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卷 第三零零章 吴和张游山玩水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利刃1945作品正文卷 第三零零章 吴和张游山玩水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一夜的欢愉这种话过于夸张,应当说吴敬崖在张画家的身上找寻到了一种港湾的感觉。那种忘我的迷离,像是逃避也像是告别。英子走了,吴还活着,生活还要继续。这并不是冷酷而是一个还愿意活下去的人的本能。

    凌晨三点多,吴在这个时候突然醒来,他望了一下表。刚刚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一个特别长的走廊里看到了英子的身影,远远望去,英子偶尔回头,因为距离的缘故似乎不太能看清面孔。但是吴肯定,那就是英子,他奋力往前奔跑,可是梦里的他没了现实中的矫健,双腿像灌了铁,每一步都如同在泳池中行走一般吃力。

    英子在走廊尽头拐弯,吴隔了半分钟才赶到,朝左转还是朝右转动呢?两边都有路。凭借着本能吴向左跑去,没走两步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这栋建筑,脚下是几十层楼的距离,风像刀子一样刮着脸,当他就快撞到地上的时候,凌晨三点的钟声响了。

    他难受,不是因为自己快要摔死而害怕,主要是因为自己没能看到英子而痛心。

    吴满头是汗喘着粗气。

    怎么了,吴大哥。一旁的张画家也坐了起来。

    没事,做了个噩梦。

    张画家擦了擦他头上的汗水,温柔的将他揽入了怀中。在他的耳边低语,是不是因为体力耗费过多,所以做噩梦了。

    吴被她的话逗笑了,谁说我没有力气了,随时可以梅开二度。

    讨厌,她用手指轻轻的刮了吴的鼻子一下。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感觉你五千年都没做过那事了。

    是有好久了,所以仍然意犹未尽。说着他的手又不安分的在张画家的肚子上做着弹琴的动作,哆来咪,米莱多,都米莱都来,都来米,米莱多,都米来来多。正当他准备继续朝上深入的时候。

    啊哈哈,好痒。她攥住了他的手,你好坏。对了,这是什么音乐啊。

    没有啦,突然脑子想到,然后嘴巴就哼了出来。。。

    吴又沉沉的在张画家的怀里睡去了。

    张画家自言自语到,英子是谁啊?肯定是个姑娘。不禁醋意大发。

    再次醒来已是七八点钟,吴被一股尿意刺激的醒了过来。他刚要打开厕所门,张又冲他抱怨了起来,哎呀我说过厕所里边堵了,你去外边的吧。

    吴捂着小腹,伸手指着张,你非要让我这活人被尿憋死。

    张画家见吴出去了,小心翼翼走进厕所,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然后对着镜子开始给自己化妆。

    早上九点半,梁队长带着海员押着张雷和刘慢站在甲板上。风儿中带着丝丝暖意,这是有阳光覆盖的地方,如果站在阴影处脸上肯定会痛的被划出一个口子。

    张雷临江远望,朝辞白帝彩云间,烟花三月下扬州。故人西辞黄鹤楼,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好诗好诗啊。

    刘慢鄙夷的望着他,难怪你的破书销量不好,就这种拼凑式的意识流背诗状态,作品肯定也是难登大雅之堂。

    我只不过是看到长江以后太激动了,我惊叹于他的雄伟绵长。所以把自己脑子里壮美的华篇集中地朗诵一下。再说了,这也正映衬了我是个伟大的家。就是这样,头在长江头,身子在长江中,脚在长江尾。

    那说明你被分尸了,梁队长冰冰的望着张雷。

    呦,挺热闹啊。吴左手提着箱子右手拉着妹子走到了梁队长身旁。

    梁队长看着张画家红润的面色,又看了看吴略有浮肿的眼袋,作为一个老江湖,他淡淡的笑了。

    您笑什么?张画家有些懵。

    梁队长在吴耳边嘀咕了两句,两个人大笑不止。

    对了,你们两个什么打算。梁队长问到。

    反正这船一时半会儿也开不走了,我跟她想到岸上四处转转,到处看看。你呢?准备怎么处置这两个坏蛋?

    一会儿我们水司就派车过来接我们了,把他们押送回去按照程序审理。这次这个案子太大了,估计会引起一番风波,谋杀,走私,伤害无辜民众。。。,总之,康健公司会受到不小打击,他们的二世祖也会浪荡入狱。至于你们两个?梁队长指着他们说,就洗干净屁股准备割脑袋吧!

    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活够。

    梁队长本是一句戏谑的话,没想到肥头大耳的刘慢竟然因为这句话彻底崩溃。这引发了梁队长一个新的思考,像这种罪恶滔天的人他是怎么面对死亡的呢?他真的会下地狱吗?还是就只是简简单单的消失了,再无感觉。如果是这样,又为什么要活呢,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梁队长的脑子又陷入了这个昨夜他思考了一整晚的死循环问题里。

    滴滴滴。码头上传来了两辆水司的汽车的喇叭声。

    吴拍了拍梁队长,想什么呢?你们的船来了。吴伸出了手握着梁,很高兴认识你。

    哎,你们怎么走,反正车还多我们捎你们一段。

    吴望了望警车,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们随便看看哪里有车站什么的。

    这是个小码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找车,估计得走一个小时。

    没事,我们本来也想游山玩水。

    小画家拉了拉吴,然后指了指脚上的高跟鞋。

    吴明白了,额,那就坐一段吧。

    梁队长,你们总共几个人啊?

    我们五个人。

    那车来多了,一辆就差不多了。说话的是跟梁平级的江队长。

    没事,这是我的两个朋友,他们坐一辆,我带着这两个犯人坐另一辆。梁知趣的对吴和张说,不影响你们谈情说爱。

    张捂着嘴巴偷偷的笑了。

    成,咱们出发。江队长下大了出发的号令。

    两辆车一前一后,长江越来越远,路旁的绿意虽不盎然,但不像北方那般枯秃清淡。

    张的手紧紧的拉着吴,一只头斜靠在吴的肩膀上。你之后什么打算。

    吴吸了口气,温柔的说,那要看你怎么打算。

    我?

    吴点了点头,小声对她说,你要不嫌弃,咱俩不行就凑合过吧。

    张画家喜笑颜开,突然发觉不对,什么叫凑合过。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利刃1945》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利刃1945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利刃1945》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