玹昱面无表情,“本王念,你写!”

    “好!你念!”

    “陆随风:我是……”

    “等等!”白九姝皱眉,“宝宝,称呼小风风陆随风实在太生疏了,他会以为我是骗子的。”

    又是小风风……

    宗玹昱火气蹭蹭蹭的往上串,黑沉着脸,“不许对任何男人有任何亲密的称呼!”

    白九姝忍着笑,眨巴着水灵的大眼,“可是,我就是习惯这么称呼,小风风,小遇遇,小缘缘,还有思思,花花,衍衍……还有你,宝宝。”

    宗玹昱脸黑如墨,太阳穴抽疼得厉害,“柴染染,在本王掐死你之前,最好把这些亲密的称呼全都去掉!”

    白九姝低下头,神色黯然,“好吧,可是换了称呼,小风风真的会以为我是骗子的,他不会来西北的。”

    宗玹昱忍着火气,拿了昨晚白九姝写的第一封信,划去了亲密的几行字,扔给白九姝。

    “就这样!”

    白九姝嘴抽,她的信变得好简短。

    风风:

    我是姝姝,我人在西北圣王府,有个病人需要你救治,速来!

    白九姝幽幽地看着宗玹昱,“这信的画风太正常了,小风风肯定以为我被绑架了。”

    宗玹昱黑着脸,“从今天起,你就是厨娘!”

    白九姝:……

    “宝宝……”

    “军营里养了几百头猪,以后你喂猪。”

    白九姝嘴抽,“宝宝……”

    “还有军马,你来照顾!”

    白九姝心塞,“王爷,我没有三头六臂。”

    “那就给本王长出来!”

    白九姝:……

    你牛掰,你倒是给本座长一个呀?

    “现在就去!做饭!”宗玹昱冷声道。

    “王爷……”

    “去!”

    白九姝耷拉了脑袋,人生怎么如此艰难?

    因为是圣王侧妃,火头军们自然不敢太过使唤白九姝,只让她做最轻松的活,与一堆男人们一起洗碗。

    尽管如此,也累得够呛,谁让军营人多,碗也多。

    午饭过后。

    将领们练兵。

    白九姝——喂猪。

    偌大的猪棚里,用铁栏隔出几十个单独的猪圈,每个猪圈少的有三五头猪,多的有十来头。

    有大猪,有猪仔。

    白九姝将一桶又一桶的猪食倒进猪圈的食槽里。

    六月的天,猪圈味重,非常熏人。

    作为一个千金小姐,还真的是难以忍受。

    不知道拎了多少桶猪食,白九姝被臭味熏到双眼无神,往最后一个猪圈去的时候,脚踩在一片稻草上,忽然踩空……

    “啊——!!!”

    猪食打翻,白九姝掉进了粪坑,亏得紧急关头双手紧紧扣住地面,不然……怕是会被猪粪淹没。

    臭味熏天,白九姝简直要崩溃了,“来人!救命!”

    军营有士兵巡逻,也有跟白九姝一起喂猪的后勤兵,按理这个时候,只要喊一声就会有人来。

    可是诡异的,并没有人来。

    白九姝目光微凛,从粪坑里艰难地爬起,忍着恶臭,前往主帅营找宗玹昱。

    一路上,士兵们盯着她看。

    “侧妃娘娘,您这是……”

    白九姝面无表情,还没到主帅营,就见宗玹昱匆匆迎了来,面上难得显露焦急。

    应该是接到消息了。

    见到浑身恶臭的白九姝,宗玹昱俊脸阴沉,“怎么回事?”

    白九姝直接扑进他怀中。

    宗玹昱浑身僵硬,然后,伸手搂住了她。

    “呜……”白九姝咬唇,委屈压抑地低声啜泣,“呜哼……呜……”

    宗玹昱沉着脸,抱紧她。

    宗祐基出来,见到的就是相拥的两个人,那熏人的恶臭他老远就闻到了,可是他向来洁癖的兄长,竟然忍耐住了。

    没有人知道他哥到底有多爱干净,自从遇见柴染染,洁癖似乎没有了,却没有想到……连粪便都能忍受。

    “怎么回事?”宗玹昱低声问。

    白九姝瘪着嘴,哽咽道,“有个粪坑,上边铺了草,我不知道情况,不小心掉下去了……我喊救命……没有人……”

    宗玹昱目光一寒,“来人!去查!”

    “我亲自去查!”宗祐基说道,复杂地看了白九姝一眼,转身离去。

    宗玹昱松开白九姝,抬手准备替她抹眼泪,才发现,自己的手上都是猪粪,指尖抖了下,手僵硬地放下。

    白九姝抱紧他,脸在他胸膛蹭了蹭,双手也往他背上用力蹭了蹭。

    宗玹昱太阳穴突突地跳,高大的身躯完全僵化。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