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0章 注定是棋子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祭炼山河正文 第1530章 注定是棋子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上书房。

    承天王为首,几名帝族重臣,眉头微微皱起,鬓角可见汗迹。

    军奏已经帝览,木盒也被打开,里面的确是颗人头。

    一个女人,看模样颇有几分姿色,但再漂亮的女人,就只剩下一颗头颅,也不会让人提起半点兴趣。

    陛下高坐九重,珠帘后身影不清,他气息平和不动。

    但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陛下心中的暴怒。

    已经很多年,陛下没有如此失态,军奏中究竟提及何事?

    啪——

    轻响自珠帘后传出,西荒大帝将军奏玉简,放在桌面上。

    他抬头,眼神清冷、淡漠,扫过下方帝族重臣。

    “金吾将宁秦,已死。”

    殿内,空气刹那凝结,呼吸随之停止!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陛下为何恼怒至此。

    西疆边军大营,武通天……他竟有如此胆量!

    再想到,今日陛下召集他们,所讨论的帝都动荡之事。

    几位帝族重臣中,皆感受到了一份,风雨飘摇的感觉。

    陛下,一定非常愤怒。

    而且,他更加愤怒于,这一切的事情,即便他都看的很清楚,也只能选择隐忍。

    帝族不会支持,一位即将禅让的陛下,动摇军中稳定。

    尤其是现在……皇权与军权相争的局面,更不允许出现。

    “陛下!”

    承天王跪伏在地,“臣,愿往边军一行!”

    他这个表态,让殿内其余帝族重臣,眼底露出惊讶,旋即浮现惭愧及一丝钦佩。

    陛下即将禅让移交权柄,他们都没勇气,在此时与军方争执。

    珠帘后,西荒大帝声音平静,“不必了。武帅已查明真相,诛杀了幕后黑手,朕信任边军大帅的处置和判断。”

    承天王眼底,浮现一丝悲伤……陛下退让了。

    无数年来,这是第一次,但既然有了开始,就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或许,这件事情就将,成为一切的导火索。

    帝族的族老们,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禅让,已无可避免!

    陛下的计划,终归没能实现,或许这就是,早已注定的命运。

    他与陛下不愿接受,抗争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失败。

    就在这时,退出殿外的宦官,额头冒汗弓腰进来,哭丧着道:“陛下,西疆边军急报!”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点在宦官身上,更加的确切、现实。

    继位的陛下,不会继续使用,上任大帝留下的老人。

    等待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进入帝宫隐秘地,在镇守中终了余生。

    惨一些的,则会被流放出去,然后不知道哪一日,因为哪些事情,就会被彻底清洗。

    宦官心头大骂着,这些边军蛮子,实在欺人太甚,居然敢对陛下接连进行威逼!

    他冒汗、内心怒骂的时候,上书房外送信的两位军部修行者,如今也在对视中无语凝噎。

    陛下或许不会轻动,驻守边疆的武帅,但他们两个只是,军部里不起眼的蚂蚁。

    随便一个理由,就足够让他们两个,陷入悲惨至极的命运!

    沉默的等待,未知命运的煎熬,让两位军部修行者,身上衣袍很快被冷汗打湿。

    模样越发狼狈!

    不知过了多久,双耳开始嗡鸣,眼前阵阵眩晕泛黑两人,突然被一阵大笑惊醒。

    心头蓦地收缩,旋即露出茫然,他们看着眼前的上书房,听这里面传出的畅快大笑。

    这笑声……是陛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书房门打开,之前如丧考妣的宦官,小跑着出来,一脸的红润、得意。

    “陛下已经做了批复,你们带回去吧,告诉军部诸位老大人,就说陛下的意思是,边军这些年来行事日渐疏漏,是该整顿一下了!”

    ……

    陛下的御笔批复内容,很快从军部传出,随之而来的,是整件事情的原委、真相。

    大概总结如下:

    第一封军奏,西疆边军武帅上禀,金吾将宁秦入矿洞地底,镇压罪民暴动罢工,不幸战死当场。边军大营得知此事后,已经抓到幕后凶手,击杀后取其头颅送入帝都。

    但紧接着,没过多久便送来了,西疆边军第二封军奏,用的不是武帅的名义,可内容却颇堪玩味,说是矿洞地底罪民深表臣服,已经停止暴动,甚至交出了足够一年产出的矿石。

    大家都不是傻的,帝都里的人尤其如此。

    罪民臣服,上交大量矿石,唯一的解释,当然就是金吾将镇压了他们。

    那么,第一道来自西疆边军大营,帅帐中的紧急军奏,自然就成了笑话。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边军武通天,成了一个笑话。

