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口是心非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119章 口是心非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宗玹昱默默偏过头,眼睛望着床顶,嘴角狠狠地抽了抽,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宝宝,人家难过,求安慰……”白九姝声音委屈巴巴的。

    宗玹昱心中无奈,抱紧白九姝,“别闹了,睡觉。”

    “你不让我抱大腿,不睡。”

    “你这么厉害,大半夜去杀人,需要抱本王的大腿吗?你嘴上求着本王,其实心里根本就不需要本王。”

    “不,我需要。”白九姝抬起头,水润的桃花眸认真地看着宗玹昱,“你是我男人,在我不够强大的时候,你要帮我。”

    宗玹昱眼神幽幽,“等你强大之后,再将本王一脚踹开吗?”

    白九姝控制不住笑出声,目光闪烁,“人家才不是这样的人。”

    “你说的话,你自己相信吗?”

    白九姝笑着,“当然相信啊,本座说的每一句情话,都是肺腑之言。”

    宗玹昱注视着白九姝,直视她的眼睛,“你指天发誓,若是欺骗本王,你白家……”

    白九姝抬手捂住他的嘴,“一定要这么较真吗?”

    宗玹昱心中怅然,拿下了她的手,神色淡漠,“睡觉吧。”

    白九姝心里堵,感情最是烦人,“你这人特别没劲,你比我年纪大,就不会让着我吗?

    你自己计较我对你的感情有多少,可是你呢?对我的感情又有多少?

    你从来不说,我也从来不知道。

    你喜欢较真,那我也较真,我问你,你爱我吗?有多爱?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宗玹昱久久无言。

    白九姝嗤笑,“怎么?无法回答了?”

    “不想回答。”

    不想她太得意,不想让她知道,两个人的感情,他输得一败涂地。

    白九姝斜睨着宗玹昱,笑得嘲讽,“你跟我有什么区别?你觉得我虚情假意,我也感受不到你的真心,都是一样的人,何必太认真?”

    “本王跟你不一样!”宗玹昱沉着脸。

    “哪里不一样?”

    宗玹昱睨了白九姝一眼,恼火地侧过身,背对着她,“睡觉!”

    白九姝心塞,一脚踹向宗玹昱的屁股,“你说清楚,我们哪里不一样?话说,你屁股弹性真好。”

    宗玹昱满头黑线,转身瞪着白九姝,一肚子火,“你是不是希望本王弄死你?”

    白九姝挑衅一笑,“来呀!床上大战三百回合,谁死算谁输,敢不敢?”

    宗玹昱无言以对,长臂将白九姝捞进怀中,无力,“败给你了,睡觉。”

    “那你爱不爱我?”

    “……”

    “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

    “说话!”白九姝推搡宗玹昱,“说清楚!”

    “那你爱不爱本王?”

    “当然爱呀!”

    “……本王不爱你,不想睡你,不想宠你,不想帮你,你在本王心里,要多碍眼有多碍眼,看你一眼就觉得心烦。”

    白九姝:……

    遇到这么一个喜欢口是心非的男人,该怎么办?

    嫌弃她碍眼,抱她做什么?

    “圣王殿下,你敢不敢对天发誓,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若说了假话……唔……”

    宗玹昱将白九姝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膛,没好气,“聒噪,睡觉!”

    白九姝闷笑,抬脚缠住男人的腰,像个八爪鱼一样粘着他,闭眼睡觉。

    男人的怀抱让她觉得温暖和安心。

    折腾大半夜,白九姝很快就睡着了。

    宗玹昱却失眠了,望着怀中的女人苦笑,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她紧贴着他睡,他没有想法都不可能。

    真是个祸害。

    宗玹昱天亮才睡着。

    宗怀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自己爬起来,坐在床上咿咿呀呀的,自言自语。

    无聊了,就扯亲爹的头发。

    宗玹昱迷糊间睁眼瞥了儿子一眼,见小家伙乖巧,继续睡觉。

    聂家鬼宅平静,外界却已经闹翻了天。

    太子和吏部尚书崔大人,武安侯牧赫,全都半夜遇害,皇上也在半夜遭遇刺杀,身受重伤。

    贼人过于嚣张大胆,一时之间,整个帝都人心惶惶。

    皇帝大怒,责令刑部和大理寺协同二皇子,调查昨夜遇刺一案。

    ……

    睡到日上三竿,白九姝和宗玹昱才醒来。

    白九姝抱着儿子,母子两个一模一样的桃花眼,巴巴地看着宗玹昱,“饿……”

    宗玹昱无奈起床,“等着,我去给你们买。”

    “亲爱的,厨房有米,有蛋,我和小北要求不高的,早餐一碗粥,两个煎蛋,谢谢了,快去熬粥。”白九姝笑眯眯道。

    宗怀朴眨巴着漆黑大眼,小奶音含糊不清,“要吃蛋蛋。”

    宗玹昱认命,“很快就好。”

    “……”

    男人一走,白九姝抱着儿子就开始猛亲,“小小北,娘亲的乖儿子。”

    一大早就看见儿子,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宗怀朴瘪嘴,小脸委屈巴巴的,小手去推白九姝,“不……亲亲……”

    白九姝又在小家伙脸上狠狠吧唧一口,笑眯了眼,“就要亲亲!”

    宗怀朴委屈,歪过小脸不理白九姝。

    白九姝轻笑,抱着儿子下床去洗漱,懒得烧热水,也就用的冷水。

    天寒地冻的,水格外的冰凉。

    用冷水洗脸,刺骨的冷意袭来,白九姝整个人都清醒了。

    没敢用冷水给宗怀朴洗脸,只是手指沾了水,给小家伙抹了下眼睛,就这样,小家伙都不停地躲。

    洗漱之后,白九姝闲来无事,抱着儿子在聂家鬼宅四处闲逛。

    她虽然前世就来过聂家鬼宅,对这里也还算熟悉,但不是每一个院落和屋子都逛过。

    抱着儿子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聂家的祠堂。

    祠堂里光线昏暗,阴森森的,上方供奉了密密麻麻的牌位,有两个牌位上,用红色的布盖着。

    布上积了厚厚的灰。

    白九姝皱眉,心中狐疑,走上前,将牌位上的红布揭下。

    不孝子孙聂钦之灵位。

    不孝孙媳珞瑛之灵位。

    祠堂内,忽然刮起一阵一阵的阴风。

    宗怀朴小脑袋靠着白九姝,小手揪着娘亲的衣服,“怕……”

    白九姝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柔声道,“娘亲在这里,不怕。”

    正准备离开,一阵阴风刮来,珞瑛的牌位忽然倒了。

    排位下方,压着一封泛黄的书信。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