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愤怒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49章 愤怒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宗玹昱沉默了,思索着什么。

    有些事他当年问过,只是问得不仔细,当时满心愤怒,根本无法理智思考。

    白九姝将所有的事情从头捋了一遍,沉声问,“你说,你闯进乾徳殿的时候,看见了很多人的尸体?”

    桑若颔首,“是!”

    “那些人是谁杀的?”

    桑若复杂的眼神看着白九姝,“当时乾徳殿死了很多人,周围的侍卫也都不知所踪,我们推断,是娘娘与人合谋杀了人。”

    “推断……呵!”白九姝冷笑,“我再问你,你确定靠近乾德殿的时候,听见了孩子的哭声?”

    “是!”

    “哭声是否响亮?”

    桑若皱眉,“哭声一开始响亮,后来渐渐变弱,属下闯进乾徳殿的时候,小殿下已经不哭了。”

    白九姝心沉了沉,“确定,当时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都死了吗?”

    “这……”桑若犹豫了,摇头,“当时属下只关注小殿下,返回乾徳殿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谁清理的?”

    “太妃让人清理的。”

    白九姝讥讽地看向老太妃,“太妃清理得还真及时。”

    “你什么意思?”老太妃脸色阴沉,“你这是怀疑老身?自己不守妇道,联合外人杀害我王府的人,你还有脸狡辩?”

    “本座只是就事论事。”白九姝勾唇冷笑,“孩子本来还在哭,忽然就窒息了,不哭了,很蹊跷呢。有人想闷死孩子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桑若突然闯进来,坏人没有得逞。”

    “侧妃娘娘,桑若大人是凰栖阁所有隐卫的头领,武功高强,若是屋里有人要害小殿下,能不被她发现?”元菁说道。

    白九姝嗤笑。

    “你笑什么?”

    白九姝讥讽地看着她,“以为所有人的脑回路都跟你一样?乾徳殿如果真的有人,难道就不会发现桑若前来吗?

    因为桑若武功高强,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闯入乾徳殿,凶手没能彻底闷死小殿下,阴谋即将暴露,在逃不掉的情况下……

    如果是我,就直接躺到死人堆里。

    我这个推测,元菁姑娘觉得合理吗?”

    元菁脸色难看,“奴婢说不过侧妃娘娘。”

    “说不过就闭嘴!”白九姝面色沉了下去,冰冷的目光看向宗玹昱,“你觉得我说得合理吗?在你看来,过去的我,冷漠无情到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顾吗?

    你还记得在军营里,有人想害我吗?

    我归来,有人想杀我,那曾经,就不会有人趁你不在,害我性命吗?”

    宗玹昱痛心地看着白九姝,艰难开口,“染染,我……”

    “老身小看你了,伶牙俐齿,黑的都让你说成了白的。”老太妃沉声道。

    白九姝看向她,勾唇一笑,“黑白颠倒的人恐怕不是我,我就问一句,圣王的亲信,完全忠诚于圣王的属下,有没有一个人亲眼目睹我跟人私奔?”

    老太妃皱眉,“这王府的下人,每一个都是忠诚于圣王的!”

    “呵呵!真是笑话!”白九姝冷嗤,“若这王府的人都忠臣于圣王,那么此刻,我的地位将无上尊贵。

    圣王认可的女人,他的属下就算不认可,也会恭敬对待,这才叫绝对的忠诚。

    可事实如何呢?除了这乾徳殿的人,这王府恐怕没有人真正效忠圣王。

    那些看见我跟人私奔的人,恐怕算是太妃的亲信吧?”

    白九姝戏谑地看向宗玹昱,“宝啊,是不是觉得很可悲?这王府,你祖母才是当家主人!”

    “放肆!”老太妃沉着脸呵斥,“你少挑拨离间!”

    白九姝讥笑,低头在宗怀朴脸上亲了下,“小东西,若是当初,你桑若姑姑来晚一步……”

    “轰”的一声巨响。

    宗玹昱一掌劈碎了旁边的桌子,桌上茶盏还有小家伙的吃食,全都撒了一地。

    男人眸子猩红,高大的身躯颤抖,浑身充满骇人的戾气。

    所有人噤若寒蝉,宗怀朴被吓得小手揪紧白九姝的衣服,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

    “桑若!给本王彻查!这王府上上下下的人全都盘问清楚!该换的人,全部换掉!”

    桑若颔首,“是!”

    “来人!送老太妃和表小姐回去,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得踏进乾徳殿一步,违令者杀!”

    老太妃难以置信,“宗玹昱!我是你的祖母!你竟然……”

    宗玹昱猩红嗜血的眸看向她,声音冰寒刺骨,“祖母别忘了,本王才是这北疆之主!你最好没有算计本王的女人和儿子,不然的话……本王杀了你!”

    老太妃浑身一震,脚下踉跄差点摔倒,“你,你……”

    “太妃。”乐正舍伊扶住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宗玹昱,“表哥,你为了一个女人,连亲人都不顾了吗?”

    “你闭嘴!”宗玹昱怒喝,“来人!传信回乐正家族,让人将他们尊贵的大小姐接回去!我北幽圣王府不养不相干的人!”

    乐正舍伊浑身发软,只觉得通体冰凉,她在圣王府住了五年,整整五年,他竟然要赶她走?

    就为了一个柴染染,呵呵……

    “玹昱!”老太君神色严厉,“舍伊是你的未婚妻,怎么会是无关紧要的人?”

    宗玹昱眸子危险地眯起,“本王什么时候有未婚妻?”

    “这是你娘定下的婚事!”

    “滚!”宗玹昱脸色铁青,额头青筋暴起,猩红的眸底是浓郁到化不开的阴郁,“全都给本王滚!”

    桑若上前一步,“老太妃,您请回吧!”

    老太妃沉着脸,看了宗玹昱和白九姝一眼,拄着拐杖离去。

    乐正舍伊跟随,腿有些打颤。

    宗玹昱高大的身躯僵直,拳头紧握,努力克制着心中肆虐的戾气,目光看向白九姝的时候,眼底万千复杂,心里压抑得难受。

    上前一步,伸手准备去抱妻儿。

    宗怀朴忽然扭过小脑袋,双手抱紧白九姝的脖子,“娘亲……怕……”

    宗玹昱的手僵在半空。

    白九姝轻笑,手轻轻拍着小家伙的背。

    “你爹爹是大恶魔,怕就对了,以后不跟你爹爹好,跟娘亲好。”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