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剑拔弩张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147章 剑拔弩张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白傲心里越发不安,皇上明知道他的女儿没有定亲,却当着众人的面问这样的话,到底意欲何为?

    迟疑了一瞬,硬着头皮道,“回皇上,微臣心里已经有了女婿人选,只是暂时没有替小女订婚。”

    “哦?”皇帝锐利的目光盯着白傲,“白将军心中的女婿人选,不知是谁?”

    “是,是……”

    想说是温倬言,又无法解释女儿和圣王一起出现的原因。

    “回皇上,父亲心中的女婿人选是丞相次子温倬言,臣女心中的夫婿人选,是圣王殿下。”白九姝说道。

    不同于往日里习惯性调笑,白九姝面无表情,说话的语气也很淡漠,不含情绪。

    皇帝的目光再次转向白九姝,眸中是白九姝无法理解的冰冷阴郁,“朕听闻白四小姐未婚生子,该不会是与圣王生了孩子吧?”

    一句话,众臣哗然。

    白傲和温如玉,还有一众白家人,全都愣住。

    白九姝心里些微诧异,眸色暗了暗,想不到皇帝竟然知道她未婚生子,若说与圣王生子,如何?若说没有,又如何?

    说与圣王生子,那就等同于承认她就是柴染染……

    也不知道鹤阳追杀柴染染的时候,知不知道柴染染是圣王侧妃。

    她现在,暂时不想承认。

    “回皇上,不过谣言罢了。”

    “既是谣言,看来白四小姐与圣王也没什么关系。”皇帝沉声道。

    白九姝神色淡漠,拿不准皇帝的心思,“回皇上,臣女与圣王互相爱慕,彼此不分你我。”

    皇帝面色沉了沉,威严道,“坐下吧!”

    宗玹昱抱着儿子走到皇帝下首的空位上坐下。

    他的身旁,再没有多余的位置。

    白九姝毫不顾忌众人的目光,与他挤在一张椅子上。

    皇帝皱了皱眉,“来人,给白四小姐搬一张椅子。”

    “皇上,气候严寒,臣女与圣王坐一起暖和,不用再浪费一张椅子。”白九姝淡漠道。

    皇帝眸子阴郁,脸色越发难看,目光转向宗玹昱,“今日宴席,是为了迎接圣王,因为还在太子丧期,宴会一切从简,还望圣王莫要介意。”

    宗玹昱俊脸冷硬,眸子漆黑深沉,“无妨,本王也不喜欢铺张浪费。”

    白九姝悄悄撇嘴,不喜欢铺张浪费,那邺城的圣王府还弄得金碧辉煌的?豪无人性!

    “开席吧!”

    皇帝发话,音乐起,舞姬上场。

    音乐是那种哀婉的乐调,舞姬全都穿一身素白的衣服,就连头上的花都是白色的,毫无喜庆可言。

    白九姝勾唇冷笑,这皇帝,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对圣王不满,好好的接风宴,弄得跟丧葬宴似的。

    察觉气氛不对,大多数朝臣都低着头,连低声私语都不敢。

    白九姝拿起一块糕点,自己咬了一半,感觉味道不错,直接塞给了宗怀朴。

    又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半,剩下一半喂给了宗玹昱。

    宗玹昱淡然地将糕点吃下。

    两人举止亲密的一幕,没有逃过众人的眼睛。

    有人诧异鄙夷,有人心中愤怒,白家人则是觉得有失体统,无地自容。

    “圣王远在北疆,不知是如何与白四小姐相识的?”

    一身着黄色宫装的女子轻蔑地瞥了白九姝一眼,目光看向宗玹昱,笑着询问。

    宗玹昱好似没听见,看都没看她,目光一直瞧着怀中的宗怀朴,担心儿子吃糕点噎着,随时准备给儿子喂水。

    宗玹昱不作答,气氛变得尴尬。

    白九姝看向对面那黄色宫装女子,猜测她是皇家的哪一位公主,模样气质都不错,只是那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被人无视的感觉似乎不太好。

    白九姝也没打算给别人台阶下,默默端起酒杯,倒了一杯酒浅酌,反正人家问的不是她,她犯不着回答。

    苍琉璃心里恼火,第一次觉得如此丢人,感觉白九姝那一眼完全是对她的嘲讽和挑衅。

    “白四小姐耳朵是聋了吗?”

    白九姝眉眼微抬,潋滟的桃花眸睨着苍琉璃,绝美的面庞神情漫不经心,“你……在跟我说话?”

    “在本公主面前竟然自称我,好没有规矩!”

    白九姝勾唇慵懒一笑,身子倚着宗玹昱,“王爷,那个丑不拉几的公主竟然说我没规矩,你觉得呢?”

    宗玹昱冰寒的眼神射向苍琉璃,目光如炬,“本王的女人,为何不能自称我?”

    苍琉璃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难看,“圣王,你只是一个外姓王爷,竟然……”

    “放肆!”宗玹昱厉喝,冰寒的眸子看向皇帝,“皇上,北幽的公主就是如此的不懂规矩吗?在本王面前,连谦恭都不懂!”

    皇帝脸都绿了,目光森寒,“朕看不懂规矩的人是圣王吧?这里是北幽国,知道什么叫做君臣吗?”

    宗玹昱勾唇冷冽一笑,“北幽皇确定本王是臣?北幽国立国之初,就与第一代圣王有过约定,历代圣王与皇帝平起平坐,无君臣之分。”

    皇帝被噎住,面色阴沉,阴郁的眸犀利地盯着宗玹昱,“自朕登基,就从未听过皇帝与臣子平起平坐的说法。”

    宗玹昱唇角的弧度加深,眼神玩味,“那大概是因为,皇上并非正统。”

    一句话,宴会上的气氛陡变,剑拔弩张。

    白九姝都快给宗玹昱竖大拇指了,这男人太嚣张了,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说皇帝不是正统。

    “圣王太放肆了!”皇帝冷声呵道。

    宗玹昱冷笑,“本王说的是事实!北幽国的老臣都知道,当年先帝中意的皇储人选,一直都是瑞王。

    后来,瑞王被人下毒精神失常,瑞世子双腿残疾,其他皇子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那之后,皇上才有了机会。

    先皇死得突然,必然没有来得及告诉皇帝,本王不是谁的臣!”

    皇帝阴沉着脸,将手中的酒杯重重摔到地上,“圣王以下犯上,来人,给朕将这个乱臣贼子抓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隐匿在暗处的御林军,纷纷出现,将宗玹昱和白九姝团团围住。

    与此同时,无数弓箭手对准了他们。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