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史上最难吃绿豆粥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纨绔相公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史上最难吃绿豆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姚羽然只觉得手臂吃疼,那血珠子瞬间从伤口处冒了出来。

    “啊!娘子!”赵恒之吓得花容失色,担心姚羽然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当他在担惊受怕的时候,楚萧忙飞身上前,他抽出一把软剑,剑光一闪,一股剑气凭空而生,那剑气冲着黑衣人袭去。

    黑衣人猝不及防,被楚萧的剑气所伤,被击退到了后面的一棵大树上,“噗!”那名黑衣人吐出了一口鲜血。

    受伤的黑衣人的脸色瞬间惨白,目光落在了楚萧的身上,他注意到出楚萧的那柄软剑,剑柄上竟有黑龙的图纹,他口中惊呼道“居然是听雨楼和天下楼的楼主,楚萧!”他的额头不禁冒出了几滴冷汗。

    叶君君本想上前帮忙,可楚萧却是勾唇一笑,“君君,你退后。”

    身为一个男人,楚萧想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断然不会让她出手。更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楚萧威风凛凛,他提起手中的剑,又是唰唰唰的几下,将另外几个黑衣人给打翻在地。

    “走!”黑衣人见势不妙,忙对着其他人喊了一句。几名黑衣人都翻身上墙,转眼间,他们皆隐入了沉沉的夜色中。

    赵恒之见黑衣人都跑了,神情慌乱,奔上前去,扶住了姚羽然,关切道“娘子,你还好吗?”

    他的视线紧紧地落在了姚羽然那受伤的手臂上,那浅黄色的衣裳都被鲜红的血给染红了,像是一朵红色的花。

    “额,我感觉头很晕。”姚羽然的额头冒出了些许的密汗,而她发现眼前似乎出现了两三个重影的赵恒之。

    楚萧疾步上前,他仔细地查看了姚羽然的伤口处,脸色一变,道“不好,那剑上有毒。”

    “啊?那该如何是好?”叶君君紧张道,她的眸中闪过一丝的担忧。

    “都是我不好,害得她受伤。”岳依依愧疚道,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引来那些杀手。

    楚萧依然面色淡定,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褐色药丸,将它塞到姚羽然的口中,勾唇道“这是能治百毒的解毒丸,一般情况下的毒,都能解。”

    “那要是特殊的毒呢?岂不是会死?”赵恒之多嘴,又问了一句,担心连这个解毒丸也解不了姚羽然的毒。

    姚羽然张了张嘴,可她现在浑身发软,连骂赵恒之的力气都没有。

    “呸呸呸!姚姐姐才不会死呢!”叶君君忙给赵恒之翻了个白眼,她希望姚羽然平平安安。

    “我好困,快扶我进去。”姚羽然发出虚弱的声音,赵恒之忙把姚羽然给搀扶进屋。

    屋内烛火摇曳,姚羽然却昏昏欲睡,赵恒之却忙着给姚羽然包扎伤口。他口中念念有词道“观世音菩萨保佑,保佑我家娘子,度过难关,明日依然生龙活

    虎,活蹦乱跳。”

    姚羽然勉强撑开眼皮,借着微弱的烛光,望着赵恒之,他正全心全意地在为她包扎伤口。白色的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打了一个蝴蝶结。

    “好了,娘子,我帮你弄好了,快躺下歇息吧!”赵恒之拧眉道,他的眼底尽是温柔。

    姚羽然没说话,而是任由他扶着,躺了下来,赵恒之还在她耳边念叨道“娘子,娘子,睡吧,睡吧,明日就会好的。”

    姚羽然缓缓地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的阳光,照在姚羽然的脸上,她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胳膊竟有些疼。她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受伤了。

    “啊,原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梦!”姚羽然发出一声惊叹。她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里的黑衣人,目光凶狠,剑光凛凛,像是要把她置于死地。

    此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赵恒之端着早膳走了进来,他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姚羽然。

    “娘子,你醒了!”赵恒之欣喜道,他担心了整整一夜,生怕姚羽然一睡不醒,好在姚羽然福大命大,顺利地度过了一劫。

    “嗯,哎呦,昨夜的杀手,下手还真是狠,要是再深三分,只怕我的手臂都要被他给砍下来了!”姚羽然回想起昨夜发生的画面,便心有余悸。

    赵恒之把手上端着的早膳放在了桌上,忙走过去,坐在床缘,他紧紧地握住姚羽然柔软无骨的嫩手,深情款款道“娘子放心,即便娘子成了断臂,为夫也一定对娘子不离不弃!”