    一时间,帝都街角巷尾,茶前饭后皆在议论此事,提及那位军功卓著,声名远播的武帅,脸色不由露出古怪。

    隐隐约约,似乎大家都在说,武帅已经老了,糊涂到军中大将的生死,都已经搞不清楚。

    但这一切,都只是表象,透过浅表看本质——在有心人眼中,这是边军武帅,秉承着某一方意志,对陛下发起的试探、推动,被强有力的打倒、压制。

    这让所有,汇聚向那把椅子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谨慎、忌惮。

    所导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近段时间来,帝都动荡不安局势,突然间缓和许多。

    军部行文四方边军申斥,而其中的反面例子,自然是西疆边军大营。

    并未提及武通天之名,但所有人都清楚,这就是打向武帅的耳光……响亮无比!

    ……

    矿洞恢复了正常运转。

    不,更确切的说,是超高效率状态。

    驻守此地的半人蛮边军,从未见过地底罪民们,如此谦恭、卑微的态度。

    于是,对那位只见过一面,十分陌生的金吾将,自心底生出敬畏与尊重。

    他们虽然是被,蛮族诅咒侵染后的半人蛮,边军中的异类,但依旧是军中出身。

    骨子里,流淌着军人气质。

    而军人,向来尊重、钦佩强者。

    江城子哑然失笑,摇摇头,露出些许无奈。他的计划,并不是这样的,应该再等一等。

    可地底那些罪民,怕是真的被金吾将吓住了,不敢有丝毫耽搁,直接就送出矿石。

    坏了他的安排。

    事情肯定隐瞒不住,武帅的手段,他是清楚的。

    矿洞这地方,看似是禁忌之地,大营人人避之不及,但他肯定在此做了布局、后手。

    大营中第二封军奏,必然已经送出……不管用的什么名义,但肯定不会是武帅。

    将、帅多年,他对武帅的了解,还是很深的。

    “百溯参赞,既然金吾将安然无恙,本将就回大营复命了。”

    “恭送将军!”

    百溯真圣满脸喜意,虽相信肉肉姑娘所言,但真正得到确认,他心中依旧欢喜。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金吾将的秘密。

    矿洞,对其他人而言,是躲避不及的瘟疫,却有可能在他手中,玩出一朵花来。

    比如一开始,他跟铁石吃的丹药,比如金吾将进入矿洞地底,能够安然无恙,又比如……武帅今日,栽的一个跟头。

    不大,但很损颜面。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将会成为,金吾将在西疆边军大营,正式站稳脚跟的标志。

    目送江城子带人离去,百溯真圣起身,脸上露出微笑。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未来充满希望!

    “未来的确是光明且极具希望,但如果有人大嘴巴,说不定会死哦。”认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百溯真圣身体僵直,艰难扭过头,就见肉肉姑娘,此时正以认真无比姿态看着他。

    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小百溯,你听懂了没?金吾将,就要回来了呀!”

    百溯真圣拼命点头,或许是因为扭曲角度不对,伴随他的动作,顿时上下“咔嚓”作响。

    “乖!”

    肉肉满意点头,抱着怀里的野鸡霸王,转身走进宅邸。

    一只鸡头,从她平直圆润肩头冒出来,小眼珠里满是焦急。它无声张嘴,发不出半点声音,却丝毫不妨碍,传递出内心的情绪。

    救我,你快救我!

    百溯真圣面无表情,只当没有看到,并非他不愿帮忙,实在是不敢啊。

    但这并不妨碍,他体会到此时,野鸡霸王内心的绝望。

    他就只是,站在旁边,被肉肉姑娘拍了拍肩膀,就觉得自己要死了。

    更别说,野鸡霸王现在,被她直接抱在怀里。

    那双白净、美丽的小手,不断轻柔的,抚摸过它的羽毛……嘶,只是想想,就毛骨悚然!

    她如果愿意的话,只怕下一刻,野鸡霸王整个的,就要炸成一堆碎骨烂肉,血肉迸溅四下横飞。

    将军啊,宁秦兄,你快点回来吧。

    这祖宗,是你请回来的,具体该怎么处置,还要靠你啊!

