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魔帝是头牌(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起宸浮 第147章 魔帝是头牌(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木风国太子在地上躺了一夜,再次睁开眼睛时,仍旧是痴痴傻傻的模样。

    他问周围人:“南七呢?”

    手下人纷纷回答:“死了。”

    之后,太子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说:“死了也好。”

    从那天之后,太子帝宸开始专心于政务,励志做个好皇帝。

    而皇上一直问他小暗卫的事情,弄得太子一头雾水,随着时间的流逝,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

    画面转回念笑主场~

    散人真君对于念笑沉默,心里有些发怵。

    老攻一声不响的作死走了,傻徒弟不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作天作地作全家吗?各种花样作死吗?

    茶楼里的小话本儿可都是这么讲的,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念笑双眸在两人抵达青菊台时,恢复视线了。

    从漆黑一片变得色彩斑斓,这世间还真美。他转头看向一旁苦思冥想的师傅,道:

    “师傅,你在想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莫不是瓜子抄糊了?还是又想你家美人师傅了?”

    他师傅的两大爱好,一个是美人师傅,一个是走到哪嗑到哪的瓜子。

    散人真君脸一黑,抬手给了念笑后脑勺一巴掌,道:“滚犊子,赶紧进去,为师都饿了!”

    念笑手捂着头,“嗯嗯,遵命,师傅老人家请进。”

    刚踏进青菊台,念笑一愣,客人呢?怎么这么冷清?

    空荡荡的青菊台,前厅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小厮的影子都没看见。

    “人呢?人都去哪了?”念笑扯着嗓门喊道。

    闻声,小兰宝迅速打开房门,看见念笑后,眼底划过一抹喜悦,连忙从二楼走下来:“小二爷,您回来了!”

    话音一落,楼上厢房纷纷推开们,小倌们睡眼惺忪的走出来,瞧见念笑后,嘴角纷纷扬起,“小二爷!”“小二爷!”

    小兰宝走到念笑身边,道:“客人们都去怡红院围观了,听说晌午有个绝色拍初夜,可轰动了。”

    “哦!”念笑点头,踱步与散人真君一起往顶楼走。

    途径三楼时,身后的小兰宝喊道:“小轩儿,你还愣着干啥?没看见小二爷回来吗?打个招呼啊!”

    小轩儿似猫一样的小声,响起:“小二爷好!”

    念笑闻声回头,一抹红衣身影出现在栏杆旁,他道:“呦呵,才一阵子不见,小轩儿倒是越发水灵了。”

    痞里痞气的调调,透出那么一股子旖旎暧味。

    小轩儿之前因食不饱腹而消瘦的脸颊,在青菊台这段时间慢慢养了回来,皮肤也因被疼爱多次而变得水润细腻,玉肤似酥,秀靥艳比花娇。

    特别是那双红眸,眸光流转间妩媚惑人。

    “小二爷说笑了。”小轩儿脸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念笑。

    念笑一见美人害羞,本来还想调侃几句,结果身后的师傅,轻咳一声:“吃饭!”

    “……”如此没有情趣,这就是师傅单身千年的原因。

    顶楼包厢。

    散人真君一脸嫌弃的坐在椅子上,要不是上菜快,他肯定要再次吐槽一遍屋内的修饰。

    “徒弟,你这生意不好啊!”他左手拿着猪蹄子,右手夹着猪腰子,碗里还放着烤猪脑花,嘴上全是油水。

    “我这不是生意不好,是客人都去看热闹了。”

    念笑没有动筷子,侧头问一旁的小兰宝,“是什么样的极品,能让大家这么轰动?”

    以往怡红院都是三家风月场所最不景气的,一般就是年过半百的色老头去哪消费,一般达官贵人要么来青菊台寻欢,要么去调教院卸火。

    小兰宝道:“听内部小道消息说,是昨夜在大门口捡到的,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脸黑糊糊的,整个人散发一股焦味。当时怡红院的人都没管,谁知后半夜下了场大雨,雨水将那人的脸冲洗干净,露出一张绝美容颜,所以怡红院就将人带进去了。”

    听完这段话,散人真君手里的猪蹄子掉在桌上,发出“哐当——”一声响。

    破烂衣服,黑糊糊,一股焦味,这明显是雷劈后遗症。

    那“绝品”不会是…帝宸吧!

    想到这,他果断放下猪蹄子,一本正经的对念笑说:“我们去看看那极品!”

    念笑嘴角一抽,果断拒绝道:“我还要去寻他,就不陪师傅去了。”

    散人真君抬手一个脑勺,凶狠道:“你他娘的想什么呢!为师怀疑那货是帝宸!”

    念笑捂着脑袋,“腾”的一下站起身,“怎么可能,怡红楼可都是女的,你是不是傻?”

    智障师傅欢乐多,脑回路很清奇!

    散人真君拿出手帕擦嘴,道:“赶紧去看看,要是晚了有你后悔的!”

    “……”念笑不情不愿被师傅拽走,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小兰宝,那眼神可可怜了。

    他不想去看一群老娘们,他要去找帝宸!!

    ¥¥

    怡红院。

    门口挂起了「色」情的小粉灯笼,温热的风吹过小灯笼摇摇晃晃,大堂里已经坐满了男男女女,满堂****,舞台上三四个姑娘衣不蔽的跳着浪舞,看的台下热血小年轻们身下之物高高立起。

    许多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怀里抱着个比他闺女还小的女子,亲亲我我,那长满老年斑的手伸进女子的身下,引得女子身子轻颤,面色娇红。

    手指干净的进去,湿漉漉的出来,透明的液体黏着一条银色拉丝。

    三楼的某个房间里。

    老鸨坐在椅子上,翘着兰花指,一副老子天下最牛逼的模样,吩咐道:“将衣服换了,一会轮到你出场。”

    对面之人,神情迷茫,伸手拿起床榻边的衣服,看着那少之又少的布料,沙哑着嗓子道:“我是男子!”

    “废什么话,换完衣服给你化化妆,你就是女子!”老鸨手叉腰道。

    “不!我拒绝!”

    老鸨嗤鼻一笑,道:“来了我怡红院,可由不得你说不!小三小四出来,给我将他的衣服扒了!”

    门推开,两个瘦得像鸡崽子似的男子,面黄肌瘦步伐漂浮的走进来,明眼人一看就是长期纵欲之人。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起宸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起宸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起宸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