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坐实下毒的罪名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157章 坐实下毒的罪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白九姝唇角勾起一抹冷弧,冰冷的眼神盯着彩衣。

    彩衣心中一窒,低下头去,白九姝的眼神让她不安。

    傅一良看了白九姝一眼,神色复杂。

    “世伯,一起去看看吧,本小姐与傅小姐很是有缘。”

    白九姝笑着,先傅一良一步往前走。

    傅一良跟上她。

    彩衣走在最后,不知为何,心里很是不安。

    进了傅云汐的闺房。

    只见傅云汐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裴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焦急地坐在床沿。

    一见白九姝来,裴晔脸色一下就黑了,目赤欲裂,起身冲向白九姝,一拳冲着白九姝挥去。

    白九姝眼神冰冷,精准地握住了裴晔的拳头,抬脚踹向裴晔的肚子,直接将裴晔踹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裴晔重重地撞到架子上。

    架子上的花瓶还有其他玩物全都摔到了地上。

    裴晔也摔得口吐鲜血。

    白九姝冷笑,冲着他走去,抬脚踩住裴晔的半边脸。

    “裴晔,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不识抬举,就算你是裴衍的哥哥,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做人,别太愚蠢!”

    裴晔痛恨地看着白九姝,“毒妇!”

    “呵!”白九姝轻嗤,“多谢夸赞!”

    一脚踢在裴晔嘴上,踢得裴晔满嘴的血。

    裴晔痛,却反抗不了。

    傅一良眸色暗了暗,以往听闻过白家四姑娘狠辣,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彩衣身子不安地颤抖,她没有想到,这个白小姐这么狠,比过去的柴侧妃难缠多了。

    白九姝转身走向床上的傅云汐,给傅云汐把脉,眸中闪过些什么,唇角微微勾起。

    又中毒了……

    这女人,比她还像神经病。

    这一次,她可不会任人诬陷了,她会坐实了这下毒的名头。

    白九姝从怀中掏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喂到傅云汐口中。

    “你做什么?”

    彩衣焦急上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白九姝玩味一笑,“我下毒啊!我这个人啊,最不喜欢被人诬陷了,所以打算毒死傅云汐算了。”

    “你!”彩衣脸色大变,没想到白九姝会这么嚣张。

    “白四!”裴晔怒吼。

    傅一良脸色难看,“白四小姐未免太过分!完全不将我安国公府放在眼里!”

    “世伯误会了,安国公府是我大伯母的娘家,我对于国公府的人向来是尊重的,只是傅云汐……”

    白九姝冷笑,“世伯,我这个人坏,但是坏在明处,坦坦荡荡,而傅云汐……离开京城多年,是什么心性,世伯还真的不了解。

    圣王带了傅云汐入京,明确要求傅云汐回安国公府,而傅云汐却直接住进了圣王府。

    傅云汐说父母都不在了,与世伯一家不亲厚,担心被欺负,不肯回来。

    圣王担心傅云汐住在圣王府引人误会,是不打算留下她的。

    结果傅云汐病了,病得动不了了,圣王只能被迫收留。

    很不巧啊,我会一点医术,发现傅云汐中毒了,不能轻易挪动,必须待在圣王府,这还真的是……呵呵!

    今天,我与傅云汐没有任何肢体接触,我才去找世伯没多久,结果,彩衣来找世伯,说傅云汐晕倒了,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本小姐害了傅云汐。

    京城人都知道本小姐脾气不好,既然诬陷我,那我就坐实了害傅云汐的罪名,我明着下毒!”

    白九姝似笑非笑地看向彩衣,眼神一厉,“这个结果,你满意了?”

    彩衣被噎住,没有底气道,“我,我家小姐才没有……本来就是你来,我家小姐才……”

    白九姝闪身上前,两指掐住了彩衣的脖子,笑得嗜血,“才如何?”

    彩衣瞪大眼,浑身僵住,对死亡的恐惧让她不敢轻易动弹,求救地目光看向傅一良,颤声道,“国公爷……救……救命……”

    “白四小姐!”傅一良沉着脸,语气严厉。

    “世伯!别激动,别生气,气死了,留下伯母守寡,不值得。”白九姝笑眯眯道。

    傅一良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头脑晕眩,这个白四,真真是气人。

    “咳咳……”

    床上的傅云汐忽然开始咳嗽,伏在床沿,一口黑血喷出,“哇……”

    “云汐!”

    裴晔快速奔向傅云汐。

    傅云汐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五脏六腑如同火烧,恶心,想吐,吐出来的全都是黑血。

    她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心里没底,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慌。

    她不要死,她还要嫁给玹哥哥,她不要死……

    她想喊出来,却发现,无论她怎么张口,就是喊不出一个字,她好像哑了。

    傅云汐瞪大眼,手紧紧地握住裴晔的手,眼底满是害怕,惊惶……

    裴晔,救我,救我……

    “云汐,云汐……”

    裴晔焦急,冲着白九姝吼道,“白四!解药!把解药交出来!”

    “解药,没有!”

    “你!”裴晔愤怒,可是他打不过白九姝,扭头看向傅云汐,“云汐,你等着,我去找鹤阳道长,你等我,一定要等着我。”

    裴晔松开傅云汐的手,焦急离去。

    “咳咳……”

    傅云汐咳血,怨毒的眼神盯着白九姝,她忘了伪装,苍白的脸上五官狰狞,配上染血的唇,表情瘆人。

    白九姝笑得邪气,轻蔑地瞥了傅云汐一眼,松开了彩衣。

    彩衣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剧烈地咳嗽,往后退了数步。

    白九姝看向傅一良,“世伯,我与傅云汐的恩怨放一边,我对安国公府没有任何敌意,也不求安国公府帮助白家。

    目前是多事之秋,希望世伯谨慎行事,切记远离皇权之争,直到局势安稳,告辞!”

    白九姝离去,根本懒得管傅云汐的死活,当然,也不怕傅家人的报复。

    她现在……只想横着走。

    也不知道鹤阳是给一粒丹药呢,还是亲自来帮傅云汐看诊,若是亲自来……

    白九姝眸中闪过一抹冷光,勾唇,她是刺杀比较好呢,还是刺杀比较好。

    出了安国公府,门外停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夜隐和夜武立在马车两旁。

    一见白九姝,两人同时低下头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