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噩梦入侵(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 第291章 噩梦入侵(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出宫?现在?出宫做什么?”

    白妙和糊涂。

    苍峻容冲着她笑了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白妙和不再多问。

    苍峻容带着白妙和出宫,直奔聂家鬼宅。

    白九姝和宗玹昱都是高手,当马车靠近聂家的那一刻,两人就都知道了。

    聂家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发生狂风肆虐的情形,表明是友非敌。

    白九姝和宗玹昱停止练功,前去接人。

    靠近了,见到是苍峻容和白妙和,两人都很诧异,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深夜来此。

    “有点事,房里说。”苍峻容的面色凝重。

    白九姝面色沉了沉,知道能让他半夜赶过来,事情恐怕不简单,转身往回走。

    几人到了客房,坐下之后,苍峻容将发生的事情都说了。

    白九姝和宗玹昱的脸色都变得难看。

    白妙和脸色发白,毫无血色,她一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噩梦,没想到是被人制造的噩梦。

    竟然有人能够编制她的梦境,这太可怕了。

    “这个黑佛,简直太卑鄙了!”白九姝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就这种邪恶的东西,他要杀我,绝不仅仅是除掉狐妖那么简单!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现在重要的,是该如何破解他的阴谋。”苍峻容沉声道,“他入了我的梦境,入了妙和的梦境,还会入白家人的梦境,长期被噩梦折磨,就算是正常人也会疯掉的。”

    “也不知道小北怎么样了。”宗玹昱担忧,若是黑佛入了孩子的梦境,绝对会吓到孩子的。

    白九姝也担心儿子,“先商量一下解决办法,待会儿我们回去看看。”

    解决办法……

    几人都陷入了沉思,梦境这种东西,根本防不胜防。

    “梦境,原则上就是一种幻境,假的,如果内心足够强大,能够忽略那种假象……”

    “并不完全是假的。”苍峻容打断白九姝的话,“有些东西是假的,但也有真实的,比如黑佛与我之间的对话,就是真实的。若是梦境编织得太过逼真,很难忽略。”

    他自认是个内心强大的男人,可还是被黑佛入了梦。

    他比妙和好一点,他就算是在梦里,也是清醒的,能够分清楚梦境与现实。

    “那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阻止黑佛入梦了。”宗玹昱沉声道,面色沉凝,“现在可以断定黑佛是邪物,不知可否找一些充满正气的东西镇压黑佛的邪性?”

    “我。”白九姝忽然说道。

    宗玹昱,苍峻容,白妙和,全都看向她。

    “什么?”

    “我说我!”白九姝面色严肃,“黑佛要除掉我,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就想要除掉我,这是不是说明,我对他是一种威胁呢?黑佛若是邪恶的,那我是否代表了正义?”

    若是以往,白九姝说自己正义,苍峻容必然会大笑,如今,到还真认真考虑起这个问题了。

    宗玹昱也在认真思索,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假设我的说法成立,那我该如何镇压黑佛的邪性?”白九姝苦恼,都说她是狐妖,可她不会妖法呀。

    “我们回去看看小北。”宗玹昱沉声道。

    白九姝看向他,“都没有商量出解决办法,你急什么?”

    宗玹昱的眸色暗沉,“小北身上流着你的血。”

    白九姝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对,先回去看看小北。”

    小北身上流着她的血,就会与她有某些共性,若是黑佛能够入小北的梦境,说明她并不能够镇压黑佛的邪性,反之,她就是黑佛的克星。

    几人连夜回了圣王府。

    一回府,就见整个王府灯火通明,看样子是出事了。

    “怎么回事?”

    宗玹昱沉声问。

    “回王爷,二少奶奶做噩梦,差点流产了,连夜到白家那边去请了陆神医,还好孩子没事,只是二少奶奶被吓到了,一直哭。”被逮住问话的下人恭敬道。

    又是做噩梦。

    宗玹昱几人的脸色全都沉了下去。

    几人前往宗祐基居住的院落,刚进屋,就见宗祐基坐在床沿,温月白倚着他,脸色苍白,眼角还挂着泪痕。

    陆随风坐在一旁,怀中抱着睁着黑漆大眼,表情呆萌的宗怀朴。

    小家伙大半夜醒来,没睡好,没什么精气神。

    “月白还好吧?”白九姝走上前,坐在了床沿。

    温月白看了她一眼,摇头,虚弱开口,“没事,只是动了胎气,吃了安胎药,这会儿没事了。”

    白九姝给温月白把脉,确定她没有大碍,才彻底放心。

    “说说怎么回事。”

    宗祐基脸色难看,“晚上,我和妙和都做了噩梦,我梦见嫂子变成了妖怪,失去了理智,不仅要杀我和我哥,还要杀月白和小北,就是六亲不认。

    忽然的,我听到了月白的尖叫声,从梦中惊醒,就见妙和表情痛苦,手一直捂着肚子,眼角都是泪。

    我吓坏了,忙让人去找秋棠,云清,还有陆神医,然后叫醒月白。

    月白见了我就一直哭,一开始还不让我抱,一直嚷着孩子,孩子,不要杀她的孩子,还一直喊肚子痛。

    云清和秋棠过来看了,说动了胎气,就忙去熬药给月白保胎。

    月白刚吃了药,陆神医就来了。

    陆神医给月白扎了银针,让月白的情绪彻底稳定,我这才有机会问月白是不是做噩梦了。

    月白跟我说,她梦见我找了别的女人,我为了别的女人折磨她,还给了她一碗打胎药,要杀掉孩子。

    她在梦里一直挣扎,以至于动了胎气。

    就算是情绪稳定了,她也一直哭,我安抚半天了,她才好一些。”

    宗祐基语气透着怜惜和后怕,“今晚真是吓死我了,还好月白和孩子都没有大碍。”

    白九姝的脸色非常难看,强压着怒火询问,“小北呢?有没有做噩梦?”

    宗祐基帮着带孩子,晚上都是一起睡的。

    “小北没有做噩梦,他是被我和月白吵醒的。”宗祐基说道。

    白九姝觉得自己的判断应该是真的。

    她或许真的是黑佛的克星,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克制黑佛。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刁妃妖娆:撩个王爷偷个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