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609 王谭谭被碰瓷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居然是富二代全部章节 609 王谭谭被碰瓷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哎,钟少,这十三叔这边已经付出代价了,要不这事,我们好好在谈一谈。”

    “谈一谈?我在你们市投资了一个产业,一个车行,然后有人偷我车,你们不帮我抓贼回来不说,怎么着,是还想让我做出让步?”

    林叔现在感觉像是日狗了一样,你这钟少不是欺负人么,人家周小昆是个富二代,至于偷你的车么,而且当时周小昆跟这辆凯美瑞撞车后,他自己报过案,现在都能查到那个报案记录退一万步来说,这调监控也能看出来啊。

    但钟少确实就是在欺负人。

    没办法,一般情况下,像是他这种级别的存在,要是想把他认为的周家弄垮,真的就是小意思,而且这出现了阻挠,已经让钟少很不爽了。

    “钟……”

    “你给我闭嘴,你再说一句话,后果自负!”

    钟少恶狠狠的打断林叔。

    “周小昆,你现在让我很烦,既然你靠山倒闭了,那你家也没有存着的必要了,我听说你家有个煤矿对吧,好办,我给你放个烟火啊?”

    这钟少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这话出来后,主人公意识很强的王谭谭都心疼了,要不是看出这个人实在牛逼,估计不等周小昆,他自己都要冲上去跟他拼命了。

    “钟少,对不起了,因为手续不全,证据不足,我们这边必须释放周小昆先生了。”

    林叔深吸了一口气,冲着钟少歉意一点头,要来钥匙,就要给周小昆松开。

    “好胆,我倒是要看看,谁给你的狗胆!”

    “钟祖德,注意你的言行,请知道这是在哪,还有,你辱骂是是谁!至于你说谁给他胆子,那就算我好了!”

    进来一个人,面如黑炭,一身正气。

    他走进来后,林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打招呼,“老大,您过来了,周先生出了一点小意外。”

    “王、军、烈,我说呢,我说他们这一个个怎么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你的,你敢拦我,你敢拦我吗!”

    王军烈看了钟少一眼,没理,走到周小昆身边,扶起刚解开的周小昆,问:“没事吧?”

    这人自然是当年端掉瘸刘后,主动过去跟周小昆交好的黑包公,同城这边白曼他们口的最牛逼的老大,当时说最年轻最有潜力的一个人,因为刚正不阿,出身根正苗红,前途无量,他不仅仅是在本市很出名,在省里同样出名。

    “王军烈,不要以为你是那家的女婿你就有资格跟我叫板了,你信不信,我会让你去调省的计划落空,扒了你这身皮,没了这身皮后,你还凭什么给我叫板?”

    钟少实在是太狂了,他看不起周小昆,因为在他眼里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看不起十三叔,哪怕十三叔当年在洪门出来,白手起家当过地下皇帝,他现在甚至都看不起王军烈,周小昆的王叔叔,这现在正在事业上正气势如虹的重要口的人。

    也许在钟少眼里,本省能被他看上的,也就四大家族跟真正意义上的权利大拿了。

    “不是跟你叫板,丁是丁卯是卯,周小昆不是偷你车的人,你是知道我的,别想在我眼前冤枉一个好人,当然,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不论这个坏人身份地位多牛逼,你丢车,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帮你把偷车的人找到,但周小昆,他是被冤枉的。”

    “好,好,好一个王军烈,不愧是进入了那家的女婿,说话真正,你是打定主意要烂我了!”

    王军烈哼了一声,走到钟少跟前,低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那瘸刘是我判的,在我眼皮子底下弄那种事,这种人就该死,你不用针对周小昆,有本事,冲我来!”

    钟少眼睛一眯,很少了,很少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了,这王军烈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拿他没办法?

    他拿起手机,琢磨要不要跟王军烈撕破脸,毫无疑问,如果动用家族力量,会让王军烈很不好受,甚至有机会把王军烈给下去,但代价有点大,远远超过把十三叔给弄垮的难度,十三叔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如同无根浮萍,但王军烈不一样,他背后,站的是那个家族!

    叮铃铃……

    正在这些人诡异的沉默的时候,疤爷的手机响了。

    疤爷现在凄惨一笑,想把手机砸烂,没完了,现在是没完没了了对吧,已经一无所有了,还要干什么?

    但十三叔拿过手机,这次抓在了自己手里。

    甚至看都不看,按开接听后又开了免提,他有一个动作,拿着手机对着钟少放过去。

    “疤,疤爷,咱们的洗脚城,解封了啊!解封了,我的天,吓死我了啊!”

