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冲出绝地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世道祖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冲出绝地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一时间,仿佛天地之间的能量都变的狂暴了起来,璀璨耀眼的光芒蕴动,给他带了无与伦比的压迫,婉若此时站在一头上古巨兽之前。

    铺天盖地的能量汹涌,煞是惊人。

    血海汇聚,在沸腾,其中无数古老的符纹之力交织闪烁。

    眸子豁然向着九牧看来,一时间,九牧身体一紧,寒毛倒竖,一股寒气直冲神魂深处,心脏似乎在此时都停止了跳动。

    这种气机充满了死寂,像是置身在一片幽冥之中,饶是九牧心神不弱,也被这样的力量直接压下,寸步难行。

    这种不详的力量太可怕了,就算是仙台境的强者都承受不住这种力量,更何况九牧还只是一个身体进入第二阶段的生灵,连修炼都做不到。

    凝聚而出的顽石虚影,氤氲蒙光之中,一道丈许的身影发出怒吼,随即一指点出。

    万千璀璨的光芒汇聚,此时竟然能够清晰的看见,自那朦胧中生出无数纹络,争相奔涌,逐渐在虚空幻化而成一道璀璨玉指。

    无比凝实,好像都能够看见手指上的纹络,随着波动散去,这一指变的朴实无华,像是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纤纤玉指。

    不详硕大的长臂探了出来,一把将那二人留下的宝物打飞,后猛地迎上玉指。

    血色滔天,血海逐渐成了褐色,开始变的阴森诡谲,其中生出阴风阵阵,宛若鬼哭神嚎,气息冰寒,让人悚然。

    满是鳞片的爪子极为锋锐,两者相撞,陡然爆发出无比可怕的波动,那种力量让人心惊无比。

    涟漪如同风暴一般席卷而出,轰隆隆的响成了一片,震动在群山万壑之间,一时间整个巨大的山脉都在跟着晃动了起来。

    这种力量无比可怕,九牧面色一变,虽然整个人被顽石携裹直接向着外界冲去,却依旧被那风暴扫中,当即如同被一座神山撞击,缭绕在顽石身上的仙霞都是一滞,隐隐像是要溃灭了感觉,九牧则是浑身一颤,一口血液忍不住喷了出来,让他那本就遭受重创躯体越是严重了起来。

    先前还是仙霞漫天,此时已然成了一个森罗炼狱,血海浮屠,其中的气息甚是诡谲,更让人心悸的是,那不详的气息越发的恐怖,以至于那还是朦胧的身影此时看起来竟是多了一分狰狞。

    “这犊子为什么偏偏盯上我了,难道因为那宝物?”

    顽石有些气急败坏,不详盯着,这样下去,对它来说损失的力量越来越多,最后甚至可能造成一些不可恢复的伤势,若是这样,那吞下去的宝物根本不够啊。

    “嗯,谁让你吃了那宝物。”九牧倒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这货要是在这么墨迹下去,真有可能要栽在这里,说好的保我安全呢?这么重的伤,简直是亏大了。

    他心中有些心疼自己,吃了那圣玉髓感觉没有什么变化,反而自己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还死在这里,简直哭都没地方哭去。

    顽石一愣,“我怎么感觉,它像是在盯你。”

    顽石有些无语,想想也不对,虽然那宝物不知道是不详生前留下的,亦或者还是后面留下的,圣玉髓都不过是为了催生那宝物的东西,怎么样也没有宝物重要,但是为什么它就有种感觉,这个不详是为了九牧?

    “放屁,我才吃了三滴圣玉髓,一整个宝物都被你吃了,那个重要?就算是成了不详,也不该没脑子吧!”

    九牧气急,还别说这货感觉还真特么准,你要是把我丢下了,我怎么离开。

    “不详有脑子吗?没有了吧……”