    “额……”姚羽然额头闪过三条黑线,这种情话听起来,怎么还有点毛骨悚然,她脑补了一下自己成为像杨过一样的断臂大侠,就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跌落了谷底。

    “不要,我姚羽然才不要成为断臂大侠。”姚羽然冷哼道,她将自己的手从赵恒之的手中抽了出来。

    赵恒之忙给自己打了两个耳光,赔笑道“是是是,我说错了,娘子貌美如花,天香国色,绝不会落个残疾人的下场……”

    而此刻,赵恒之又话锋一转,道“娘子,我给你熬了清热解毒的绿豆粥,你快来喝吧。”

    “你熬的粥?”姚羽然狐疑地望着他,她从来没见过赵恒之下厨过,不知他的厨艺如何。赵恒之忙扶着姚羽然,来到了桌子前。

    “来,坐下。尝一尝。”赵恒之将勺子递给了姚羽然,满心期待地望着她,他也希望自己的厨艺得到姚羽然的认可。

    姚羽然看着这绿豆粥,看起来卖相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这口味如何,姚羽然拿起了勺子,舀了一口。

    她薄唇微张,尝了一口,她脸色大变,像是吃了屎一般,当场喷了出来,那一颗颗绿豆,悉数喷在了赵

    恒之的脸上。

    “这也太难吃了!什么绿豆粥?简直是毒药!”姚羽然嗤之以鼻,将勺子给丢在了碗里。她还是头一回吃到这么难吃的粥,没有之一!

    赵恒之用手抹了一把脸,他心里别提有多难受,原以为自己会给姚羽然一个大大的惊喜,结果却是一个惊吓。

    “真的很难吃吗?”赵恒之心存一丢丢的希望,他不相信自己竟没有一点做饭的天赋,他拧眉,看了几眼这绿豆粥,看起来应该是软糯好吃才对。

    “很难吃,给猪吃,猪都还不一定会赏脸。”姚羽然毫不留情,给他一万点暴击。

    赵恒之不甘心,自己也拿起勺子,尝了一口,他的脸色瞬间刷白,忙丢下勺子,跑出房门外,呕了出来。

    等他呕完,赵恒之才踩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他悻悻道“娘子……我错了,我不该煮粥的,我现在就去让星羽重新煮一锅粥……”

    “嗯嗯,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快去吧。”姚羽然对他点头微笑。赵恒之退了出去,姚羽然的肚子忽然“咕噜噜”地响起来。

    “唉,真是的,我怎么这么容易饿了呢?”姚羽然捂着肚子,无奈地摇头。

    用过早膳后,姚羽然和赵恒之、岳依依等人,开始坐下来,对昨夜发生的事情,进行讨论。

    昨夜那群黑衣人来势汹汹,姚羽然仍对此事心有余悸。

    “岳姑娘,昨夜,那些人为何会忽然追杀你呢?”姚羽然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

    岳依依拧着眉头,道“昨夜,我其实跑去了无花城,去调查一桩贪墨案,我在一家茶馆里,目睹了他们进行的私下交易。”

    “啊?贪墨案?”赵恒之诧异道,他觉得岳依依真是大胆,竟然敢独自一人深入龙潭虎穴。

    “嗯,我原本只是想跟踪那个姓魏的贪官狗贼,结果,没想到扯出这么大的案子。”岳依依面色凝重道。

    “额,岳姑娘,你口中所说的姓魏的人,难道是无花城的县令魏荣才吗?”姚羽然眉头紧锁道。

    她在去无花城做酸茶买卖的时候,曾经听过百姓们谈论过魏荣才所做过的恶事,魏荣才这个人好吃懒做不成,还仗势欺人,和那些商贾勾结起来,欺压百姓。

    “正是他!我之所以跟踪魏荣才,那是因为我发现先前那些劫走赈灾粮食的人,竟然,是魏荣才手下的走狗,他们和魏荣才的关系密切,会替魏荣才做事!”岳依依沉声道。

    可岳依依也没料到,自己所发现的事情,竟然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可惜,我当时并没有得到证据,还被魏狗贼给发现了,那几个杀手就追上来了。”岳依依长叹一口气。

    “岳姑娘,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的。”姚羽然忙宽慰她道。

    “嗯,不光如此,我们也会齐心协力,一起扳倒那些狗贼!”赵恒之沉声道。他握紧了拳头,誓死扳倒那些贪官污吏。

    楚萧瞥了一眼姚羽然的手臂上的伤,问道“赵夫人,你手臂上的伤还好吧?”

    “还好,还好,也多亏有你的灵丹妙药,否则我这条命就难保了!”姚羽然淡淡一笑,也多亏有楚萧在,要不然,昨夜,估计命悬一线,凶多吉少。

    “嘿嘿,楚萧,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叶君君向楚萧投去了爱慕的眼神,她发现自己更加喜欢楚萧了,对楚萧的爱意是日与俱增。

    (本章完)h/>/>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纨绔相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纨绔相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纨绔相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