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来过北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64章 来过北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白九姝无视男人的怒火,抱着小家伙坐得远远的,“月夕,把我和小北的碗端过来!”

    “不许端!”宗玹昱冷冷道。

    月夕僵在原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九姝冷冷地看着宗玹昱,她说乐正舍伊给小北下毒,他毫不犹豫就相信了。

    而她说傅云汐下毒,他却说她诬陷。

    叶飘零说得没错,傅云汐在宗玹昱心里确实有地位,男人去找傅云汐,不仅是故意气她,怕也是心里想去。

    呵呵!

    白九姝讥讽一笑,她是对他有好感,但她属于极端的那一类人,当这个男人有一点不好,所有的好就都同时抹灭了。

    她并没有想嫁给他,而此刻,连跟他恋爱调情的想法都没有了。

    白九姝抱着宗怀朴起身,往外走去。

    “你做什么去?”宗玹昱沉声问。

    “我今晚跟岚辛和浅竹一起睡,跟她们一起吃,小北跟我一起。”

    白九姝说完话,已经出了乾徳殿。

    宗玹昱脸色黑沉沉的,浑身的低气压,手死死地握着筷子,似曾相识的情形,当初也是因为云汐,她非要跟他闹。

    她怎么就不想想,他若是喜欢云汐,还轮得到她进府吗?

    “王爷,小殿下身上确实有一股香味。”月夕鼓起勇气说道。

    宗玹昱凝眉,幽深的眸子看向她,“当真?为何本王闻不到?”

    “奴婢靠近小殿下的时候,闻到了,昨晚也是,有一股香味,昨天小殿下回来,精气神也不太好,沐浴之后就好多了。”

    宗玹昱眸色沉了沉,看向秋棠,“你昨晚有替小北检查身体,对于侧妃说的下毒一事,怎么看?”

    “王爷,奴婢的医术不及侧妃,光凭一股香味,无法判断是否有毒,只是小殿下身上的郁香,闻久了确实有些闷头。”秋棠恭敬道。

    宗玹昱沉默了,眸子深沉晦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白九姝心里一肚子火,不过因为抱着孩子,将所有的火气硬生生压下。

    带着宗怀朴与两个丫头一起用饭。

    吃完饭,哄小家伙入睡之后,自己却全无睡意,心情很浮躁。

    “主子,在想什么?”岚辛问。

    白九姝回神,淡淡道,“没什么,圣王给了我十天时间,已经过去七天了。”

    “主子,面具快完成了,来得及的。”浅竹说道。

    白九姝嗯了一声,看了眼熟睡的宗怀朴,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从上次知道他中毒,到这次发现他被下毒,她情绪很失控。

    尤其,她怕自己就是柴染染,这或许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如此,觉得孩子亲切,更觉得心疼。

    “岚辛,浅竹,两年前……大概五六月份,我在哪里?”

    两个丫头都陷入了沉思。

    “五六月份在哪里,奴婢不知,只是主子之前说过,要往北疆走一趟,为此离开了京城。”浅竹说道。

    “什么?”白九姝诧异地看向她,心里紧张,“你说,我要来北疆?来北疆做什么?”

    浅竹摇头,“主子没说。”

    “那,我与你们分开了多久?”

    “自从两年前四月主子离京,到去年九月,主子才送信给奴婢,让奴婢以主子的身份,带着夫人和五小姐到西南去过年。

    奴婢去年十一月底到安城,与主子相见,分开了约摸一年半,对主子的行踪毫无所知。”

    白九姝走神,她竟然来过北疆……她真的,有可能是柴染染吗?

    可她没这么窝囊啊?怎么可能给人做妾?

    就算爱得再卑微,她也有自己的底线。

    白九姝一想到自己可能是柴染染就冒火,唯一能给她安慰的,就是床上的小家伙。

    其实,验证自己是不是柴染染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宗玹昱睡了。

    如果她是第一次,那她不是柴染染,如果不是第一次,那她十有八九就是柴染染。

    之前想睡宗玹昱,现在想到傅云汐就有点膈应,不太想睡了。

    “浅竹,你说,我有可能是柴染染吗?”

    “啊?”浅竹不淡定了,“这,不太可能吧……”

    嘴上说着不太可能,心里却有些不安。

    主子不说,她还想不到这个,现在想想,还真的……

    岚辛也开始慌了,“主子,您这么一说,奴婢才发现,小殿下的眼睛跟您原本的眼睛长得一样,都是勾人的桃花眼。”

    白九姝看向宗怀朴,小家伙闭着眼睛,眼睫毛很长,小嘴微微张着,很可爱,很软萌。

    这真的,有可能是她儿子呢。

    好像,情况也不那么糟糕。

    “浅竹,拿点迷香,让小北睡得熟一点。”

    “……”

    迷香点了约摸一刻钟。

    白九姝拿了针,取了宗怀朴的一滴血。

    小家伙只是眉头皱了下,没有醒过来。

    白九姝松了口气,重新用千灵液验毒,液体变成深绿色。

    毒素加重了。

    腾蛇花竟然就是引起小北毒发的药引,只是现在量还达不到毒发的程度。

    之前的毒是傅云汐下的?

    不对,若是她下的,乐正舍伊就不会说,小北的命在她手中。

    看来乐正舍伊和傅云汐是一伙的。

    还真就应了那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白九姝脸色难看,心里却安心多了,因为她大概知道小家伙之前中的是什么毒了。

    “主子,毒素加重,现在怎么办?”岚辛担忧的问。

    “我心里已经大概有数了,我写个方子,你和浅竹明早去抓药。”

    “……”

    夜深。

    白九姝没有休息,继续制作易容面具,在天边露白的时候,叠加了两张脸的面具彻底做好。

    用药水浸泡了半个时辰,薄如蝉翼的面具戴在了浅竹的脸上,渐渐地,如同融入进了浅竹的肌肤。

    浅竹的脸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她自己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戴了面具。

    白九姝写了药方,浅竹和岚辛拿着药方一起出府。

    宗怀朴醒了,白九姝抱着他前往乾德殿,一进去就见到了正在吃饭的宗玹昱。

    “爹爹……”宗怀朴兴奋,笑眯了眼。

    白九姝郁闷,至于这么高兴吗?

    “你们今天起得有点晚。”宗玹昱神色如常,看不出昨夜刚跟白九姝闹了别扭。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