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割腕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34章 割腕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四目相对,彼此无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香也越来越短。

    白九姝的心跳就没有慢过,她很冷静,冷静到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证明,自己根本不存在的真心。

    站着不动,腿都有些麻了。

    当最后一点火光熄灭,香灰落入香炉,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去。

    宗玹昱淡然地拿起一根香点上,插入香炉,“你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白九姝手指微曲,走向宗玹昱,在他身旁坐下,目光看着他,与他幽深的眸对上,第一次,认真审视这个男人。

    他真的让人捉摸不透,情绪莫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高兴。

    “宗玹昱,你最在乎的是什么?”

    “儿子!”宗玹昱回答得毫不犹豫。

    “第二在乎的呢?”

    “我的命!”

    “第三在乎的呢?”

    宗玹昱沉默了。

    白九姝勾唇笑了笑,“我排在第几位呢?”

    宗玹昱依旧沉默。

    “王爷,或许在你看来,我没有资格向你要求公平,但是在我眼里,我和你是公平的,想要我证明自己的真心,最起码,拿你的真心来换。”

    宗玹昱注视着白九姝,“本王曾经给过你真心,是你自己不要了。”

    白九姝讥笑,“你的真心就是一个侧妃之位吗?你见过有让心爱的女人做妾的吗?”

    宗玹昱站起身,深深地看了白九姝一眼,径直离去。

    “宗玹昱!时间还没到!”

    白九姝起身。

    宗玹昱脚步顿住,淡漠道,“给你再多的时间有用吗?结果不会变。”

    “时间还没到,你如何知道结果不会变?”

    宗玹昱转身看向白九姝,“只剩半柱香的时间,你打算如何说服本王?”

    白九姝冷着脸,“你回来!”

    宗玹昱站着不动。

    白九姝抬手取下头上束发的玉簪,头轻轻甩动,如瀑布的乌发披散而下。

    右手拿着发簪滑向自己的手腕,瞬间鲜血直流。

    宗玹昱心一慌,瞬间冲到白九姝跟前,抢过他的发簪,吼道,“你疯了!”

    几下撕了衣摆,要去帮白九姝包扎。

    白九姝将受伤的手腕藏在身后,笑盈盈地看着宗玹昱。

    “不是要我证明吗?我的命够不够?”

    宗玹昱脸色难看,“胡闹!”

    伸手去拽住白九姝的胳膊。

    白九姝挣扎,就是不让他包扎。

    “染染,别闹,伤口很深,让我包上,快点。”宗玹昱语气焦急。

    白九姝笑着,双手不停地躲,然后趁宗玹昱不注意,环住了他的脖子,仰头吻上了他。

    宗玹昱扭头躲开,大掌握住了白九姝的胳膊。

    白九姝用力一跳,双腿缠住了宗玹昱的腰。

    宗玹昱没有理会,握着她受伤的左手,给她包扎。

    白九姝的右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宗玹昱挥开她的手,继续包扎。

    白九姝再次捂住了他的眼睛。

    宗玹昱再次挥开她的手,黑沉着脸,“你是不是感觉不到痛?”

    帮她包扎的布条,因为没有包好,被鲜血浸湿。

    “我不痛。”白九姝笑着,右手勾住宗玹昱的脖子,再次吻上了他。

    宗玹昱无奈,只能举起她的左手,余光瞧着伤口,帮她包扎上,然后双手拖着她的臀,匆匆离开地牢。

    白九姝一直在吻他。

    宗玹昱左躲右闪,努力看路。

    白九姝的吻,顺着他的唇一点点往下,下巴,脖子,喉结……

    “柴染染!”

    宗玹昱额头冒冷汗,只能呵斥,大掌用力在白九姝臀上掐了下。

    白九姝不觉得痛,只觉得痒,冲着宗玹昱坏笑。

    “不是要我证明吗?我正在用实际行动证明啊,别担心,流一点血死不了的。来,咱们接着吻,看看我的吻到底有没有感情。”

    白九姝再次吻上了宗玹昱。

    宗玹昱只能用力掐她的臀,让她安分一些。

    白九姝真疼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嘴用力咬在了宗玹昱的肩膀上。

    宗玹昱能看清路,也就任由她咬。

    刚出了地牢,忙冲着凰栖阁外边的暗卫嚷道,“去把云清找来!快!”

    话落,抱着白九姝匆匆往二楼去。

    二楼是宗玹昱办公的地方,桌椅书柜床榻一应俱全。

    宗玹昱将白九姝放到床上,忙去查看她的手腕。

    缠住她手腕的布条全部湿透,一路上,血一直在滴。

    白九姝脸色有些发白,神态却相当淡定,好整以暇地睨着宗玹昱,“王爷,我过关了吗?”

    宗玹昱黑沉着脸,不理会她,目光一直看着门外。

    不多时,夜隐领着一个绿衣女子前来。

    女子背着药箱,脸圆圆的,长得很漂亮,就是面无表情,显得冷漠。

    “云清,侧妃的手腕被划伤了,你快给看看。”

    宗玹昱微微举着白九姝的手腕,方便云清查看。

    云清上前,解开了缠着伤口的布条,见白九姝手腕上长长的一道血痕,皱了皱眉。

    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没有伤到骨头和经脉,伤口愈合以后不影响腕力。”

    帮白九姝清洗了伤口,撒上止血的药粉,又抹了药膏,而后将伤口包扎上。

    “虽然伤得不严重,但也不可大意,侧妃娘娘近几日,左手不要碰到水,也尽量不要使用左手,防止伤口裂开。”

    白九姝随意嗯了一声,浑不在意。

    “云清告退!”

    云清背着药箱离开。

    宗玹昱可算放了心,脸依旧黑沉沉的,漆黑的寒眸冷冷地盯着白九姝。

    白九姝笑盈盈的,眨巴眼,“我过关了吗?”

    宗玹昱的脸色更黑了,浑身的寒气不断地往外冒。

    白九姝凑近他,勾唇一笑,“我知道,你心里很矛盾,既恨着我,又爱着我,想爱护我,又想折磨我,爱恨交织,很痛苦。

    那我也说说我的感受,想弄死你,又弄不死你,想抢回我的钱,又打不过你,想扑倒你,又有无数理由阻止我扑倒你,各种情绪交织,我也很痛苦。

    王爷,我没有证明我爱你,但是你证明了你在乎我,所以……”

    白九姝仰头吻住了宗玹昱,吻得认真,不是玩笑。

    在他真心的时候,她给他真心。

    直到身份被拆穿,或者,不得不离开的时候。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