    顽石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不详,只有一根爪子了,还怎么来的脑子。

    “快走快走,这东西的气息越来越强,在这样下去,指不定真要留在这里的。”九牧强忍着肌体被撕裂的剧痛,在催促着顽石快离开。

    随着那不详气息的越发恐怖,那种身上的不安则是越发厚重。

    九牧不解,鬼知道这不详怎么就盯上了自己。

    顽石不在言语,身上涌动的气息惊人起来,光耀绽放,如同一轮太阳绽放,神光无尽,璀璨生辉。

    九牧下意识的闭上眼眸,这光芒太炽盛了,让他双眸都忍不住淌出泪水,着实刺目至极。

    虚空中则是不断爆发出可怕的碰撞,虚空中璀璨的光芒不断炸开,无比绚烂。

    顽石身上的气机在不断衰弱,能够听见它口中的骂骂咧咧,最后那氤氲仙霞中,一道娇柔的声音传出,原本娇滴滴的声音,此时却是无比森寒,充斥着无尽的杀机。

    出手也是无不可怕,远远望去,在那庞大的山脉中,两道影子不断发出碰撞,炽盛到了极致的能量就像是日月撞击在一起。

    此时九牧神魂有些迷糊,就算是他没有直接迎接在那种力量上,但是也受到了波及,浑身血肉撕裂,金灿灿的血液不断顺着撕裂的口子滴落。

    “忘了这道友还身受重创了,只顾着自己高兴了。”那娇柔的声音传来,微不可见的带着一丝虚弱,此时天地中的碰撞也已经消散,四处都是余波,擎天的巨影消散一空。

    整个巨大的山脉都变的满目疮痍,九曲山脉,竟然被生生打断了三曲,其中无数诡木消失,山石泯灭。

    九牧最后感觉自己在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在横空,但是随即便陷入了昏迷中,他受到的波及太猛烈了,后面那娇柔的声音却是个战狂,丝毫不顾及九牧的身体是否还承受的住。

    不知道过了过久,耳边逐渐传来大河奔涌的声音,极为壮阔,如同怒龙在咆哮,无比的惊人。

    还夹带着一些低吼不是涌入耳海,九牧慢慢的恢复了知觉,下意识的便探知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发现丝毫的问题,四肢百骸中都充斥着澎湃的能量,很是雄厚。

    绝地、不详,这些东西都像是在做梦一样,甚至依旧还清晰的回荡在脑海之中。

    那原本应该遭受了重创的身体,却是前所未有的好,这种感觉很奇怪,也不禁让他生出疑惑。

    “完了完了,亏大了啊亏大了啊,一丁点能量都没有了啊!”顽石怪叫适时传来,无比凄厉,简直就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这却让九牧浑身寒毛一立,不是做梦,倏地睁开双眸,向着一旁看了过去。

    顽石通体都带着盈盈灿灿的光芒,迎着骄阳之下,宛若珠玉,似是晶莹剔透,但是九牧知道,这是一种错觉,却也越发证明的顽石的变化不一般,但是这货在不要脸的叫着亏大了是认真的?

    一时间还有些茫然的九牧分不清真假,就这样安静的看着顽石。

    这货是想要独吞宝物?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响起,眼中也变的清明无比。

    “真的亏大了啊,这一战伤及本源啊,以后想要恢复都难了啊!”

    顽石怪叫,眨巴着眼睛,若不是哭不出来,九牧相信这货能给你挤几滴眼泪出来。

    “你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为了救你,我可是拼着伤上加伤啊,那宝物根本不够消耗的啊。”

    顽石见九牧不信,使劲的眨巴着眼睛,你倒是信我一下子啊,你这样让我很尴尬啊,吃进去的东西,让我吐出来,简直做不到啊。

    “你说的保证我的安全呢?我差点死在里面,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为你受的伤,你好意思不给我医。”

    “你这破石头不是要独吞宝物吧?说好的一人一半?”

    九牧眸光狐疑,在顽石身上扫视,他还记得的昏迷之前,隐隐看见大日中,有一株神药摇曳,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货的本体。

    “这就是一个没长成的东西,都称不上宝物,还不如那五滴圣玉髓管用,你仔细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不一样了。”

    顽石打死不承认,着实是这东西吐不出来了啊,要是拿出来,就要割肉放血,它怕疼。

    “真的?”九牧带着一丝不信的开口,只是察觉到了身体完好无损,体内血气充盈,自从迈入肉身迈入第二个阶段之后,恢复的速度变的有些可怕,恢复到这个样子,倒也没什么难以置信的,心中暗道。

    看着九牧沉浸在血脉中,顽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即便是有些踹踹,它也不知道九牧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它只是隐隐有一种感觉而已。

    九牧体内也有着很深的秘密,像是封印一样,让它也有些心颤,觉得施展这种封印的人也是一个狠人。

    万一要是九牧体内没有明显的变化,那自己又该怎么办?

    “要不自己先溜?”

    顽石低语,有些不确定,觉得待在九牧身边也挺好,但是一想到自己又要大出血又要忍不住心痛自己。

    “还不行,伦家就觉得这个小郎君挺不错的,还不是因为你太贪。”娇柔的声音传出。

    “孤也觉得此法不妥,石头你还是太贪了啊,区区一根白仙草,你就放弃了做强者的底线。”

    “呸,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反对。”顽石破口大骂。

    此时不管顽石如何,九牧已经沉浸在心神中,他的血肉中都蕴动着一股神性精华,很是充盈,在全身流转,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够快速恢复的根本原因。

    这里面的蕴含的能量很是熟悉,这是圣玉髓的精华,而且在血脉深处,还有一股较为恢弘的气息存在,有点像是龙脉中逸散而出的能量,但却又独存一处,冥冥中与那龙脉有种关联。

    这一发现,倒是让他精神一震,这种气息有些惊人,若是融入血脉中,很有可能会真的发生一些玄妙的变化,这就如当初顽石所说的一样,这种天心玉髓真的蕴含着某种超凡的威能,体内果然发生了玄妙的变化。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他明白,这可能会需要一个过程,等到那团龙气融入到血脉中,可能会发生着一些惊人的变化。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龙脉虽然能够让他变的强大,却显然不容于己身,像是独立在外。

    若是有朝一日,血脉中能够贯通九条龙脉,那该是一番怎么样的光景?

