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争吵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63章 争吵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过去大概不成熟……

    宗玹昱心里堵得慌,这女人,总能有办法气他。

    好得很!

    “柴染染,你很有觉悟,本王很欣慰!”

    宗玹昱语气不冷不热,闭眼睡觉。

    白九姝撇嘴,她当然有觉悟,论怎么做才能气死人,她可是鼻祖。

    想当初,就是她把祖父和祖母气得跳脚,才导致他们二房被赶出国公府,另立门户。

    想想当年的英勇事迹,还能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

    年少轻狂,而今的她,少女的皮囊中年人的心,莫名凄凉啊……

    自我感慨了一番,安心睡觉。

    翌日。

    白九姝起了个大早,饭都没吃就去找岚辛和浅竹了。

    主仆三人在屋里捣鼓。

    宗玹昱一个人照顾儿子,一个人吃饭,心情别提多糟糕。

    吃完饭,特地让人去告诉白九姝,他抱儿子找傅云汐去了。

    白九姝也就是应付着嗯了一声,专心制作面具。

    一整天,都没有出屋,饭也没有吃。

    贴在浅竹脸上的面具,经过细心的加工刻画,从毛孔到肌肤上的绒毛,都跟白九姝现在这张脸一模一样。

    做完这一切,白九姝将浅竹脸上的面具揭下,小心翼翼地平铺在圆盘上,用药水浸湿,然后蒸油蒸烤。

    易容面具上刻画的痕迹全都消失。

    白九姝重新拿出另外的翼泥,重新作画。

    相比于柴染染的脸,白四的脸相对简单。

    凭空捏造出来的,细节不那么讲究,属于平凡模糊没有特色不容易让人记住的脸。

    天黑,饭点。

    月夕来敲门,“娘娘,王爷问您什么时候回去?该吃晚饭了。”

    白九姝才意识到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她一整天都没吃饭,太沉迷,都忘了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而她的喜好就是做易容面具,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今天就到这里吧。”

    “……”

    白九姝跟着月夕回乾徳殿,一进去就对上一张黑沉的脸,忍住笑意,故作不解,“宝啊,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时间是个有趣的东西,闲得慌的人,最容易胡思乱想。

    比如,没事就会想,她都不来找我,她都不在乎我跟谁在一起,她都不吃醋吗?她这样,一点都不爱我……

    越想,心里就越堵。

    “你跟你那两个丫头关在屋里做什么?”宗玹昱沉声问。

    “能做什么?不就是谈谈心,看看书。”

    白九姝浅笑,坐到了宗玹昱身旁,很自然地抱过男人怀中的小家伙,一股郁香扑鼻而入,让她下意识皱眉。

    小家伙很安静,与其说是安静,不如说是无精打采,不如往日活泼机灵。

    “小北怎么了?”

    “可能总是待在同一个地方,不高兴。”宗玹昱说道,就是因为儿子情绪不太对,他才提早回来。

    晚回来也没用,这女人一点都不在乎。

    白九姝眉头没有舒展,儿子身上的香味让她很不舒服,从心底里排斥这股味道。

    “宗玹昱,你有没有觉得小北身上有一股香味?不怎么好闻。”

    “香味?”宗玹昱凑近宗怀朴,鼻子嗅了嗅,“没有香味啊?”

    白九姝盯着他,男人脸上的表情疑惑,像是真的没有闻出来,嗅觉有这么差吗?

    “今天,谁抱了小北?”

    “云汐,小北跟她还算合得来,被她抱着一直很乖。”宗玹昱说道。

    白九姝眉头紧蹙,抱着宗怀朴起身,“小北身上的味道难闻,我抱他去沐浴。”

    宗玹昱愣了下,女人已经抱着孩子走远,走得很快,味道难闻?吃醋就吃醋,还找借口,还以为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呢。

    心底的阴霾,消失无踪。

    白九姝给宗怀朴沐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娘亲……”宗怀朴咧嘴笑,比先前精神了很多。

    白九姝笑着,心却沉得厉害,刚才给孩子沐浴的时候她就在想,那股香味到底是什么。

    总算是想起来了——腾蛇花。

    一种很漂亮的紫色毒花,花香浓郁,有麻痹大脑神经的作用,闻久了,人会没有精神,渐渐地,大脑瘫痪痴傻。

    对成人来说,花香有毒。

    对孩子来说,花香剧毒。

    那个傅云汐,也不是个善良的主,这一个两个的,都想着害一个孩子。

    白九姝心揪着,很难受,抱着宗怀朴出了浴池,到大殿找宗玹昱。

    “饭菜都凉了,你也太慢了。”宗玹昱说道。

    白九姝面无表情,抱着儿子坐下,拿勺子盛了饭。

    宗怀朴主动张嘴,“啊……”

    白九姝冲着他笑了笑,将饭喂给他,柔声嘱咐,“吃慢一点。”

    宗怀朴吧唧嘴,吃完了又张嘴,“啊……”

    白九姝笑笑,直接拿了勺子给他,让他的小手紧紧握住勺柄,“自己吃吧。”

    小家伙倒也乐意自己吃,就是舀半勺饭,还会掉半勺,吃得满嘴都是,满桌满地都是。

    白九姝只是笑,与小家伙的脑袋错开,埋头吃饭,偶尔给儿子夹一点蔬菜。

    宗玹昱明显感觉自己被孤立了,女人在生气,“柴染染,你怎么了?”

    白九姝不说话,摆明了不搭理他。

    宗玹昱皱眉,“到底怎么了?吃云汐的醋了?”

    白九姝窝火,瞪向宗玹昱,没好气,“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会为你吃醋?”

    宗玹昱沉了脸,“那你发什么脾气?”

    “呵!我发什么脾气?”白九姝火大,“你知不知道,你那个青梅竹马,红颜知己,对小北下毒。”

    宗玹昱面色微凝,抿唇,“云汐不是那样的人!”

    “呵!你的意思,我诬陷她?小北回来为什么蔫蔫的?就是因为傅云汐身上的香味有毒!”

    “染染,小北身上没有香味,本王没有闻到,就算你要诬陷云汐,也找个合理的理由。”

    白九姝火气压不住,感觉快被这个臭男人气炸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宗玹昱沉着脸,“本王也不乐意跟你说话!”

    伸手准备去抱宗怀朴。

    白九姝抱着儿子躲开,“你身上脏!少碰我儿子!”

    “柴染染!”宗玹昱脸色难看,浑身的寒气往外冒。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