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芳林明珠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辅家的长孙媳 第161章 芳林明珠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剑碧眼见着春归竟然施施然往亭台里来,显然全没有把她的“嘱令”听进耳里,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心说这位破落户出身的大奶奶可真是没眼色,以为嫁进太师府后就能目中无人?也不想想山鸡就是山鸡永远成不了凤凰,别的人也就罢了,二姑娘可是大老爷的独女,是太师府唯一的嫡孙女,二姑娘才是真凤凰,把大耳光刮她脸上她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二姑娘要给她难堪她竟然也敢不受?!

    这丫鬟仗着兰心姑娘的气势,从来就是横行无忌的主,尤其当已经把春归顺顺利利的匡来了抱幽馆,眼看着就快圆满完成任务,哪甘心横生枝节半途而废,于是不待小主人发火,她便抢先一步。

    把春归好一脸横眉冷对,且当众加以喝斥:“不是让你等在远处?大奶奶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就没把二姑娘放在眼里!”

    春归:……

    这下子不发火还真圆不来场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春归高估了剑碧的心智低估了兰心的张狂,这时也没法子顾全大局忍气吞声,可就算到了如此需要急智应对的地步,春归竟然还能觉察在座两位客人的神情那位被二姑娘热情款待的“正襟危坐”氏,眉头此时紧紧蹙起,不光把剑碧有点怒目而视的态度,甚至不由自主稍稍一挪身体,好像连对二姑娘也有心疏远保持距离;另一位姿容秀丽的“目光闪烁”氏,唇角微微带着笑容,显然看热闹不嫌事大兴灾乐祸的心思,也不知她明明是作为二姑娘好友的身份赴邀,暗中有什么仇怨,十分乐见二姑娘出丑。

    一阵后春归才知道二女的身份,前者是险些成为庭大奶奶的董姑娘,也就是晋国公的嫡孙女;后者也是险些成为庭大奶奶的陶姑娘,皇后娘娘另一个胞妹所生的女儿,得喊沈夫人一声小姨母,闺名唤作芳林。

    兰心妹妹张狂归张狂,但对于祖母还是发自内心的敬爱信服,所以把董姑娘看作唯一的闺中知己。不过她和陶芳林的关系就一直不那么亲近了,这当然是因为沈夫人的缘故,这回这之所以邀请陶芳林,却是因为老太太的交待虽然说老太太和沈夫人明争暗斗,存在深厚的婆媳矛盾,但到底还顾忌着皇后,不敢彻底翻脸,这回兰心邀请诸位宴集,偏是打着小贺兄长高中解元的名义,就不好完全把姻亲排除在外,既然邀请了沈家的姑娘,礼仪上也不能漏下陶家姑娘。

    不表后话但说眼前,无论陶芳林是否对赵兰心怀有敌意,既为客人她都不能是春归针对的目标,而剑碧那句当众喝斥脱口而出后,她尚且没意识到自己或许就会失去抱幽馆大丫鬟的职场地位了,在她看来这位庭大奶奶无非是靠着曲意奉迎暂时哄骗住老太太,但如今想要落她颜面的人是二姑娘,是太师府唯一能称为掌上明珠的千金小姐,庭大奶奶无论如何也落不着好。

    故而当见庭大奶奶沉下面孔时,剑碧仍是不以为然,她挑起一抹讥讽意味十足的冷笑,挺着小胸脯凛然无惧。

    “好张狂的奴婢,看着二姑娘年纪小性情又好,

    寻常拉不下脸来管束你们这些家生奴婢,竟是养成了这样狂悖刁钻目中无人的习性,你明知在二姑娘的宴集上当着众多贵客面前逞威耍狂,客人们不论你这奴婢嚣张跋扈,只会惊疑二姑娘竟敢挑衅顶撞长嫂,却还存心如此意图谤毁二姑娘的品行,居心险恶,怎容你这刁奴悍婢再留闺侧,还不退下,一阵后随我去二夫人处领罚。”

    春归这番声色俱厉大出剑碧意料,那白皙的肤色更像罩上一层寒霜,看着就要再次口出恶言的模样,春归却不给她机会,莫说当着外客面前与一个奴婢唇枪舌箭绝非情理,便是当众斥责其实都有违大家风范了,但这可怪不着她,谁让兰心姑娘行事如此任性丫鬟剑碧又的确嚣张呢,倘若她不立即斥责反而忍气吞声,在座的这些贵女闺秀固然会笑话她懦弱无能,还会连累整个太师府的家风亦必遭到质疑。

    于是春归抢在剑碧面前开口,但神色却转而缓和,不再那么的冷肃严厉了:“剑碧是抱幽馆的奴婢,二妹妹身边的大丫鬟,论来当由二妹妹责管,不过二妹妹毕竟还是闺中女孩儿,寻常只当丫鬟奴婢像玩伴一般,拉不下脸来申斥管束,更不说今日原是二妹妹作为东道宴请闺交,怕也担心着搅扰了各位的兴致,所以我才替二妹妹作主,想来二妹妹不会怪我越俎代庖。”