    ……

    矿

    洞地底,某处废弃已久矿洞。

    秦宇盘膝而坐,他整个人,就像是黑夜的影子,已完全融入到这片黑暗中。

    浑身上下,再无半点气息。

    几条胖乎乎的虫子,像是蠕动的肥肉,缓缓爬过秦宇身边。

    它们被地底罪民,称为“矿虫”,本质上是种,极其胆小的生物。

    一旦受到半点惊吓,就会被活活吓死,“嘭”的一声爆开,赤红腐蚀浆液四下爆射。

    威力相当恐怖!

    可如今,似乎在它们感知中,秦宇就是块矿石。

    一只“矿虫”爬上他的身体,蠕动了一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很快沉沉睡去。

    黑暗中,秦宇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了它一眼,嘴角露出淡淡笑容。

    远方,还有一片黑暗,笼罩在秦宇“眼前”。

    只不过,如今这黑暗中,似乎多了一些,极为生动活泼的气息。

    种子,已经开始发芽了!

    ……

    西疆边军大营。

    帅帐!

    帐议如期举行,武通天神色平静,与之前毫无变化。

    至少,帅帐中众人,没能察觉到半点异常。

    他依旧是那位,强势、睿智,且拥有敏锐判断力的边军统帅。

    叶桑都内心冷笑!

    越是表现的,与最初毫无改变,反而表明武通天,内心中的不平静。

    作为西疆边军二号人物,他对武通天的态度,是有些矛盾的。

    既希望他折损颜面,继而提升自己,自边军大营中的影响力。

    可武通天本身,便是后叶家在军中,强有力的支持者。

    但有些事,并不是他的态度,所能够干涉的。

    比如武通天颜面大损,这已是注定的事实,军部行文下发的申斥,就是打在他脸上的耳光。

    帝宫中的陛下,借踩下武帅之威,暂时稳住局面,又为自己拖延了一段时间。

    可事实上,叶桑都并不看好,陛下谋划的一切。

    帝族统治西荒,但掌控大权的陛下,却需要轮回、更替。这西荒建立之初,便定下的规矩,没有人可以更改。

    哪怕陛下雄才大略,手段高超至极,但能稳住一时局面又如何?

    终归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越来越多的力量,迫使他禅让退位。

    毕竟,这涉及到的,是所有人的利益!

    帐议结束,众将起身行礼,比以往更多几分恭敬。都是久居上位的老狐狸,没人希望在这个时候,被武帅记在心里。

    更何况,只是被陛下大了耳光而已,武帅的地位依旧稳固。

    只要一日,他是西疆边军的统帅,他们就绝对不会,表露出丝毫的轻视、怠慢。

    帅帐安静下去。

    武通天用力搓了搓脸,这是他多年来,疲倦时恢复精神的习惯。一杯冲泡好的浓茶,已经摆在面前,热气腾腾带着微苦茶香。

    茶叶不算好,只是边境一座荒山上,几株野生的老茶树出产。

    但武帅喝惯了,多年来,一直都未更换。

    奉上茶水的帅帐参赞,嘴角浮现苦笑,几经犹豫,道:“大帅,是否发一道奏章,去帝宫解释一二?”

    这是老成持重的建议。

    挨了陛下的训斥,身为臣子,总要表明自身态度。

    武帅一直来,虽然不被陛下喜欢,但身份贵重,只要愿意低头,帝都总要给几分颜面。

    比如,那道行于四方边军的申斥,所引起的震动,可以尽快消弭。

    武帅喝了几口热茶,摇头道:“这都是细枝末节。”他眼神藏在水汽之中,若隐若现看不清楚,却给人一种,无比深邃的感觉。

    就像是,跨域了时空阻隔,落在遥远之外。

    “金吾将……宁秦……”

    武帅低吟,眼底露出一丝自嘲,他得承认自己,的确太过小觑了,这位帝族布局军中的棋子。能被陛下选中的,果然不寻常,之前是他大意了。

    此事后,金吾将打开局面,至少在西疆边军,已经站稳脚跟。

    经过此事,他表露出足够潜力,即便陛下禅让退位,帝族及其继位者,也会全力支持金吾将。

    可以预见,未来他很可能,会有一番成就。

    但……

    武通天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以他对那位陛下的了解,既然是如此慎重,布局军中的棋子,又岂会不留后手?

    金吾将,注定是一棋子,现在是,以后也是。

    这样的人生,纵然再如何光彩、璀璨,也毫无意义!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祭炼山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祭炼山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祭炼山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