    “什么?”

    “不可能!”

    钟少跟疤爷两个人同时喊到,这疤爷喊的居然是不可能,很明显,这件事已经超出他的认知。

    但十三叔笑了,笑的胸有成竹。

    “钟少,还想继续玩么?”

    “跟我玩,你配吗?”

    钟少拿起手机,继续拨打了那个电话,这次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甚至这次,钟少也跟十三叔一样开放了免提。

    “勇伯,我需要一个解释,我的话,是不是不好使了?”

    对面勇伯沉默了一会,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来,“德少爷,你的权利在年轻一辈中是最多的人之一,怎么会不好使?”

    这勇伯声音不卑不亢,哪怕是面对发火的钟少都有一丝丝的倨傲。

    “好,既然我的话好使用,那为什么我刚才让你封了那十三叔的产业,现在就解封了一个?”

    “不可能!”

    那边的反应倒是跟疤爷一样。

    “德少爷,你怎么知道他的产业解封了呢,是亲眼看见了吗,在我们省,我们钟家下的封禁令,谁敢解呢?”

    这话说的无比霸气,但又理所应当,在元省,钟家,那可是巨无霸!谁都要給面子的。

    “德少爷,眼见才能为实,你着相了,不应该。”

    后面这句话居然有点训斥的意思,但钟少听见后哈哈大笑,是了,自己怎么被蝼蚁给激怒了呢?

    他挂点后玩味的看着十三叔,讥讽了句:“有意思吗,让人假装骗我,想让我放了他,凭这点手段可不够。”

    疤爷叹口气,绝望的看着十三叔,因为在他眼里,钟少说的是对的。

    但认识这么多年,他对十三叔无比了解,这人是很少用阴谋诡计的,而且他现在这状态,真的是有恃无恐啊。

    但他心里不敢有一丝丝的期待,如果有了期望,那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绝望。

    叮铃铃,第二个电话响起来。

    十三叔接通,房地产酒店产业解封

    第一个跟第二个电话之间还有一段间隔期,但后面那十几个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十三叔无一例外的都公放出来,除了最后陆总没打电话,其他的产业,全部解封!

    “你,表演完了吗?”

    电话声音不再响起,钟少声音无比冷漠。

    十三叔无所谓的耸耸肩,表示完了。

    “很好,你很成功的激怒了我,本来我是想让你家产拜尽,但留下你一条命的,但,我后悔了,你会生不如死!”

    “小昆,能走路吗,我们先出去。”

    十三叔不应这个茬,反而是对王军烈笑了下,想把周小昆接出去,这就很明显无视钟少了啊。

    “老狗,你敢!”

    但,这会钟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手机铃声声音很特殊,刺耳,有点像是救护车的声音,但钟少听见这声音后脸色大变。

    旁边的王军烈冷笑了一声,这声音,其实他是知道代笔了什么,代表了钟家最紧急的情况!

    “勇伯……”

    钟少强压着心头的悸动,试图不去想脑子里那最坏的打算,但他刚叫出声,对面就传来一个无比愤怒的声音“钟祖德,你做了什么好事?赶紧给我滚回来!不论你在哪,不论你在做什么,道歉,处理好,滚回来!”

    元省四大家族钟家家主,怒气冲天!

    钟少很少见自己父亲有这么大的火气,这火气让他不敢追问为什么,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十三叔,他动不起!

    而且智商超群,一下就思索明白了,为什么十三叔这点家产敢跟自己搏斗,不是因为他们不怕死,而是因为他们背后有更大的力量!

    钟少挂了电话,眼睛忍不住的往周小昆那边一瞥。

    寻常的一个普通人,似乎是丝毫没有任何不一样。

    但,王军烈这根正苗红的人跟他交好,甚至为了他第一次动用自己私人权威,十三叔,明明是被灭掉的资产,又离奇回来。

    他真的很普通吗?

    “王先生,这个人殴打无辜人,并且我们有证据证明这人是偷我车行的贼,一会我就找人把证据提交过来,希望你们能好好处理。”

    钟少口风变了。

    这变化让在场大部分人惊掉了下巴,大家都在猜测,刚才他接的那个电话内容究竟是什么,谁给他打的电话,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钟少改变主意。

    “好,好,钟少,我们一定会严格处理。”

    王军烈没说话,说话的是王谭谭的林叔,那个号称跟王歪脖一起吃饭喝酒称兄道弟的人。

    王谭谭感觉天塌了,怎么回事,自己不就是过来看个热闹?

    这,这自己是不是成了替罪羔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居然是富二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居然是富二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居然是富二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