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被强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227章 被强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宗玹昱喷火的眸子愤怒地盯着白九姝,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样,俊脸紧绷,额头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

    他周身的怒火抑制不住,气势迫人。

    白九姝瞧着他,眨了眨眼,惑人的桃花眸透着几分无辜茫然,就好像不知道宗玹昱气什么似的。

    表面淡定,心里都快笑喷了,自发脑补了一副圣王殿下头顶冒烟的画面。

    有趣,实在是有趣呀。

    “咳咳……”

    被摔在地上的美男咳嗽,嘴角溢出鲜血,表情痛苦,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白九姝看向美男,瞬间换上了担忧脸,“小宝贝儿……”

    起身准备走向受伤的美男。

    宗玹昱怒不可遏,有力的大掌握住了白九姝的手腕,拽着她就往外走,“白四,看来是本王对你太宽容了,让你无法无天,一次次触碰本王的底线!”

    白九姝手腕很痛,心里却想笑,面上板着脸,“触碰了你的底线,你就再换一个底线不就行了?上天让我们相遇,就是为了让你明白,底线这种东西是可以随时调整的。”

    宗玹昱握着白九姝的手腕用力了几分,黑着脸,浑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意,拽着白九姝出了君媚楼,然后搂着白九姝的腰,运起轻功,很快消失在原地。

    白九姝只感觉周围的房屋快速的往后退,然后很快,她和宗玹昱就到了圣王府。

    宗玹昱将白九姝放下,拽着她前往寝殿。

    途经花园的时候,撞上了乐正舍伊。

    “表哥……”

    宗玹昱黑沉着脸,拽着白九姝走得匆快,没有理会乐正舍伊。

    乐正舍伊望着远去的宗玹昱和白九姝,目光一点点冷了下去,衣袖下,指甲已经陷入了手心,疼痛让她的意识变得非常清醒,心中痛恨。

    她原以为胜券在握,结果……

    白九姝只是去逛小倌馆,表哥就急成那样,风风火火地去把白九姝找了来。

    表哥太在意白九姝了。

    她想要取代白九姝,成为表哥心尖上的人,不是那么容易。

    原本想着一个月的时间足够,目前看来,恐怕还需要更久的时间。

    该死的,白九姝取代柴染染那么容易,她取代白九姝就那么难,这世间的事情,真是不公平。

    宗玹昱拽着白九姝回到寝殿,一个用力,将白九姝甩在了床上,俯身压下,密密麻麻的吻落下,如同被激怒的野兽,带着惩罚,肆意的啃咬。

    白九姝吃痛,不过并没有反抗,还挺享受的。

    没想到激怒了圣王殿下还有这等福利……

    顺理成章的,白九姝被睡了,还是被强睡的。

    被睡得彻底,累得死去活来的。

    白九姝昏迷过去之前,只隐约觉得屋里的光线暗了,天快黑了,心里感慨一句,被怒火冲昏头脑的男人,体力惊人啊。

    宗玹昱搂着昏迷过去的白九姝,依旧控制不住生气,好想将怀里的女人掐死。

    她总是懂得如何激怒他。

    真的是一次次触犯他的底线。

    宗玹昱恼火地盯着白九姝,抬手用力捏住她的脸,扯来扯去的,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幼稚。

    白九姝累得不行,隐约感觉男人“欺负”她,想一巴掌拍过去,奈何没有力气。

    寝殿外边,乐正舍伊远远地看着。

    屋里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但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待在屋里那么久,没有发生争吵,做了些什么,她心知肚明。

    心里酸楚,恼恨,却又无可奈何。

    乐正舍伊目光直直地盯着宗玹昱的寝殿,右手无意识地转动着左手手腕上的玉镯子,眼神毫无温度,表哥,一切都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

    屋内。

    地上散落的衣服里,夹带了一块玉佩,玉佩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宗玹昱似有察觉,下意识扭头,见着那块随身携带的玉佩色泽更加鲜红,下意识蹙了下眉头。

    盯着玉佩看了许久,眸色暗了下去,收回目光,闭目休息。

    这一晚,宗玹昱和白九姝都没有吃晚饭,都睡得沉。

    翌日。

    宗玹昱先醒来,换了一袭墨色的袍子,头发用金冠束起,坐在桌旁看书,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

    白九姝睁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养眼的美男图,心情忍不住愉悦,正当准备坐起的时候,周身的痛袭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心里瞬间骂娘。

    这只畜生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呀?

    白九姝磨牙,低下头一看,瞬间黑脸,娘的,这个臭男人竟然没帮她穿衣服。

    她原本光洁莹润的肌肤,变得青青紫紫,无一处完好。

    简直畜生啊!

    以前还挺含蓄的,昨天简直了……

    白九姝恼火地瞪向宗玹昱,磨牙,“你还是人吗?对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连衣服也不给穿!”

    宗玹昱淡漠的眼神瞥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书,“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对本王做得还少?”

    “我有你这么禽兽吗?我有把你摧残到浑身酸痛,下不来床吗?”

    宗玹昱:“这是男女体力上的悬殊,不怪本王。”

    白九姝眯着眸子幽幽地睨着宗玹昱,“禽兽都是这么说的。”

    宗玹昱:……

    “想睡本王的是你,睡了本王抱怨的还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白九姝:……合着都是她的错?这个臭男人,嘴皮子利索了。

    “老娘想弄死你!”

    宗玹昱晦暗的目光上下扫视白九姝,“你确定你现在还有力气再战一次?估摸不是你弄死本王,是本王弄死你。”

    白九姝傻愣愣地看着宗玹昱,她怎么觉得,一个晚上而已,这个男人变了?

    他说出的话,应该是她的台词才对。

    “宗玹昱,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宗玹昱低头看书,“本王很正常。”

    “我看你很反常,跟之前不太一样。”

    宗玹昱:“你的错觉,本王一直都是这样的。”

    白九姝眯眼,错觉?真的假的?难道说,这个男人不是闷骚,是超级闷骚,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以至于表里不一?

    啧啧,人才啊!

    能克制住自己本性的,都是人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