    她这话是冲着赵兰心给予提醒,已经尽力不露责备的意味了,要若赵兰心还长着脑子,就该顺坡下驴敷衍过去这出,省得贻笑人前。

    但赵兰心似乎没长着脑子,恼怒的神情已经摆在了脸上。

    春归暗叹:看来是彻底没法圆场了,怎么办,亲小姑眼看就要担个少条失教的恶评,也不知将来会不会影响到婚嫁。

    好在二姑娘身边还不全是无脑嚣张的丫鬟,在此一触即发时刻,原本在亭台里侍立的另一个丫鬟藏丹意识到小主人正在搬起石头砸脚,忙忙上前:“二姑娘原是想着向各位引荐庭大奶奶,是因着庭大爷和大奶奶的婚礼是在汾阳操办,京城的亲友们都还未见过二姑娘的新嫂嫂,二姑娘本存着好意,没想却被剑碧毁了这份心思,确然该怨剑碧这越养越大的气性,竟然对庭大奶奶都敢傲慢无礼,不过二姑娘再是恼怒,也当千万顾着宴集的雅兴,就依了庭大奶奶的处治吧,该怎么责罚,让二夫人按规矩施行就是,二姑娘犯不着亲自斥责。”

    春归抬头盯了藏丹一眼,心说寻常在踌躇园撞见,只道这丫鬟寡言少语似乎过于沉静,大不像剑碧一般伶牙俐齿好出风头,真没看出来她在抱幽馆这多奴婢中倒是个最有份量的,亲小姑一看就在气头上,心里指不定多么懊恼,藏丹倒敢出头劝阻,应当是有把握她的话能被小主人采纳。

    果然兰心妹妹虽说暗暗把后槽牙磨了又磨,到底停止了和春归两败俱伤的不智行为,冷声说道:“退下吧。”

    这简短的三字儿,却是让剑碧气焰全消,煞白着一张脸惊惶失措,似乎想要立时膝跪求饶但又不敢纠缠,一声不吭的退下。但凡是个明眼人,不会看不出这丫鬟其实在赵兰心面前并不敢张狂跋扈,“二

    姑娘年纪小心肠软拉不下脸来约束奴婢”无非是套挽救的说辞,赵兰心的用意分明是想当众鄙贱春归,好让这些出身不凡的贵女们明白太师府的庭大奶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即便攀上高枝也是懦弱无能的货色,她的继母沈夫人就是看不得长兄娶了门当户对的贵女为妻,处心积虑欺压原配夫人所生的子女。

    可所谓的大家风范交际原则就是如此,只要赵兰心没有为了维护剑碧和自家大嫂当场争执,就没人能传太师府的赵二姑娘少条失教不悌长嫂的坏话,就算把这场还未闹起就息事宁人的风波当作笑话说给自家长辈知晓,各家贵妇也只会认为赵二姑娘虽说对嫂嫂有些不服,到底还不算狂悖愚蠢,品行不算存在太大瑕疵,在考虑自家子弟的婚配时,仍然不会把赵二姑娘直接剔除。

    总之春归“担惊受怕”一场,还算有惊无险的解救了亲小姑的名声大损,不至于让太师府的家教受到他人嘲笑鄙夷。

    她这才如释重负,对在座的姑娘们和颜悦色道:“我家御下不严,才闹出这等风波,让姑娘们见笑了。”

    闺秀们大多莞尔并不言语,兰心妹妹的神色也没能够立时缓和下来,倒是晋国公府的董姑娘这会儿子松开了眉头,起身给春归让座:“今日我们都是为了来贺赵二姑娘的长兄摘得桂榜头魁,又听二姑娘说原来太师府是双喜临门,一时心中都在好奇,想要见见今科解元娘子,若非我们都有这样的心愿,也闹不出这小小一桩风波,起因本在我们,哪敢劳大奶奶反过来赔礼呢,理当咱们给大奶奶赔不是才对。”

    她这话说得极是诚挚,真像没看出剑碧缘何胆敢犯主的样儿,未免让春归几分诧异,心说这姑娘倒是好实的心眼,不像其余大家闺秀那样七窍玲珑。只是起先看她对剑碧的态度格外不满,连带着把二妹妹都有心疏远了,足见为人处世秉持公正之道,性情和外表一样的端方板正,不偏不倚。

    忽又听那“目光闪烁”氏反客为主竟充当起引荐人:“表嫂还未见过这位吧,她便是董大姑娘,乃晋国公的嫡长孙女儿,论来也是太师府的常客了。”

    春归这才反应过来此位贵客的身份,也把“目光闪烁”氏字里言间的意味深长洞悉分明。

    但她当然是不动声色,再把座位礼让回去:“你们姑娘家的宴集,也不怕有我在这儿扰了开怀畅谈的兴致?董姑娘安心坐下吧,我原是不便多留的,应着二妹妹的邀请过来露一露面,就该识趣的走开了,在这儿伫得久了,碍着你们说交心知己话,不定心里怎么埋怨我不知机呢。”

    已婚的妇人和待嫁的女孩原本就属不同群体,若春归逗留得久了,姑娘们多半会觉得拘束,这也本是最基本的应酬之道,她这时调侃般的说出来,风趣知机的全身而退,也算彻底平息了一场风波,想着等她离开了,不在兰心妹妹跟前碍眼,小东道的神色才能逐渐缓和下来,不至于久久端着张懊恼的面孔。

    可偏有人不想让这桩风波轻轻松松过去,陶芳林再次跳将出来反客为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辅家的长孙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辅家的长孙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辅家的长孙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