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拉死你们两个王八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20章 拉死你们两个王八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白九姝面露娇羞,“真的吗?王爷,你不要这么夸我,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宗玹昱:……确定他是在夸她吗?

    戏不是一般的多。

    “为什么杀老罗?”

    白九姝勾唇,笑容透着几分凉意,“老罗是猪棚的管事,一句失察之罪就揭过了?

    偌大的猪棚,只有我和郑奇,我是女子,按理做不了多少活,所以老罗这是想要累死前来帮忙的郑奇?

    就不会再找个人搭把手,或者他自己来帮忙?

    郑奇喝水闹肚子,总是跑茅房。

    总结下来就是,老罗想累死本座!该死!”

    宗玹昱眸色暗了暗,老罗确实有嫌疑,“喂猪期间,老罗在哪里?”

    “去给吃坏肚子的两个士兵熬药,不在猪棚。”宗祐基说道。

    白九姝冷笑,“老罗还真是体恤下属,就没有想过体恤本座这个侧妃。

    火头营的人,从上至下,生怕本座干活的时候,磕着碰着。

    这老罗,对本座很有意见啊,总想着累死本座。”

    地上的老罗早就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军医前来,查看之后将人带走了。

    白九姝那一剑并没有伤到心脏,严重,却不致命。

    “把郑奇带下去!接着查!”宗玹昱沉声道。

    人被带走,闵颂和裴晔也离开了。

    “嫂子,老罗有嫌疑,但郑奇的嫌疑最大。”宗祐基说道。

    白九姝想到什么,眸光微暗,“也是巧,我去猪棚的时候,偶然听见有人找郑奇,说喂猪的人病了,让他去帮忙。

    也就是说,郑奇不是自己主动去帮忙的,而是被人找过去的。”

    宗祐基凝眉,“老罗告诉我,是郑奇热心肠,主动去帮忙的,看来老罗最有嫌疑。”

    “严刑拷问!”宗玹昱沉声道。

    “是!”宗祐基颔首,转身离去。

    白九姝瞬间变脸,委屈地看着宗玹昱,“宝宝,我差点就死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你得补偿我。”

    宗玹昱面色沉了沉,复杂的眼神注视着白九姝,“就这么想要?忍一忍不行吗?”

    白九姝嘴抽,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

    “宝宝,我说的是金钱补偿,你别想歪。”

    宗玹昱内心稍显尴尬,俊脸严肃,“没钱!”

    “你堂堂北疆之王会没钱?哄谁呢?”

    宗玹昱面无表情,“有钱也不给你!”

    “呵!”白九姝无语,“有钱不给自己女人花,你留着钱做什么?”

    宗玹昱认真注视着她,“养儿子!”

    白九姝:……

    莫名心塞!

    “你很在乎你儿子?”

    宗玹昱面色冷了几分,“你以为本王是你?连自己儿子都不在乎?”

    白九姝:……

    聊不下去!

    “我们的儿子叫做宗怀朴,小名小北,一岁两个月十一天,会说话走路了,很聪明。”宗玹昱说道。

    白九姝默不作声,听他谈起跟柴染染的儿子,心里莫名不舒服。

    她这浑不在意的模样,刺痛了宗玹昱,觉得整颗心都冷了,血液好似一点点凝固,挥手将白九姝推了出去。

    “啊!”

    白九姝毫无防备的摔在地上,疼得龇牙,恼火的瞪向宗玹昱,“你发什么疯?”

    “滚!”

    宗玹昱漆黑的眸冰冷痛恨,俊脸阴沉,浑身充满骇人的寒意。

    白九姝怔忪,他的眼神,让她感到压抑。

    “本王让你滚!滚出去!”

    白九姝垂眸,从地上起身,默默离开。

    宗玹昱望着她远去,拳头一点点收紧,死死地抓着椅子的扶手,手背上青筋鼓起。

    柴染染,你到底有没有心?

    曾经,他们那么期盼小北的降生,如今,怎么可以这么无动于衷?

    怎么可以!

    白九姝出了主帅营,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非常不舒服,厌恶这种压抑的感觉。

    “王爷让你滚,难受了?”

    讥讽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白九姝脚步顿住,瞬间敛了所有情绪,转头笑看着裴晔。

    “裴监军这是上赶着来给本座补刀?不防说说,你我曾经,有何仇怨?”

    裴晔面无表情,冷冷道,“以为一句失忆了,就可以磨灭你曾经的恶行吗?柴染染,做人还是积点德,否则早晚会遭报应的!”

    “报应?”白九姝轻笑,眼底皆是凉薄,“多谢裴监军的好意提醒,本座……定会无恶不作,用事实证明,这天道,是否有报应一说!”

    “冥顽不灵!”

    白九姝转身离去,这一天过得真快。

    她得去火头营帮忙了。

    ……

    晚上。

    白九姝和宗玹昱一起用饭,相对无言。

    白九姝狼吞虎咽,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宗玹昱很优雅,忽然凝眉,感觉肠胃蠕动得厉害,脸色变得难看,起身匆匆离去。

    白九姝默默放下了碗筷,跟了上去。

    ……

    茅房。

    宗玹昱和裴晔两个,刚出来,走了没两步,又急匆匆进去……刚出来……又进去……

    白九姝站在远处,嘴里叼着一根草,神色悠闲。

    天道好轮回,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

    拉死你们两个王八蛋!

    ……

    不知道他们跑了多少次茅房,白九姝远远看着,两个男人的腿都哆嗦了。

    宗祐基和军医赶来,无从救治。

    每每刚准备诊脉,两个男人又急匆匆跑进茅房。

    直到,彻底虚脱。

    大半夜,宗玹昱和裴晔被抬去了宗祐基的营帐。

    裴晔比宗玹昱要惨一些,虚脱了还在拉,不停地放屁。

    宗祐基的营帐臭气熏天。

    军医又是扎针,又是喂药,忙活到很晚,宗玹昱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至于裴晔,吃了药也不管用。

    营帐里准备了恭桶,军医扎针的时候,裴晔都是坐在恭桶上的,简直折腾去了半条命。

    天亮。

    白九姝“得了”消息,着急忙慌的跑来,“我家宝宝怎么了?”

    掀开帐帘,一股恶臭袭来,几乎是下意识的,白九姝刚踏进去一步,就退了出来。

    咦——!太恶心了!

    比猪粪还恶心!

    宗祐基从营帐里走出,脸上蒙了一块厚厚的布,把鼻子和嘴遮得严严实实的。

    “嫂子,我哥在隔壁那个营帐。”

    “哦哦。”白九姝跑向隔壁营帐,痛心的嚷嚷,“我可怜的王爷,宝宝……”

    宗祐基:错觉吗?感觉嫂子很兴奋的样子。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