    九牧心潮有些澎湃,隐隐觉得这条路,这样走下去极有可能会变得不凡。

    他睁开了双眸,噙着一抹笑意,明亮至极的双眸就这样盯着顽石,气氛有些安静。

    顽石却是有种如芒在背,九牧着平静的眼神给了它极大的压力,毕竟这是自己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当初晨女战斗可是将九牧霍霍的不轻,险些没有保护好,九牧重创,自己仅仅只是输了一道仙灵之气,对它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九牧好得快,可是跟它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些它都是清楚。

    “不知道当初的约定又怎么算呢?”九牧的声音很淡,毕竟这些东西带给他的好处已经够多了,虽然一时间看不出什么,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难以想象的财富,但是这破石头当初可没给自己说清楚啊,面对九曲深处的不详,自己可是差点挂在那里,能敲一点好处是一点嘛,孤家寡人的,还不为自己多考虑考虑,毕竟以后还有龙脉要开启,恢复了的破石头,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守护者。

    “六品仙台境一下完好无损,遭遇道主境强者不死。”破石头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道。

    “……”

    简直是不想好好谈下去啊,条件还带缩回去的。

    顽石有些讪讪,一下子好像想起来,当初可是答应九牧在筑台境这个境界不死的,麻麻的,好像答应的大发了。

    神台境的都是天骄中的变态啊,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一些底蕴深厚者,甚至比一些道主境的强者都要可怕,自己怎么就答应了这么一个无理要求啊。

    灵台、仙台、神台,这是三个不同的阶段,这是一个底蕴深厚的体现,这个筑台境,甚至不亚于三个大阶段的划分,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这也决定着他们能够在今后的道路中走多远,想要垒台高筑,根基如何能不夯实。

    顽石的脸有些垮了,当初为了得到宝物,好像答应的有些过于痛快了。

    它好像都忘记了,这些都是它自己提出来的。

    但是此时还能怎么办?不可能答应九牧,面对任何强者都能够保他不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面对有些级强者,仅仅只是余波都能够将他们覆灭,别说不死了,答应了也没意义,关乎本心的事,不是小事。

    在九牧的眸光之下,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饶是它没脸没皮,也大呼承受不住,此时晨女、暮皇都安静了,根本不开口,就等着破石头自己解决,虽然为一体的,但是又不是自己答应的。

    他们的作壁上观,险些没让顽石气的背过气去。

    “这东西吐不出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顽石才讪讪开口道,这东西是吐不出来了,就算能够吐出来,估计九牧都要嫌弃。

    “条件还是那条件,遇见那些在强大的生灵,不说保你不死了,就算是我也要一并毁灭。”

    顽石说完,好像这样颇有些过意不去的样子,随后又紧接着开口说道:“若是你平时需要什么帮助的地方,你尽管提,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那两个家伙想必可以给你很大的帮助。”

    “道友、伦家同意哦,你若是需要伦家,可要尽管开口呢!”晨女的声音传出,带着娇嗔,

    顿时让九牧又是一阵寒毛倒竖,毛孔中带着寒意。

    “道友,这破石头说的对,孤也愿意助道友一臂之力。”暮皇的声音也是时候传出。

    若是九牧的要求再高,此时他们也没有办法做到,这样的做法,倒是符合心意。

    而九牧要的就是这个条件,这破石头可是有着能够不亚于仙台境的修为,虽然能够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是用在关键的时候,可是会起到一些奇效。

    神台境的强者九牧没有见过,但是可以想象,绝对是强大至极的生灵,若是有他们的保证,倒是能够避免一些危机,就算是以后在激活龙脉,有他们在一侧,也安全了不少。

    但是九牧也不会让他们一直这样保护,且不说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单就是他们无法一直出手就是一个限制,好钢必须用在刀刃上,这些道理他还是懂得。

    “好,我同意了!”

    九牧嘴角露出了笑意,能够敲出这些好处也足够了,再多也没必要了,毕竟许多东西还是需要自己去面对的。

    “若是你还不同意,那我只好将那宝物说好的一半吐给你了,什么?你同意了?真的同意了?”

    顽石还以为九牧会不同意的,甚至还想忍痛将宝物取出一半给九牧,虽然它有实力不给九牧分毫,但是于自身道心有损,它这种生灵极为注重这个,显然不愿意做这种事。

    九牧突然同意,倒是让他们也惊喜了一番,口中连道好好好。

    这一下子觉得这天也蓝了,这条奔腾的大河也不是那么嘈杂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除了那条有些不和谐的小四,居然对着古河尿尿,简直有煞风景。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世道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世道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世道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